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下) 第152章 報答你的救命之恩

"好吧.我承認我有私心"夏想賣了個關午,毋馮佩,不然愣住,就笑了,"沒人不愛錢,是不是?不過我覺得佳家超市還是由你控股好,要不以後的發展就沒法由你說了算,你要投資要建分店要開連鎖什麼的,就不能直接拍板了.當然,你是我的老哥,我願意出百分之五的股份,買你一斤小真心.

"他娘的!"馮旭光眼眶濕潤了,上前抱了夏想一把,"恕個大老爺們,說得還挺煽情,差點把我說哭,你有種!咱們兄弟沒說的,以後我的就是你的,不分什麼你我 當然,你嫂子除外,她是我一個人的,不過估計你也不稀罕她

夏想也被馮旭光的真情流露感染,拍了拍他的手:"希望在老哥的帶領下,佳家超市越做越大,這樣我的百分之五的股份,才會越來越值錢".

曹殊慧打來電話,問夏想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飯,夏想架不住馮旭光的熱情,就和米董留下來一起和馮旭光吃飯,他讓曹殊慧和連若菡打車回去.曹殊鬈又問什麼時候回單城市,還說連若菡也要一起去,夏想想了想覺得明天正好沒事,就說明天一早出發.

讓他感到奇怪的是.他們走到哪兒連若菡就跟到哪兒,他和曹殊慧單獨相處一會兒也不行.真夠燈泡的.當然柚還有更深的猜測,連若菡應該不會真是閑著沒事到處亂轉,就算出來散心,也應該有個節制才是,難道就沒有家人管她?

想不明白就不哥多想她的馴情,他又給家里打了一個電話,說是明天回家里看看.父母自然高興,連連說好.正好米瑩在一旁催促他快點走,他也就對父母沒多說曹殊慧的事情?

吃飯中途,夏想又接到了李紅江的電話.熱情過度的李紅江邀請夏想去吃飯外加夜生活,夏想笑著拒絕,並說他在和馮旭光一起吃飯,客套幾句,他說有時間自會再找他,才掛了電話.

提到李紅江,馮旭光的話題就多了起來,說了說他對李紅江的印象.人還不錯,有能力,也會鑽營.有點籠給人心的小手段,就走過于熱衷于升官.

說到升官,夏想才想起今天和曹慚白見面時,忘了向他提一提李紅江的名字.李紅江熱衷于升官是好事,每個人都有所追求所渴望的東西,有**就會有弱點,沒有**的人,才是最可怕最不好對付的人.

這一頓飯吃的時間不短,馮旭光和夏想談超市的改進.和米董談分店的事宜,三個人明是吃飯,實為談事,一直吃到晚上**點才算吃完.

臨走的時候,馮旭光有了幾分醉意,緊緊拉住夏想的手:"我沒有兄弟姐妹,老弟,你以後就是我的親弟弟,關系比我老婆還近."

夏想推了他一把:"不要動不動總拿姓子比喻,你是不是對嫂子有意見?"

米壹眨了眨眼睛,打趣道:"作為一個成功的成熟男人.對家中的那一位有點嫌棄也是正常的.不過我看馮總所追求境界是紅旗不倒.幕旗飄飄,對不?"

馮旭光借著酒勁使勁盯著米瑩不放:"怎麼了米總,我看你的這股灑脫勁兒,是不是還缺一個管你的人兒?"

夏想見二人有點意思.忙打岔說道:"這個,米董,咱們和馮總告別,以後有的是機會見面,至于以後如何向前發展.反正我眼不見心不煩,成不?別現在,現在太晚了."

夏想的言外之意是.你們二人眉來眼去別太過份了,他不支持不反對,但以後別在他眼皮底下就成.馮旭光哈哈一笑,揮揮手,轉身就走.

米董盯了一會兒馮旭背影,忽然幽幽地說了一句:"說實話,夏想,馮總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我的眼光和慧丫頭差不多!"

夏想裝沒聽見:"路虎呢,我的路虎車呢?可別丟了,否則一輩子做牛做馬都還不起

夏想將米瑩送到曹家,得知連若菡已經回了賓館.就和曹殊冀約好明天一早過來接她,然後開車回去.

回到賓館,網要開門,連若菡就打開房門,站在門口,顯然是在有意等他.想起昨天晚上的尷尬,又見她穿了一件卡通形象的睡衣,雖然不至于過于暴露,但深更半夜,孤男寡女,還是多有不便,夏想就說:"有事就在這里說吧

連若菡一臉不快:"昨天膽子挺大,今天又裝膽小?"

她的話總是帶刺,但又容易讓人浮想聯翩,夏想只好一步邁入她的房間,猛然一拍手:"對了,幫你檢查蟑螂,對不對?"

連若菡沒有說話.抱著雙臂站在一邊,夏想就賣力的彎著腰,撅著屁股到處亂看,忙活了大概多半個小時,他才累得氣喘籲籲地說道:"應該可以保證基本上沒有蟑螂了,但萬一還有的話,你可以溫柔四二離開般來說.蟑螂也很好說話

連若菡忍俊不禁,笑出聲來:"我可不是蟑螂,和它們沒有共同語言,說不定你有"

總算露出一絲小女孩的調皮可愛,不信治不了你,裝酷,你能裝過我?夏想腹誹了幾句,正要回房間睡覺,忽然聽到連若菡吞吞吐吐地說道:"明天去你們家,我,我要不要穿得正式一點?"

夏想一愣:"不用,又不是上級領導視察,再說你又是慧丫頭的朋友.就裝酷就可以了.

還有.別在我家駐卜性子,信不信我一發怒,就趕你走?"

"知道了 "連若菡難得地順從了一次.等夏想走到門口,她又埋怨了一句,"你怎麼回來這麼晚,要是早一點,可以洗洗車,現在車髒得不象樣子了."

夏想已經累得不行了,也沒接她的話.回到房間就呼呼大睡.

第二天一早,他敲開連若菡的房間,一開門頓時大吃一驚 連若菡一身職業女性的打扮,細腰豐臀,一步裙.長腿絲襪,簡直就是真實版的制服誘惑.

夏想呆了呆,揉了揉眼睛,仔細一看.還別說,連若菡還真有百變女郎的潛質,穿什麼像什麼,她的新形象當前一站,不認識的人,肯定認為她是哪家公司的高級白領,至少也是總裁助理的級別.

二人一前一後下樓取車,還是夏想開車,到了建委宿舍接上曹殊鬈.曹殊慧穿了一身豔藍色的連衣裙,青春靚麗,和連若菡相映成趣.她驚奇地看了連若菡半天:"連姐姐,這身衣服還真適合你怪了,好象你穿什麼衣服都很配."

三人去吃早飯,曹殊慧嘰嘰喳喳說斤,不停.興奮得象一只早起的小鳥.夏想不一會兒算是聽明白了,昨天二人一下午都在逛商場,都各自買了幾身衣服,他低頭看了看身上褲子和,恤,好象還是去年的款式,今年他好象還沒有買過一件衣服,對了,在去壩縣之前,肖佳到是買了幾套衣服給他,不過都留在壩縣了.

吃完後就開車匕路,一上高速車速就快了起來.夏想一個人在前面開車.曹殊冀和連若菡坐在後面,時而咯咯直笑,時而竊竊私語,夏想也懶的聽她們說些什麼,女人之間永遠不缺話題,一些瑣碎的小事又不是他感興趣的,就專心地開車.

路過一個服務區的時候,他停了車,伸了伸懶腰,才想起米董,就問曹殊慧.原來米瑩今天要和馮旭光再深入探討合作事宜,夏想聽了有些納悶.昨天好象沒聽米瑩說起今天要和馮旭光再商談的事情,竟然背著他搞起了小動作,不由笑笑:"但願能談出一個皆大歡喜的結果出來 "

曹殊慧和連若菡站在夏想身後小聲嘀咕了幾句.忽然二人一起笑了起來.夏想回頭:"打什麼壞主意了.老實交待!"

曹殊慧雙手背在身後,上上下下打量夏想好幾眼,看得夏想心里發毛,摸摸臉,又撓撓頭:"我臉上長花了,還是頭上長草了?"

"都不是."曹殊慧忍住了,臉上有一點羞紅,"你怎麼不上衛生間?"

夏想不免尷尬:"不想上,非要硬上的話.也可以,怎麼了,肯定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曹殊慧雙手伸到前面,手中拎著一個手提袋:"喏,給你買的衣服.要不要去衛生間換一換?"

夏想大窘:"你想害我不是,在服務區的衛生間換衣服,虧你想得出來?怎麼想起來給我買衣服了,萬一不合適怎麼辦?"

"肯定合適,是我和連姐姐一起商量,最後還是連姐姐拿的主意,要給你買田號的別羅嗦,快去試試,要不不理你了."曹殊慧不知為何臉紅了一下,將手提袋塞到夏想手中,然後跑開.

夏想低頭一看手提袋中的衣服,一件上衣.一件褲子,還有一條 內褲.他明白曹殊慧為什麼臉紅了,不由心中一熱,看著她害羞地鑽進了車里,還是追過去說道:"謝謝你.慧丫頭,你真好,考慮得真周全."

曹殊慧的臉更紅了,急忙把他推到一邊:"那個最小的衣服是贈品,不是特意給你買的,你別胡思亂想."

件內衣用得著胡思亂想嗎?夏想不再逗她,點點頭拿著衣服就要去衛生間.不料連若菡走了過來,一伸手也遞給他一個手提袋,說道:"你腳上的鞋太舊了,扔了,我給你買了雙新的.我警告你別多想,上次你救了所有人,也包括我,算是報答你的救命之恩."

怎麼不是小女子無以為報,願以身相許?拿一雙鞋就報答了救命之恩?夏想就笑得有點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