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重新編織的關系網 第九章 夜色下的罪惡(求票求收藏)
小不忍則亂大謀,比常人多了12年經曆的夏想已經過了沖動加熱血的年齡,有著與眼下23歲年紀不相稱的穩重和深思熟慮.

不過此行最大的收獲是,他可以完全放心放手去做自己設想的事情,到了關鍵時候,不用擔心會讓文揚落了好處.

走出"醉春風"飯店,夜色如水,二人沿著百姓河向回走.夏想租住在和公司同一片別墅區,不過只是一棟別墅中的一間房間,每月租金80元.他不知道肖佳住在哪里,就問她一下,隨口說出要送她回去.

肖佳的眼睛在沉醉的夜色之中,閃耀著令人心醉的光澤,如同天邊的星星一樣,閃閃發亮.她時而背著雙手,時而又雙手甩來甩去,開心得就象得糖果的小女孩.因為兩個人離得近了一些,肖佳的手總是無意間碰到夏想的手,甚至還有一次落在了他的大腿之上.肖佳恍然不覺,依然蹦跳個不停.

肖佳小巧的鼻子皺起,微微有些不快:"幾點了?這麼早回家做什麼?陪我走走!"一副不容置疑的口氣.

夏想看了看腰間掛的NEC牌的漢顯BP機,藍色的瑩光照耀之下,顯示出時間是晚上九點半.這款漢顯的NEC版BP機價值1500元,是他畢業之後,省吃儉用積攢了半年才買的.本來攢下這一筆錢是想前往章程市壩縣看望楊貝,但打過電話時卻被楊貝告知要和他分手,原因是她媽媽非要逼她,而且她和他相隔500公里,想要調到一起幾乎是不可能的,所以長痛不如短痛,與其兩個人空守著一個不可能實現的願望,不如讓她選擇放手.

夏想記得他當時放下電話之後,手中辛苦積攢的1500元被他差點攥成一團爛紙.他如同從火熱的夏天一步掉進冰天雪地的湖水之中,渾身冰涼,站立原地十分鍾,也沒有移動一步.

旁邊的電話亭主人是一個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搖搖頭歎氣說道:"又一個失戀的可憐的人,小伙子,別想不開,天底下最讓人牽掛的是感情,但是最容易忘記的也是感情……"

夏想都不記得他是如何一步步挪了回去,然後躺在床上,蒙頭大睡,一連睡了一天一夜,起來後洗了臉,二話不說去了營業廳買了一款BP機.本來他想買摩托羅拉的,但不知何故鬼使神差地竟然買了一款NEC.

在98年時,NEC的BP機和手機還在國內有不錯的銷路,幾年之後,就會在激烈的競爭大潮中一敗塗地,黯然退出國內市場.

錢花了之後,他感覺到精神狀態恢複了許多.BP機隨身攜帶,天天提醒他失戀的事實.還好人的忍受力無比堅強,沒過多久,夏想就強迫自己忘記了BP機的來曆,只當它是一個普通的通訊工具.在上一世,自從和楊貝分手之後,他再也沒有見過她一面.只是後來聽同學說起,楊貝回到縣里之後,被副縣長的兒子看中,很快楊貝就嫁了人,至于再以後的事情,也沒有再聽別人說起……

無意中翻看了一下BP機,讓夏想想到了楊貝,不由想起以前和楊貝在一起的初戀時光,想起楊貝的溫柔和體貼,想起她小巧的身材和精致的臉蛋,心中不由自主閃過一些懷念.

畢竟楊貝是他第一個深愛的女人.

夏想的失態落在肖佳眼中,她不滿地說道:"和我在一起,先不許想別的女孩子,要先想我……"

夏想有些惱怒肖佳突然打斷他的遐思,又想到她半年以來,幾乎天天和文揚在一起,不由惱了:"我和你只是普通同事關系,我愛想誰就想誰,你管得著嗎?知不知道有一句話叫多管閑事多吃屁!你有什麼資格管我!"

肖佳一愣,被夏想意外暴發的氣勢所震驚,呆立當場一動不動,心怦怦亂跳,嚇得臉色一變,諾諾說道:"凶什麼凶,有本事嚇唬我,怎麼沒膽量和我一起做事?你還不是怕被文揚發現,怕他到李總那里告你的狀,告訴你夏想,文揚他不敢.你說一句話,到底要不要和我一起編書?"

表面的鎮靜無法掩飾內心的驚嚇,肖佳只覺面前的夏想還是那個夏想,不過渾身上下籠罩一股不容侵犯的氣勢,眼神冰冷,面無表情,令人望而生畏.

怎麼回事,怎麼臉色一變,一個人前後反差如此之大?直讓肖佳不敢相信眼前的夏想,就是以前那個沉默寡言,從來不和人計較的小男生.

夏想意識到自己失態,這才發現原來一直以來,楊貝在他的內心深處一直處于十分重要的位置,心中暗暗歎息一聲,這才抬頭看著肖佳,歉意地一笑,說道:"喝多了,別在意.我不是不想編書,只是不明白,這件事情你其實一個人也可以做來,為什麼還要找上我?"

"因為我覺得你老實可靠,能夠信任,同時我和李總關系不好,萬一事情敗露,也好由你出面和李總說個清楚."

"還有呢?"夏想不認為這是肖佳全部的想法.

"還有就是……"肖佳突然臉上飛上一片紅霞,盡管夜色昏暗,卻依然可以看清她臉上的嬌羞和美豔,讓酒後的夏想莫名地感覺身上一熱,差點把持不住.

一咬牙,肖佳一字一句地說道:"還有就是,如果非要我依靠一個男人才能夠發財的話,我甯願這個男人年輕一點,帥氣一點,對我好一點,最好還能聽我的話,而不是一個猥瑣小氣的中年男人!夏想,我實話告訴你,我和文揚之間什麼都沒有發生,我和他不過是相互利用,他想得到我的身體,我想利用我的美貌賺錢.結果我還是沒有算計過他,他最後拿我的身體要脅我,如果我不答應陪他上床,他就不會給我應得的50萬.我雖然愛財如命,但我也清楚,不能和白眼狼談條件,真要答應了他,我估計不但拿不到錢,還白白便宜了那個混蛋!"

說到最後,肖佳幾乎是咬牙切齒,漂亮的面孔流露出狠厲之色,雖然因為她過于漂亮而沒有一點震懾力,但夏想卻不得不想,這個肖佳倒是不可小瞧.她愛財倒不是錯事,錯就錯在喜歡玩火,卻不知道和男人相比,女人終究還是弱者,當心終有一日玩火**.

就象一只綿羊和一只大灰狼做游戲捉迷藏,綿羊再機靈,總是難逃被大灰狼吃掉的下場.

夏想想了一想,說道:"讓我好好想一想,這事急不得,我們不比文揚,他是副總,直接掌管公章.我想個辦法,看有沒有可能讓李總收回公章,這樣我們就有機可乘了."

夏想的話聽起來絕對是應付的意思,不過卻又偏偏合情合理,肖佳心中不滿,卻又無話可說,只好低頭在地上用腳劃了幾個圓圈,才抬起頭來,睜著一雙奪人的大眼睛,鼓動勇氣說道:"夏想,我住在北度村,離公司有點遠,要不晚上就在你那里將就一下."

有美主動投懷送抱,是個正常男人都會心動,夏想當然也不例外,不過他還沒有被肖佳的美色迷昏了頭,真的以為和肖佳發生關系之後,可以輕松地揮手再見.肖佳漂亮是不假,不過也是心機深沉的女子,為了賺錢什麼手段都敢用,對于另有所求的夏想來說,12年的經曆讓他明白了一點,許多事情不能只看表相,做人不能沒有底線,原則問題一定要把持住,否則一旦事發,就是滅頂之災.

"我送你回去,現在還早,再說也不太遠."夏想委婉地拒絕了肖佳.

肖佳眼中的失望一閃而過,隨即笑了,笑容中居然還有一絲小小的得意.她正要說些什麼,忽然臉色一變,上前一把挽住夏想的胳膊,緊緊地挨在夏想身邊,任由胸前的豐滿之處使勁擠壓夏想的身體,微微顫抖地說道:"有兩個人鬼鬼崇崇地,一直跟在我們身後."

夏想回頭一看,果然夜色之中,有兩個年約20歲左右的小伙子搖晃著走過來,剛一近前,一股酒氣撲鼻而來.其中一個人穿著花襯衫,手中拎著半塊磚,流里流氣地說道:"朋友,我們跟了你們半天了,了解了一個情況,你不是她的男朋友,犯不著替她出頭.怎麼樣,今天哥們高興,給你個面子,你現在轉身就走,就當什麼也沒看見,把這個小妞兒給我們哥兒倆留下,我們樂呵樂呵!"

另一個人光著背,胸前露出一個狼頭刺青,一臉凶狠之色,把手指按得啪啪直響:"識趣的話,趕緊的,跑得越快越好,要不哥們今天就幫你松松骨!"

肖佳頓時嚇得臉色慘白,沒有一點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