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下) 第153章 夏想的家庭

諷想且她說得生硬,也就不客氣地接了討來!"吊然斑囁 …施恩不圖回報,不過見你一片誠心,就收下了 謝謝了."

從里到外煥然一新的夏想從衛生間冉來,惹得曹殊慧連連稱贊:"雖然看上去還不是很白,不過換了新衣服就順眼多了.這下好了,總算沒人嫌棄我們的司機衣冠不整了."

夏想一身新衣,人前一站,也是一表人才,惹得幾個路過的女孩多看了幾眼.他看看曹殊黛又看看連若菡,見二人都是一臉滿意,心想她二人果然是從小到大衣食無憂,給他買的衣服和鞋子,無一不是名牌,而且還是在燕市可以見到的最貴的品牌,一身衣服下來,至少頂他兩年的工資.

曹殊慧看上衣和褲子,連若菡看鞋子,從她二人贊許的眼神來看,都對自己的眼光表示滿意.

重新上路後,曹殊慧坐到了副駕駛座上,對夏想說道:"連姐姐想休息一下,我就勉為其難地陪你說說話,省得你也打磕睡,把車開到溝里去,就慘了

夏想猜到了她的小心思:"別不是想坐得離我近一點,好近距離欣賞我的帥?"

曹殊慧閉上了眼睛:"我睡著了,你說什麼,我沒聽見."

陽光明好,路虎車呼嘯而過.迎著朝陽向單城市進發.

夏天成今年昭歲,生了兩個兒子,大兒子夏想,二兒子夏安.夏天成是一個思想傳統,老實巴交的工人,在單城市第一建築公司當了一輩子的倉庫保管員,一直以來兢兢業業,和妻子張蘭一起盡心盡力維持一家人的生活.

夏想考上了燕市的大學,大學畢業後非要留在燕市,本來他開始並不同意,想讓夏想回到他的身邊,起碼他為單城市一建工作了幾個年,公司的大小領導都會賣他一個面子,安排一個工作不成問題.但夏想偏要留在燕市,說是為了自己奮斗.其實夏天成心里清楚,夏想是想和楊貝在一起.

夏天成並不喜歡楊貝,總覺得她有點小家子氣,不夠大方,長得雖然還算不錯,但總給人小里小氣的感覺.他有一次去燕市看望夏想.正好遇到夏想和楊貝在一起,楊貝雖然甜甜地叫一聲"叔叔小"但他卻只是點點頭,沒有應聲?

私下里他也直接告訴夏想,希望他能找一斤小大方得體的女朋友,漂亮不漂亮倒在其次.關鍵是要待人處事,落落大方.夏想嘴上答應著,卻沒有多說.夏天成就知道夏想並沒有向心里去,他了解夏想.他這個大兒子從小到大做事都有自己的主意,輕易不會改變,一旦他決定的事情,再勸也沒有用.不象老二夏安,性子軟,聽他的話,所以夏安考學的時候.他說什麼也沒有讓他去燕市上大學,而是讓夏安上了單城大學.

夏想大學畢業時,非要留在燕市,他心里不大樂意,但也不想耽誤夏想的前程,就拼了老臉找到曹永國的弟弟曹永旺,求他出面到燕市去求他的局長哥哥.還好曹永國雖然貴為局長,態度十分和諧,最終夏想順利地留在了燕市,但楊貝因為沒有找到接收單個回到了壩縣,夏天成心中是既欣慰又擔心.

欣慰的是,楊貝回了老家,應該不會和夏想在一起了.擔心的是,夏想一個人在燕市奮斗,無親無故的,什麼時候才能買得起房子?買不起房子,誰家閨女肯嫁給他?

為人父母,總有操不完的心.沒多久,夏想又從三建調到了李丁山的公司,雖然說編制好象比三建好,但夏天成總覺得不太靠譜,總覺得李丁山的公司不如省三建牌子響,名頭大.果然沒多久,就聽說公司效益不好,夏想又要跳槽的消息.他恨鐵不成鋼地罵了夏想一頓,說他瞎折騰,不安心工作,跳來跳去跳到最後,別說能混成什麼名堂,最後能有個溫飽就不錯了.

誰想到,沒過多久,夏想居然跟隨李丁山到了壩縣,當上了李丁山的秘書,而李丁山搖身一變.成了縣委書記!壩縣在哪里,是窮是富,夏天成沒有概念,他知道的是縣委書記是個官,而且一般還是比較有前途的官兒,還是正處級,比他們單城一建的總經理還要高上兩級,夏想是他的秘書,會不會大有前途?

夏天成到也沒有多少望子成龍的心思,他只是希望夏想能夠平平安安的,賺不了大錢,至少也要過上小康生活,能買得起房子,娶得起老婆,在燕市有一個家,他就心滿意足了.工人出身的夏天成老實本份,不會有祖上積德夏想平步青云的不切實際的幻想,他也知道上面沒人做不了官,只要夏想跟著李丁山不受苦不受累,有一份穩定的收入,早日娶妻生子,他就會笑開了花.

昨天接到夏想電話,說是要回家看看,夏天成高興得合不攏嘴,一改前幾日不好的心情,讓張蘭趕緊收拾房間,打掃衛生,還讓她給包夏想最愛吃的西紅柿餡的餃子,惹的老伴大為不滿,怪他偏心,眼里只有老大.沒有老二.從"戈笑呵呵地說道:"老二就在身邊,天天吃你的飯.老爽 劉頭吃幾頓?你還怪我,誰大晚上的還上夜市買西紅柿?"

都是兒子.張蘭哪里有不疼的道理?只是她對夏想留在燕市也挺有意見,認為他一個人在外面闖蕩,吃不好穿不好,又照顧不好自己,再說燕市有什麼好.不就是比單城市大一點人多一點,不一樣吃飯穿衣?夏天成對張蘭的牢騷是不解釋不爭論,被她逼的急了,就有一句老話頂回去:"當年要不是我出來闖蕩,現在一家不都還在農村?"

夏天成和張蘭結婚時還在老家的農村,結婚後有了夏想,他才被單城一建招工進城,拼搏了十幾年,才在單城有了安身之地,將一家人接到了城里.所以每次張蘭對夏想有意見,他就用這一句老生常談回過去,每次張蘭都會啞口無言,不再多說.

天一亮,夏天成就早早起來,一邊收拾家,一邊站在窗戶處東張西望.張蘭就嗔怪說道:"天這麼早,哪里來得了?你也真是的,都一把年紀了,還這麼沉不住氣

夏天成樂呵呵地說:"老大最有主意,也最讓人操心,總算回來一趟,我表現的熱切一點還不行?"

"行,誰敢兄你不行?"張蘭開始動手和面.她系上圍裙,想起了老二夏安的事情.又歎了一口氣,"老大當了縣委書記的秘書,以後估計就算國家人員了,肯定能按月發工資,你說老二的工作怎麼辦?他是大專畢業,學的又是中文,好單個都進不去,愁死人了."

夏安今年大專畢業後,還沒有找到正式工作.夏天成本來想讓夏安進單城一建.也找經理說好了,經理也點頭同意讓夏安進辦公室當文員,但還沒來得及接收複安,經理就被調走,新來的經理不好說話,不賣夏天成面子,把夏夭成氣得夠嗆,卻又沒有辦法.

夏天成就怪張蘭:"今天是老大回來,是好事,別提不順心的事兒.等他走了再說,我好歹也在單城混了幾個年了,還能給他找不一個工作?對了.老二怎麼還沒有過來,給他打個電話,讓他過來時帶上他的女朋友,也好讓老大看到心里有數.他是當哥的,結婚生孩子的事情,得按照順序來,老大不結婚,老二就得等一等

單城一建分了最後一批福利房,夏天成也搶一套,花了五六萬給夏安買了一套的多平米的房子,留著給他結婚用.夏安的女朋友許甯是他的大學同學,是單城市人,家里還算有點門路,給她安排在區政府機關上班.夏安遲遲沒有找到工作,許甯雖然沒說什麼,她家里人就多少有點意見,就想讓許甯和夏安斷了往來.

夏天成也聽夏安說起過許甯家人的不滿,他心里也著急,覺得許甯是個不錯的好姑娘,不能因為工作的事情耽誤了兩個人的大事,要不是夏想突然回來.他今天還想著再找找經理,看能不能再多送點禮,讓經理松口.

不過既然老大要回來,夏天成也就得把老二的事情放一放.

張蘭打了電話,說是夏安去接許甯了,很快回來.夏安自己住在另一套房子里.同在一個家屬院,步行也就幾分鍾的路程,也正好符合張蘭的要求.養兒防老,老大不在身邊,老二就得守在身邊.

不一會兒.夏安就和許甯來到.夏安和夏想長得有幾分相象,比夏想稍白一點,但沒有他高,樣子有點文弱,說話也細聲細氣的,一看就知道性子不強.許甯身材嬌小,屬于比較圓潤的類型小圓臉十分喜相,一笑就象個洋娃娃一樣討人喜歡.兩人還算勤快,一進門就幫張蘭干活,一個打掃衛生,一個到廚房幫忙,一家人到也和美.

夏天成閑著沒事,就算了算要是坐火車,應該一個小時後到.坐汽車的話,就沒准了.

他背著手來到窗前,習慣性地向窗外一看,看到一輛高大的汽車從遠處駛來,汽車是他沒有見過的品牌,而且還是京城牌照,心里就想,誰家來的京城的親戚?這車夠威猛的,怕是值不少錢吧?

這個念頭剛網一閃,就發現汽車拐了一個彎,直接朝一號樓開了過來.然後路過四單元沒停車,一口氣開到一單元才停了下來.夏天成心里就更納悶了.他在一單元住了好幾年了,沒聽說誰家有京城的親戚,車停在單元門口,是不是找錯人家了?

本著好心指路的想法,夏天成推門出來,住在一樓就是方便,不用下樓,可以隨時出來.他來到汽車面前,車網剛停穩.他就迫不及待地敲了敲車窗.問道:"找誰?我在這里住,比較熟悉.想找誰問我就可以."

車窗沒開.車門卻開了,從里面下來一個一身新衣格外精神的小伙子,一見他面就滿面笑容地說道:"不找誰,爸,是我".

夏天成有點愣神,初升的陽光有點刺眼,他被太陽晃了一下,沒有看清,就又後退一步才醒過神來,待看清從車上下來的人竟然是他一直念叨的老大時,腦子就淵惻短路了一下,怎麼可能京城牌照的消車是夏想開來愧 …別說沒錢買車,就算買了車,也上不了京城牌照,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還沒等他再去想這車得值多少錢時,後門打開,又平來兩個如花似玉的女孩子,前面一人身穿一身豔藍裙子,明豔照人漂亮得沒法說,比電視上的人還要好看多少倍,笑吟吟地來到他的面前,脆生生地叫了一聲:"夏叔叔好".

夏天成咧嘴笑了笑.想說話卻沒有說出聲來,他有點懷疑他現在是不是在做夢?是不是太想老大了,在夢里夢到他回來了 開著車,還著一個漂亮的女孩子,不,是兩個!

後面的一身職業套裝的女孩子,雖然表情生冷了一點,但眉眼精致得跟畫兒一樣,不,比畫兒還好看,就象天上的仙女,也是非常有禮貌地叫了一聲"夏叔叔".夏天成機械地點點頭,腦子轉不過彎來,直到夏想扶住了他的胳膊,他還不相信地跺了跺腳,覺得腳上傳來麻麻的感覺,才有點清醒過來.聲音有點顫抖地問:"老大,她們是誰?"

夏想也沒想到爸爸第一句話,就問曹殊慧和連若菡,他伸手將曹殊慧拉過來,笑了:"爸.你見過她,難道不認識了?"

夏天成其實已經認出了曹殊冀是誰,上一次去曹局長家,曹殊慧留給他非常深刻的印象.想不記住都難.只是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人真是局長千金,人家堂堂的局長千金,怎麼會和夏想一起從車上下來?

曹殊慧多少有點羞澀,不過還是大大方方地說道:"夏叔叔,我是曹殊慧,上次您去我家.不是見過我?是不是當時我慢怠了您.現在不歡迎我來家里作客?.

夏天成見夏想拉著曹殊黛的手,頓時明白了過來,心里跟吃了蜜一樣甜,心里樂開了花,行呀臭小子,真給你爸爭氣,上次我說你能找上縣級局長的女兒就算你有本事,沒想到,你還找了曹局長的女兒,真長臉,有本事,這樣想著,他臉上就笑開了花:"殊冀來了,歡迎,實在歡迎!夏想你也真是的.殊冀來了也不提前說一聲,讓我好好准備准備,還以為就你一人回來

曹殊慧又介紹連若菡:"她叫連若菡,是我的好朋友.陪我和夏想回來看看,正好她有車.我們就沾了她的光,開車回來的

在連若菡的清冷和淡然面前,夏天成感到不太自在,就點頭表示感謝.連若菡笑了笑,忙說不用.

行人進了屋,正在和面的張蘭聽到響聲,出來一看.見客廳中站滿了人,兒子夏想站在中間.夏天成暈暈乎乎地在一旁傻笑,正想罵夏天成兩句,怎麼站著說話.卻猛然發現旁邊有兩斤,光彩照人的美女,也一下子呆住,驚呆得說不出話來.

以前常聽人說仙女仙女.從來也不知道仙女長什麼樣子,現在眼前的兩個人不正是仙女嗎?張蘭雙手沾滿白面,站在廚房門口,雙眼發直,心里卻有一句話翻來覆去,我的乖乖呀,誰家閨女長得這麼好看?要有一個當了兒媳婦,這的多大的福氣!

許甯也從廚房中跑出來一看,頓時驚叫了一聲:"夏安,快出來看美女了

聲驚叫驚醒了所有人.夏想急忙幫大家介紹,寒喧半天.不但沒有安靜下來,反而越來越鬧.許甯的性子也是人來瘋,還自來熟,和曹殊慧,連若菡年紀相仿.就和曹殊慧說個沒完?連若菡話不多,難得地也很有耐心,有問有答.一點也不嫌煩.不一會兒,三個女孩子就打成一片.

瞧了個機會,張蘭向夏天成使了斤小眼色,夏天成就找了個理由讓夏想來到臥室,夏安也笑呵呵地進來,一家人關上門,擺開了審問夏想的

.

"卜想,你說說.那兩個女孩子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張蘭假裝嚴厲,但明顯有一絲期待和緊張,仿佛怕夏想說出她不想聽到的回答.

"哥,哪個是你女朋友?你太厲害了,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就能聽你的話,我現在對你佩服得五體投地.

.夏安一臉羨慕地說道,還不時回頭向外面看,盡管隔了一層門什麼都看不到.

"都別說,我來說.我能猜個**不離十夏天成仿佛一下子年輕了十幾歲,樂得滿臉皺紋都擠到了一起,"殊翼是曹局長的寶貝千金,我沒有看錯的話.她對你有點意思,而且我也覺得她會說話會來事兒,模樣又最周正.那個連若菡長得跟畫兒一樣,人有點冷,不好接近,老大,你可別和她交朋友,她說話都冷冷的,沒有什麼人情

.

夏想見一家人的鄭重其事的樣子,不由笑了:"爸媽,你們多心了,我和殊冀現在只是普通的朋友,她也是我的校友,我們在一起做過設計,正好我要回家看看,她也正好要回來看看爺爺奶奶,就一起回來了,你們別亂想亂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