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上) 第十章 突如其來的意外事件

夏想長得不是五大三粗的類型,雖然看不去不是文弱書生的樣子,但也絕對不是孔武有力的外形肖佳緊緊抱住夏想,唯恐他真會丟下她轉身就跑..***畢竟那兩個人說得也是,夏想不是她男朋友,犯不著替她出頭,為她負責.

不但肖佳認為夏想肯定會明哲保身,跑了再說,就連兩個小流氓也認定經他們一嚇,夏想指定抱頭鼠竄,不會猶豫半分.因為這兩個人跟在夏想和肖佳身後,觀察了半天,發現夏想對肖佳不但不親熱,還多少有些冷淡.這兩個人喝了點酒,酒裝慫人膽,見肖佳漂亮得不象話,就動了色心.正好跟到了這一段人跡罕至之處,就在地上找了半塊磚,准備連嚇帶蒙,嚇跑了男的再說.

夏想輕輕笑了笑,伸手推開肖佳的雙手,說道:"多謝兩位大哥放我一馬,我這就走,絕對不耽誤兩們大哥的好事,馬上走!"說完,也不看肖佳一眼,迎著兩個小流氓正面走過來,"我家在哪邊,請兩位大哥讓讓路……"

肖佳面如死灰,雙手絞在一起,渾身顫抖,想喊住夏想,張了半天嘴,卻發不出一絲聲音.

兩個小流氓見夏想嬉皮笑臉地走過來,正好走到兩個人中間.見他十分配合,又低頭彎腰表現良好,就心情大好,兩個人都向旁邊一站,從中間給夏想讓開一條道,花襯衫還得意地說上幾句:"光棍不吃眼前虧,兄弟,算你有眼力,反正又不是你的妞,用不著替她擋事,是不是?等下哥幾個好好玩玩……"

走到兩人中間的夏想突然臉色一沉,雙眼冒火,惡狠狠地大喊一聲:"玩你媽個頭!"

話未說完,右手一拳狠狠地砸在花襯衫的小腹之上——小腹是人體最柔軟最不經打的地方,輕輕一擊就會巨痛難忍,夏想全力一擊之下,花襯衫猝不及防,叫都沒有叫出來,就疼得彎下腰來,如同一個大蝦米一樣.

一擊得手,夏想毫不猶豫一伸手從花襯衫手中搶過半塊磚,掄圓了胳膊,一下拍在左邊還在愣神的光背身上.這一下結結實實地打中,只聽"嘭"的一聲,打得光背站立不穩,向前一沖,差點摔倒在地上.夏想哪里肯放過這個好機會,一轉身,雙手抓住光背的頭發,猛地向下一按,右腿上提,"嗵"的一聲,他的膝蓋和光背的臉來個了零距離接觸,頓時讓光背滿臉開花,痛得嘩嘩直叫,原地轉了兩圈,終于支持不住,撲通倒在地上,痛得滿地打滾.

一旁的花襯衫突逢變故,又被夏想打得巨痛難忍,正要直起腰來反擊,不料夏想猛然蹲下,以左腿為圓心,右腿為半徑呼地就地一掃,正踢中花襯衫的小腿前面的脛骨之上.脛骨脆弱又不耐疼,被夏想橫掃一記,花襯衫吃疼不住,一下子摔倒在地,摔了一個狗啃屎.

電光火花之間,在不到幾秒的時間內,夏想兔起鶻落,三下兩下就將兩個小流氓打倒在地,出手之快,下手之狠,讓肖佳吃驚地張大了嘴巴,如同見到平生都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呆呆地愣在當場,動彈不得.

夏想將兩個人打倒,猶不解恨,又上前每人踢了一腳,罵道:"王八蛋,小小年紀不學好,非要學流氓.我平生最看不起的就是對女人用強的人,沒本領連個女人都不能哄到心甘情願地跟你上床,活著也是窩囊廢……"

看著夏想凶神惡煞一般的表情,肖佳驚醒過來,忍不住打了一個冷戰,這是那個有點靦腆有點老實從來不和人發火的夏想嗎?他發作起來,原來這麼可怕這麼恐怖!

夏想罵完之後,見肖佳還在原地站立不動,上前一把拉過她的手,撒腿就跑:"還不快跑,愣著干什麼?萬一這兩個人有同伙,我要是打不過的話,就只能犧牲你了."說著還嘻嘻一笑,又恢複了一個毛頭小伙子的青澀.

肖佳糊塗了,這個夏想,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兩個人手拉手,一路飛奔,一口氣跑到夏想租住的地方,兩才氣喘籲籲地停了下來,先是對視一眼,接下來肖佳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說道:"嚇死我了,混帳東西,流氓,狗流氓……"罵了幾句,好象肖佳罵人的水平實在有限,翻天覆地就幾個詞.

"謝謝你,夏想!"肖佳一臉真誠,右手撫在胸口,正好落在兩乳之間,仿佛是在故意勾引夏想,不過眼神之中卻流露出感激之色,沒有絲毫的挑逗意味.

夏想揮揮手,不以為然地說道:"我最恨強迫女人的男人,見一個打一個!"

肖佳驚魂未定,期期艾艾地說道:"那個,夏想,太晚了,我怕……能不能在你這里湊合一晚上,我打地鋪!"

夏想住在二樓,這種單間出租的二層小樓中間就一個走廊,每一層都有五個單間,每個單間15平米,月租金80元.五戶共用一個廁所和廚房,好在在這里租住的住戶多是單身,很少有人做飯,衛生還算說得過去.

夏想本想拒絕肖佳,不過看到她驚恐的雙眼,又心軟了,只好請她上來.幸好他平時還偶而收拾一下房間,不至于雜亂不堪,不過襪子和內褲還是到處丟,一進房間他就急忙將這些衣物收起來,省得讓肖佳看見尷尬.

肖佳一進門就蜷縮到床上,想起剛才的事情,不禁一陣陣後怕,心中對夏想的感激又多了幾分.夏想抱歉地告訴肖佳,沒有熱水,只能用冷水洗洗臉,然後睡覺.盡管在昏黃的燈光之下,肖佳修長的大腿格外誘人,楚楚可憐的樣子惹人愛惜,夏想心中卻生不起**,他不是柳下惠,但也不是乘人之危的小人,再有心中對肖佳始終有提防之心,所以只是簡單交待了幾句,就靠在沙發上,准備小睡片刻.

"夏想,你怎麼這麼厲害?你會武功?"肖佳和衣而臥,夏季的夜晚十分炎熱,她卻感覺身上一陣陣發冷.

"小時候跟叔叔學的,他愛好武術,會一些功夫."

過了半晌,肖佳又冒出一句:"你沒有女朋友?"

"算是沒有……"

"真的謝謝你夏想,要不是你的勇敢,我今天真過不去這一關了!"

"別亂想了,我正好遇上了,就算打得頭破血流,也不能讓壞人害了你,是不是?"

"我還想讓你幫我一個忙?"肖佳越說聲音越低,猶如夢囈一般.

"什麼?"


"你能不能……抱抱我,我冷!"

夏想從身後抱住肖佳,雙手環過她的脖頸,交叉在她胸前.肖佳蜷著身子,象一只受傷的小貓,雙手緊緊抓住夏想的雙手,柔若無骨的感覺讓夏想一陣陣心神蕩漾,鼻中傳來隱隱清香,緊閉眼睛,不去看肖佳那一抹光潔白致的粉頸.

……天還沒亮,夏想就早早醒了,感覺到下身硬硬地頂在肖佳的臀部之上,心中有些發虛,急忙輕輕地抽出胳膊,然後跑到外面的涼台上,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做了幾個俯臥撐,才算消滅了心中的一股煩熱.他不知道的是,他剛一出門,肖佳就悄悄地睜開眼睛,眼神中閃過一絲羞澀一絲得意,左邊的臉上一笑就顯出一個酒窩,美豔動人.

肖佳簡單洗了洗臉,收拾一下頭發,就和夏想一起出門,剛一出門,旁邊的房間之中突然跳出一人,是一個身材不高,戴著眼鏡,臉上長著青春痘的女生,看年紀不過20上下,一見到夏想和肖佳一起出來,眼睛頓時瞪得大大的,撅起了嘴巴,不滿地說道:"夏哥哥,你不是說你沒有女朋友嗎?怎麼這麼快就住一起了,你太傷人心了.你徹底地破壞了你在我心目中的美好印象!"

夏想伸伸手,笑著說:"胡鳳,你就別挖苦我了,誰不知道你的追求者無數,個個比我優秀許多,不是說你每天都上愁如何退掉收不完的情書嗎?"

胡鳳頭一昂,一臉得意:"哪是,我是誰?我是向前推500年向後推500年,一共1000年以來無人可比的胡鳳,會稀罕你夏想,笑話!"

然後昂首挺胸地沖進了廁所.

肖佳啞然失笑.

夏想住的地方離公司不遠,步行也就是十分鍾的路程.兩個人走到公司,夏想想了一想,說道:"肖佳,昨天你說的事情,誰也別說.這事要慢慢來,不能急."

肖佳聽話地點點頭,一口答應:"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我誰也不告訴."

夏想一直在猜測昨天晚上高海找李丁山究竟何事,不料今天一天李丁山卻沒有出現,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PS:兄弟們,推薦票不要疲軟,努力頂起來.

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等你來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