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上) 第八章 財和色的誘惑

怎麼可能?

李丁山賠了100萬,文揚卻在暗地利用公司的名義不聲不吭地賺了100萬,這差別也太大了一些真要是如此的話,李丁山輸得太慘,而文揚也賺得太容易了一些.醉-露-網

"就知道你不信!"肖佳瞪大了眼睛,"一開始我也不信,不過後來我看到他帳戶上的數字,才相信他真的賺了100萬!告訴你夏想,文揚這100萬是怎麼來的,我一清二楚,因為我全程參預了他賺錢的過程."

夏想眨了眨眼睛,一臉的難以置信.在1998年,100萬絕對是一筆巨款,此時的百萬富翁可以和十年後的千萬富翁相比.文揚看上去其貌不揚,整天不知道忙些什麼,原來背地里一個人偷偷賺了100萬.

肖佳很滿意夏想一臉的驚訝,眉毛一揚,問道:"想不想知道他是怎麼賺錢的?想不想也賺個100萬,當上百萬富翁?"

夏想假裝生氣:"廢話,誰不想賺錢.要說快說,別裝腔作勢."

肖佳也不惱,一揚脖又喝完一杯啤酒,才慢條斯理地說道:"不過你要答應我一件事,就是我說出這件事情之後,你一定要和我合作,我們也一起賺上100萬."

賺錢誰不想,不過夏想卻一點也不激動,總感覺這件事情過于蹊蹺.肖佳明明和文揚一路,為什麼會好心來告訴他文揚背後做的事?再有真有賺錢的好事,憑他和肖佳的交情,她也犯不著眼巴巴地送上門來,非要將一條財路雙手奉送.

不過猜測歸猜測,夏想還是不動聲色地說道:"沒問題,只要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圍之內,只要不犯法,誰也不會跟錢過不去,對不對?"

肖佳上下打量夏想幾眼,眼神中流露出一絲哀怨,幽幽地說道:"夏想,你說實話,是不是覺得我是一個壞女孩?是不是認為我整天和文揚眉來眼去,就一定陪他上了床?"

咳咳……夏想被羊肉串上的辣椒嗆了一下,嗓子發癢,禁不住咳嗽起來,急忙喝了一口啤酒壓了壓,忙道:"說正事,別扯閑篇."

見夏想不想談及這個話題,肖佳很不滿意地哼了一聲,扭過頭去沖老板喊道:"老板,再來四瓶啤酒."一瞬間,夏想分明看到她的眼中有晶瑩的東西在閃動.

想要制止肖佳,不想老板倒是手腳勤快,話音剛落,四瓶啤酒就已經送了上來,好象還唯恐兩個人喝不完一樣,二話不說全部開了蓋.

在肖佳一邊喝啤酒,一邊斷斷續續地敘說中,夏想終于明白了文揚的生財之道是怎麼一回事.

其實文揚賺錢的手段並不高明,不過是利用編書的名義騙錢的老套手法.文揚最大的優勢就是利用李丁山所在的國家級報社的名義,雖然公司的全稱是科技信息技術文化中心,但畢竟開頭掛著國家級報社的大名,還是非常具有震憾力和說服力.

文揚拉上肖佳一起到京城一家銀行的總行,找到藏書室的負責人,翻出三年來所有的行內刊物,從上面尋找發表了論文的全國各地分行的人員姓名.

行業內刊物刊發的文章,上面不但有姓名,還有具體地址,這就給了文揚可乘之機.

他利用三天時間,和肖佳一起摘錄了近3000人的姓名和地址,然後回到燕市,編寫了一份征文啟事,印刷了5000份,然後利用他掌管公司公章的便利,加蓋公章之後,打著國家級報社的名義,通過郵局將啟事郵出.

啟事發出不久,便陸續收到反饋,至少收到2000人的回信.然後文揚又編寫了一份出版啟事,聲明獲獎征文將由國家級出版社結集出版,可以作為個人評定職稱的重要參考,但因為出版社要求至少印刷一萬冊才會出版,所以要求每人至少購書5本以上,每本書的定價是200元,大32開的燙紅精裝本,具有收藏保存的價值.

銀行的人都比較有錢,而且在刊物上發表文章的多數是不大不小的領導,5本書總價不過1000元,隨便找個由頭就能報銷.所以發出的2000封信,幾乎人人彙款,最後統計出來結果,一共1956人彙了錢,最少也要5本,還有為了炫耀多要幾本的也大有人在,總共收到彙款共計近200萬.

文揚也不算太貪心,可能也知道這些銀行的人士都是有錢人,見過好東西,所以他也沒有在書號和紙張上節省,花了5萬元買了一個國家級出版社的書號,又找了一家大型印刷廠,用最好的銅版紙再加硬塑封面,外加精美包裝盒,書共分上下兩冊,每冊厚如一本字典,兩本書共計200萬字,每人收錄的文章字數控制在1000字左右.

書的成本是每套20元,一共印了兩萬套,計40萬元.書號雖然花了5萬元,但上下打點的費用也有5萬,計10萬元.另外還有獲獎證書和獎品也花了40萬左右,最後郵寄費用和交通費用也有10萬,也就是說,除去所有的花銷,剩余還有100萬之多.

整件事情前後不過半年,文揚最開始的投入不過是從燕市到京城的車費,和在京城請人吃飯的費用,印刷幾千張啟事也只有幾百元,也就是說,前期投入不過區區三五千元便可以完全搞定,至于後期的印刷費用和購買書號的花費,已經完全可以用別人的錢來完成.

說起來最關鍵的一點還是國家級報社的名義起了作用,1998年時,雖然收費編書的事情已經不如90年代初期非常容易就讓人上當,但還是有不少人願意出錢發表論文.文揚正是抓住了這一點,又看准銀行的人有錢,再有國家級報社的巨大招牌和號召力,就好事做成.

肖佳說完,四瓶啤酒已經見了底,算起來兩個人足足喝了八瓶啤酒,平均每人四瓶.夏想倒沒有什麼,四瓶啤酒還打不倒他,沒想到肖佳醉眼迷離,有了三分醉意,卻還是神智清醒,沒有醉態,卻為她平白增添了幾份嬌憨之態.

肖佳直直看著夏想,問道:"怎麼樣,有何感想?想不想和我一起大干一場,也賺上百八十萬?人生就應該有酒就喝,有錢當賺!"

夏想笑笑:"想不到你還這麼豪爽,聽得我熱血***,直想跳起來大干一場,大賺一筆."

肖佳斜著眼睛看著夏想,知道他言不由衷,諷刺說道:"說得好聽,不過看你的樣子,沒有一點動心.肯定還是在想,我為什麼跟著文揚,最後為什麼文揚沒有分我錢?告訴你夏想,你別看不起我,我不是那種為了錢就和別人上床的女人,我有自己的底線!"

肖佳說這話時,兩眼之中閃現不甘和不滿.夏想裝作沒看見,看看時間已經晚上九點多了,就揮揮手說道:"老板,結賬."

肖佳不甘心,伸手攔住夏想的手:"等一下,夏想,你為什麼不開口問問到底我和文揚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不動心?難道是怕我騙你?"

情急之下,肖佳的小手按在夏想的手上,夏想感覺手上傳來一絲絲微熱和滑膩,低頭一看,肖佳的小手潔白如蔥白,纖細如玉,手型整體勻稱,不大不小,手指粗細得當,當真是夏想平生所見的最美的玉手.

驀然想起後世的手模,夏想脫口而出:"肖佳,你的手真是漂亮,要是以後做個手模,也能賺錢."

1998年時還沒有手模的概念,肖佳沒聽明白夏想說些什麼,微微一愣:"你說什麼?……"

夏想這才意識到說錯了話,急忙岔開話題:"先離開這里再說,這是人多眼雜,不是說話的地方."

肖佳點點頭,這才發現兩個人的手還拉扯在一起,還是她主動拉住夏想的手,不由臉上一紅,急忙縮回手去,尷尬地說道:"你的豬手全是油,離我的手遠一點."

夏想隨口就說:"我說怎麼這麼滑,剛才還以為是你的手細膩,現在才知道原來是油……"他似笑非笑地看著肖佳,臉上既有初出校園的大學生的稚氣,眼中又有成熟和狡黠.

肖佳沒來由一陣心慌,心中閃過一絲慌亂,不由地想,他到底是真心還是無意?看他正經起來就象一個青澀的大學生,開起玩笑來又如同進入社會多年的男人,說話又滴水不漏,既有分寸又讓人挑不出理,這個夏想,以前看著老實得象一頭牛,現在一接觸,也是挺有風趣挺有男人味道的一個人.

肖佳心砰砰直跳,眼睛自下而上,若無其事地掃了夏想一眼:"沒正形,想不到你也變壞了,以前還一直以為你是正人君子,男人都沒幾個好人."

打擊面有點大,夏想一邊伸手掏錢,一邊嘿嘿直笑,卻不接話.要說他對肖佳沒有動心那是假話,都是男人,對漂亮女人難免會有一些正常的想法,何況肖佳絕對是那種不論走到哪里都會引人注目的美女,但要說真要和她發生一些什麼,以他現在的處境和心情,還真沒有那個心思.他不是不相信肖佳所說的一切,也不是不想賺錢,而是不願意去做犯法的事情.

暗中動用公司公章,打著國家級報社的名義,這是徹頭徹尾的違法行為,且不說收費編書和買賣書號嚴格來講也算違法,真要貪圖眼前的小利,以後就算他借助李丁山和宋朝度之力成功進入官場,這件事情要是多少年之後再被人翻出來,照樣可以置他于死地.

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等你來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