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上) 第七章 吃飯吃出來的秘密

PS: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只化成了一個字:票票!

夏想愣在當場,一時心緒難平

突然感覺胳膊一涼,卻是被肖佳小手推了一把,肖佳又用小手在夏想眼前半尺之處晃了三晃,手指長長,迎著陽光就和透明的白玉的一樣,肖佳說道:"說你呢,怎麼傻了?別愣神,正好晚上請我吃飯,我有重大事情要和你商量.醉Ω露Ω網"

夏想驚醒過來,轉念一想,不管如何,他都要想方設法幫助李丁山進入官場,因為以李丁山的關系網,再加上他的媒體背景,進入官場之後,必定會有一番作為.而他只要取得了李丁山的信任,一直跟在他的身邊,順水順風,以後想沒有成就也難.真要讓李丁山拿到了地皮,建起了液晶大屏幕,到時背負了巨額債務,報社派人前來查帳,不查個一年半載就別想離開.

到時別說調離報社去當縣委書記,不被報社處分就謝天謝地了.

不過既然眼下能夠得知文揚的背後動作,和肖佳吃一頓飯也不算什麼,夏想想通了此節,打趣說道:"明明開始說的是你請我吃飯,怎麼一轉眼又變成了我請你吃飯?這也太氣人了吧?"

"得了吧,給你一個和美女共進晚餐的機會,你不知道珍惜還挑三揀四,要知道,機會一旦錯過就永遠沒有了,可不要後悔!"肖佳恢複了神采,眉飛色舞,臉上看不到一點病態.

西天的火燒云如綢如緞,一絲一縷飄蕩在天邊,又有一群飛鳥飛過,遠遠傳來一陣陣鳥鳴,正是燕市難得的夕陽美景.雨後初晴的黃昏,路燈次第點亮,夏夜的輕風吹拂,帶著一股清涼的氣息,令人格外清爽.夏想和肖佳並肩走在百姓河的河沿之上,有一句沒一句地說著話,醉心于空氣的清新之中,猶如一對陶醉的戀人.

兩個人商量來商量去,最後決定去百姓河畔的燒烤城吃燒烤.

燒烤城是百姓河建成之後,在二環路口和新城小區的相交之處,形成了一片以燒烤為主的美食區.這里小店林立,各色人等都喜歡在夏天的晚上來這里吃燒烤,不管是開奔馳寶馬的大款,還是騎自行車或是步行的普通市民,都呼朋喚友來這里要上幾個烤翅,幾十串羊肉串,一碟毛豆,一盤花生,再來一桶紮啤,在百姓河的嘩嘩流水聲中,大吃大喝一通,一醉方休.

這一片的燒烤號稱是燕市最正宗的燒烤,尤其是以烤雞翅出名的翅香閣,光是雞翅的吃法就有十幾種,比如說有麻辣雞翅,普通雞翅,變態雞翅,超辣雞翅,等等,一到夜晚就人滿為患,一晚上賣出上千只雞翅也不在話下.

夏想和肖佳來得晚了一些,翅香閣已經沒有了位置,二人只好又向里走了幾步,來到一家名叫"醉春風"的燒烤店,要了一個房間內的座位,為了圖個清靜,坐在了最里面靠牆的位置.

夏想請肖佳點菜,肖佳卻將手一擺,將菜單還給夏想,說道:"你請客,你做主."

夏想逗她:"那我就不客氣了,只點我愛吃的."

肖佳不上當:"隨你便,只要你心里過意得去就行.再說了,一男一女前來吃飯,女士將點菜權拱手相讓,是對男士的絕對信任,是對他有信心的表現."

說話時,肖佳眼睛帶笑,雙眼之中升騰起似煙似霧的朦朧神色,如一個旋渦,直勾勾地看向夏想.夏想倒不是怕肖佳,不過對她曾經和文揚眉來眼去一直心存芥蒂,就故意避開她的眼睛,說道:"那好,就來一份毛豆,一盤花生米,六個雞翅,二十串羊肉串,兩杯紮啤,怎麼樣?"

見夏想躲閃,肖佳眼中閃過一絲不快,隨即又消失不見,卻說:"不要紮啤,度數太低了,跟水一樣,要四瓶啤酒."

夏想急忙說道:"我可就兩瓶啤酒的酒量,多了就醉了,你能喝兩瓶?"

肖佳不滿地說道:"怎麼,看不起人?告訴你夏想,我要是發威,喝六瓶啤酒也沒事,能你把喝倒."

夏想嘿嘿一笑沒說話,他和肖佳來這里不過是借吃飯之機談事,可不是拼酒.

很快酒菜就一起上來,兩個人雖然坐在角落里,但小店不大,人又不多,難免還是吵吵嚷嚷.不過誰也不在意吵鬧,仿佛周圍越吵,就越有氣氛一樣.吃燒烤就是吃一個熱鬧.

肖佳讓人一下子打開四瓶啤酒,每人兩瓶分好,先倒了滿滿一杯,舉起杯來說道:"夏想,你我同事一場,今天是第一次聚在一起喝酒,來,我敬你一杯,感謝你對我的照顧."

說完,也不等夏想有所表示,一飲而盡.

夏想不是沒有見過能喝的女子,不過象肖佳這樣,一口菜不吃,先喝了滿滿一大杯喝酒,還真是少見.她用的是紮啤杯,一杯就差不多相當于多半瓶啤酒.夏想一向自認為酒量不錯,要是空肚子喝酒,這樣的杯子三杯下肚,也受不了.

看得出來,肖佳臉上掛著笑,始終神采飛揚,其實心中一直藏著不痛快的事情.

夏想也不矯情,也是一口喝干杯中酒.兩個人都各自倒滿,先是默默吃了一會兒菜,夏想見肖佳臉上的笑容不見,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也就不主動開口,只顧低頭對付手中的雞翅.

過了半晌,肖佳突然"撲哧"一樂:"你是男人,就不能主動一點?"

這話多少有點歧義,夏想假裝不解,喝了一口酒壓了壓嘴中的麻辣味,問道:"主動什麼?我一直在主動吃飯,主動喝酒,從來沒有落後你半分."

"討厭!油嘴滑舌!"肖佳飛了夏想一眼,不過是一刹那的風情閃過,也讓夏想眼睛一亮,心猛然收縮,幾乎停止了呼吸,即使拿他多了12年的經曆來看,肖佳的美麗,也是他見過的女人之中,最具風情最有嫵媚味道的一個.

可惜,這樣的女人竟然跟了心思陰沉的文揚,一想到這里,夏想就覺得今天的燒烤味同嚼蠟.

"那我就正經一些……"夏想板起臉,一本正經地說道,"你感冒剛好,又發過燒,不適合吃燒烤,更不適合喝酒,來,把你的那一份燒烤和啤酒都給我,我就受點累,勉為其難地幫你消化了."

肖佳咯咯笑了起來,笑得趴在桌子上,抬不起頭來,一只手拿著雞翅,一只手指著夏想:"你,你,你想沾光多吃一點,還想出這麼光明正大的理由,真難為你了.來,乖,姐姐把這個雞翅讓給你吃,好不好?只要你叫聲姐姐就成!"

夏想一把從肖佳手中搶過半個雞翅,毫不猶豫塞到嘴中,連肉帶骨頭都含在嘴中,含糊不清地說道:"叫姐姐可以,得先吃了再說."

肖佳不知何故臉上一紅,聲音低了下來:"你這吃相也太難看了,連肉帶骨頭都一起吃,也不嫌硌牙.真想吃的話,姐姐幫你剔了骨頭."

"還真想當我姐姐?你不過比我大了半年?"夏想說話間才想起手中的雞翅是直接從肖佳嘴中搶來的,肖佳吃了一半,他又吃,似乎有吃人家口水的嫌疑.

再想到剛才兩個人所說的含義和聯想都十分豐富的話,不由地心想,難道他是有意挑逗肖佳?不行,現在他可沒有心情和肖佳發生什麼,許多事情迫在眉睫.

定了定神,又問肖佳:"說說看,到底有什麼發財的路子?"

肖佳眼神輕佻,咬著嘴唇:"叫姐姐,不叫姐姐不給你說."

"真要叫?"夏想有些吃不消肖佳的媚態,酒勁還沒上來,已經覺得渾身發熱.

"就得叫,你已經吃我的肉,不叫不行!"這句話說得太露骨太讓人浮想聯翩,話一出口,肖佳也意識到了不妥,吐了吐舌頭,羞澀地一笑.

夏想拗不過她,只好叫道:"大姐……"

肖佳捂住了耳朵:"哎呀,難聽死了,大姐?好象我是三四十歲的農村花大姐一樣!不許叫大姐,就叫姐姐!"

夏想無奈,只好低低的聲音叫道:"姐姐……這下總可以了吧?"

"算你識相!"肖佳得意地笑了笑,"別不情不願的,認我這個姐姐,你只有賺的沒有賠的,不信?不信聽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夏想豎起了耳朵.

"文揚其實一直在利用公司的名義,在為他自己賺錢,而且賺得還不少,至少有100萬!"

夏想大驚失色.

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等你來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