卷一 重新編織的關系網 第十六章 謹防竊取勝利果實的小人
夏想看了出來,李丁山的心理很矛盾,實際上他已經有了放棄公司的想法,但又對從政沒有足夠的信心,擔心宋朝度失勢之後,他被殃及池魚,就算他在中央媒體有人,但省委書記真要下定決心收拾一個小小的縣委書記,還是舉手之勞的事情.

說不定李丁山正是因此這一點,才一直遲遲沒有答應宋朝度的安排,而現在眼見液晶大屏幕項目要泡湯,他又被夏想說動,從政的念頭就更加強烈,只是想到連宋朝度堂堂的省委常委,省委秘書長也是被打壓的對象,他就算上任縣委書記,也是被人認定是宋朝度的人,以後還有什麼前途可言?

夏想盡管知道曆史進程,但總不能開口告訴李丁山,兩年之後高成松就倒台了,到時宋朝度還得重新崛起,而且比現在還要更進一步.他現在只不過是初入社會的毛頭小伙子,就算說得天花亂墜,也沒人相信.

"我倒有一個想法,不太成熟,李總要是願意聽一聽的話,我就獻丑了."夏想刻意放低了狀態.

李丁山將手中的煙掐滅,站起身來,坐到夏想旁邊:"有話直說,現在我們是同舟共濟!"

夏想心中一陣狂喜,李丁山這句話一說,就等于認可了夏想可以作為他最親近最信任的人的身份.不過夏想沒有表現出任何的得意,而是依然恭謹地說道:"在宋秘書長失勢之前,盡快安排好一切事宜,李總從政的策略不變,還要下到縣里上任縣委書記,不過不去燕市的郊縣,太靠近省委了,很容易被人注意到,可以選一個偏僻的窮縣,到一個無人注意的地方去,總有一天,高成松會調走,李總只需要埋頭苦干三四年,就能等來一片青天……"

李丁山坐直了身子,眼中閃過一絲贊賞:沒看出來,夏想這個小伙子以前一直不聲不吭,原來還是一個心思縝密的人,這份眼光,這份定力,這份亂中取利的思路,別說整個公司無人可比,就是放到他所在的國家級報社,和他年齡相近的年輕人,也沒有一個人能和他相比.

而且看他不驕不躁鎮靜自若的樣子,還真是一個可用之人.李丁山心思轉了幾轉,出神想了片刻,覺得夏想所說的方法應該是目前最好的選擇,他一拍夏想的肩膀,忽地站起:"我明天去京城,先向報社領導交擔子,回來後,就去見宋朝度好好談一談."

說完,意味深長地看了夏想一眼,隨口說道:"到時要是你也在公司的話,就一起去吧."

回到座位上過了半天,夏想還覺得腦子暈暈乎乎,一是因為宿醉醒來後的頭疼還沒有完全消除,二是因為李丁山最後的暗示,既然說要帶他一起去見宋朝度,含義不言而明,李丁山上任縣委書記,他將是他身邊最信任的人.而且其中還特意交待,只要他在公司一天,李丁山就不會虧待了他.

夏想暗笑,他真要離開公司的話,早就走了,也不會煞費苦心地想方設法對李丁山從政暗中推波助瀾.不過李丁山所說難道是另有所指,或者說,他對他是是否一心留在公司心有疑慮?

難道是文揚暗中使壞?

賈合自夏想下樓之後,就匆匆上樓,一直呆了大約半個小時才下樓,他一臉喜色,來到夏想身邊,親熱地抱住夏想的肩膀,高興地說道:"行呀兄弟,有兩手,我佩服你.中午我請客,好好喝一頓,怎麼樣?"

賈合跟了李丁山多年,見多了大小官員的司機的作態,心里也是十分向往成為縣委書記的司機.只是他無法做到可以影響李丁山的決定,這兩天見識了夏想本事,本來他和夏想關系就好,這一下更是視為最近的朋友,再說能夠影響李丁山的人,也能影響到李丁山對一個人的看法,賈合和夏想走近,也是有意維護他核心圈子的身份.

夏想對賈合一向大有好感,覺得他也一個可交的朋友,當下點頭:"吃飯就吃飯,別喝了,昨天的酒還沒醒,奶奶的,醉酒太難受了."

賈合哈哈大笑,轉身出門洗車去了.夏想剛起身倒了一杯水,就見文揚一臉不快從辦公室出來,說道:"夏想,你要是不去佳家超市,就把表格還我."

真要說起來,夏想還真應該文揚給他這個好機會,當然他不會將表格送還,起身笑道:"這麼好的機會當然要珍惜,我下午就去佳家超市,謝謝文總."在大家還沒有撕破臉面之前,笑臉和恭敬的態度,還是要適當地表現出來.

文揚沒說話,沉著臉點點頭,轉身上樓去了.

不清楚文揚上去後和李丁山談了些什麼,反正他下樓時,臉上洋溢著掩飾不住的笑意,讓夏想心中很不舒服,隱隱擔心真要等到大事將成之時,文揚會迫不及待跳出來摘取勝利果實.

真要等到那個時候,夏想也不怕和文揚撕破臉皮,單是暗中以公司名義編書一事,就可以將他打入死地.現在還沒有到非要分個你死我活的時候,他有理由相信,李丁山上任縣委書記時,他將是跟隨他走馬上任的首選之人.

中午和賈合一起吃飯時,夏想假裝無意地說起:"要是李總上任縣委書記,文揚至少能當一個縣委辦公室主任.今天我見他從樓上下來,很高興的樣子,好象得到了什麼好消息一樣."

賈合不屑地一笑,不以為然地說道:"我覺得李總不會帶他,估計他也不願意下到縣里.公司要是交給報社的話,說不定文揚可以當上總經理."

公司真要到了文揚手中,肯定會成了他中飽私囊的工具,不過夏想現在沒有精力去操心這些事情,只要文揚不和他爭,只要文揚不礙事,他就不會將他編書一事公之于眾.

隱隱中,夏想總覺得一旦文揚編書一事東窗事發,肖佳肯定會受到牽連.他始終不想拿此事來威脅文揚,難道還有擔心肖佳的因素在內?想了想,雖然肖佳是很漂亮,不過應該和他沒有結果,或許只是一時的好感再加同情罷了.

其實想想肖佳也是一個很可憐的女孩,本來也付出了不少,卻沒有從文揚手中拿到應得的報酬,想要通過正常手段討回應得的報酬也是不行,無奈之下,竟然想出了私刻公章的違法之事.夏想嘴上說著不和肖佳一起編書,實際上也是對她所做的事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是一個放任自流的態度.

吃過午飯,夏想向李丁山請了假,說是要去處理一些私人事情,李丁山問也沒問就點頭同意,等他出門時,李丁山又突然交待了一句:"我去京城一趟,大概需要兩三天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