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下) 第122章 圈套

技想做了一個擦汗的動作:"李書記,不能隨時隨地考見叭小,讓我時玄處在緊張之中,會崩潰的!"

李丁山笑罵:"還跟我耍滑頭,你還讓我說多少遍,跟我有一說一,有二說二,當然.一些個人私事就不用交待了說到個人私事,你和曹殊靠到是挺般配的.我跟你說,那個小丫頭聰明得很,人也漂亮,還有出身.不管從哪方面來說,都對你今後大有幫助,不能錯過

"李書記,談戀愛不是請客吃飯,不但要兩個人都有感覺,還有來自方方面面的阻力,家庭的,社會的,我雖然也喜歡殊慧,但和她之間,還有一道巨大的鴻溝夏想也沒打算瞞著李丁山,他也清楚,盡管現在曹永國對他態度大為改觀,但真要他同意曹殊慧和他的事情,現在下結論還為時過早.他也能看得出來,曹永國對他和曹殊冀之間的來往,明顯存有一絲戒心.

李丁山點點頭:"我都替你想過了,曹局長以後一旦真的進了燕市市政府,他的眼界寬廣之後,上進之心只會更加強烈.通過你在中間牽線,我和他認識之後,要是他是一個可交的人,我可以再介紹他和朝度認識,相信他會明白我的想法.

既然大家都有合作的意向,又有合作的基礎,為什麼不讓關系進一步融洽呢?這個合作的基礎,就是你和曹殊冀.曹局長也是聰明人,既然他女兒喜歡你,他還能妨礙自己女兒的幸福?"

夏想雖然在內心深處不願意承認,他和曹殊冀之間的感情會摻雜許多外界的因素,但沒有辦法,人不是生活在真空之中.要是他不名一文,曹殊慧再喜歡他.曹永國估計也會想方設法阻攔他們在一起.李丁山說的也是實情,他首先在感情上融入了曹永國的家庭,以一個晚輩的身傷得到了曹永國的認可,才慢慢地和曹殊慧越走越近.要是一開始他就是以追求曹殊慧的身份出現,絕對會被拒之門外.

說起來,還是沾了父親和曹永國弟弟是同事的光.想到父母,夏想心中就又有了一絲愧疚,上一世他一直沒有達成父母的心願,至死也沒有結婚,這一世說什麼也要給父母一個交待.父母衣食無憂,不缺錢.身邊也有弟弟陪同,所欠缺的就是他常回家看看,以及滿足他們希望早日看到他成家立業的心願.

他還記得,父親第一次領他去曹局長家,見到曹殊慧之後,對她的漂亮和懂事贊不絕口.一出曹局長的家門,他就滔詣不絕說個不停,意思是曹局長是有福之人,不但當了大官,還生了這個漂亮的一斤,女兒,誰要是娶了曹殊冀,那就是天大的福氣.最後父親還調侃地夏想說道:"你小子有本事也娶一個局長女兒,娶不到省局局長的女兒,娶一個市局哪怕縣局的女兒也行!"

想到父親一臉羨慕的神情,夏想點不由自主地笑出聲來,李丁山見他走神還傻笑.就笑他:"想到什麼好事了?.

"沒什麼 "夏想腆著臉笑,"既然李書記這麼賣力撮合我和曹殊慧,那就該給我放假,讓我下羊去陪她

"沒問題,批准了李丁山笑呵呵地說道,"對曹殊鬈我還是比較滿意的,比肖佳好太多了.夏想,機會不容錯過,人生沒有回頭路可走,要走好每一步,不能學我"

說到這里,李丁山臉色一暗,顯然又觸動了心事,猶豫一下,還是說道:"也不怕告訴你,我前妻聯系我了.雖然不是她親自打來的電話,是老爺子和兒子一起打來的,但話里話外的意思很明顯,她想複婚了.我雖然也想兒子,也想有個家,不過一想起她的脾氣,心里還是有些退縮"

他無奈地笑了笑.走過來拍了拍夏想的肩膀:小夏,聽我一句話,一斤,成功的男人,一定要找一個賢惠的女人.家庭不和,就算你爬到再高的位置.也總是一種人生缺陷.有些女人是可遇不可求的,以我的眼光和標准來看,曹殊慧小丫頭是個不可多得的好女孩,一定要好好珍惜".

李丁山的語重心長中包含著太多的人生感慨,夏想聽了也是心里格外沉重,對于李丁山的婚姻他又不好發表意見,只好沉默地點點頭:"李書記也別太為難自己了,一切順其自然為好

中午夏想陪李丁山吃了一頓飯,飯間李丁山沒有再提及他的前妻,夏想更不會主動再問.這事還得李丁山自己拿主意婚姻是兩個人的事情,夫妻二人是否和諧,外人不好說三道四,個中滋味,只有當事人才最能體會.

下午李丁山要視察財政局,他就又放了夏想的假,讓他聯系馮旭光,把前期工作做好.

夏想來到招待所.剛一敲門,門就開了,米董上身穿著一個小得不能再小的背心,下身穿了一件短到不能再短的短褲,中間露出一截白花花的腰肉,臉上塗滿一層白白的東西,繃著臉,不敢笑,讓夏想進來:愕,誓丫頭念叨你半夭再不來,我都要被她煩死.心※

夏想進來,發現曹殊冀側著身子躺在床上.身上蓋了一層薄被,眼睛閉著,神態安詳.卜嘴還不時地動上一動,俏臉上浮現一層好看的紅潤,正睡得正香.

他一臉狐疑的看向米董,意思是她在睡覺,怎麼還能念叨他?

米董撇撇嘴:"說夢話!也不知道夢到什麼了.一會兒就說你是壞蛋,又說你是好人.大部分時候含混不清,不知道她說的是什麼.我本來也想小睡一會兒.養養顏,格果被她吵得睡不著.我說夏想,慧丫頭對你這麼好,你以後要是敢欺負她小心我不饒你."

夏想坐在一邊.看到熟睡中的曹殊喜象個嬰兒一樣可愛,有一絲甜美,有一份純真.還有一種讓人忤然心動的嬌憨之態.靜靜地看了片玄,他笑了笑.又不忍心吵醒她,就准備到外面走走.畢竟留在房間內.有些不太合適.

回頭,卻見米董從衛生間出來,洗淨了臉,素顏朝天,也不知是不是網做了護膚的原因,她的臉妖嬈而生動,春情流露,媚眼橫生,嫵媚之態和豐姿綽約不亞于肖佳.又有肖佳所不具備的成熟豐滿!更讓夏想大跌眼鏡的是.米董挺大一個人,洗臉時還跟小孩一樣,胸前濕了一大片.本來她就只穿一件小背心,里面是真空.濕身之後,就如上身**一樣.圓挺挺,顫微微地呈現在夏想眼前.

好一片橫看成嶺側成峙的山巒之地!

夏想別過頭去.不敢多看,一回頭,正好看到偷偷睜開眼睛的曹殊慧,心中大呼僥幸.萬一剛才在米瑩的胸上多停留幾秒.讓小丫頭瞧斤,正著.等著有好戲看吧.

米董卻大咧咧的渾然不覺,還取笑夏想:"偷看了慧丫頭半天了.還沒看夠?還真是相看兩不厭,真夠肉麻了!受不了你們了.呀,慧丫頭你醒了,醒了就醒了,臉紅什麼?哎呀小我忘了,你身上沒穿衣服,不對,穿了內褲的,,好了夏想快出去,想占便宜想要偷看?有我在,沒門?.

夏想被哄出門外.聽到里面傳來一陣吵鬧.曹殊慧嘲笑米董;"還好意思說我?你瞧你,穿成這樣也敢放他進來?你是不是有暴露狂,非讓人看看才舒服?胸上也濕了,哎呀,都被他看到了,你就是成心的是不是?女色狼".

米董的聲音傳來.全是不以為然:"我都不在乎被他看,讓他沾了光,我都沒說.你說什麼?看了就看了,我又沒吃虧,你也沒損失,是不是?不滿意?吃醋?不滿意的話,你也讓他看看,看他敢不敢瞪大眼睛,哎呀,臭丫頭,敢打你姐姐了,看我不收拾你?.

夏想搖搖頭.無奈地沖里面喊了一句:"我到樓下等你們

個人來到樓下.無聊地找了一根樹枝,在地上劃圈,圈螞蟻玩.忽然覺得眼前一暗.一個人影來到面前,擋住了陽光.還沒抬頭,先看到一雙近乎完美的肉感小腿,一雙運動白襪緊緊裹住小腿,腳上是一雙白色的旅游鞋.品牌夏想也認得,是著名的美國品牌.價格不菲.

再抬頭一看.依次是圓潤的膝蓋,修長的大腿,膝蓋以上才看到白色的短裙.以夏想的眼光評判,眼前人的皮膚光潔不下于肖佳,健美不亞于曹殊冀,可以說是集二人的優點于一身,既充滿青春氣息,又不失性感迷人,可以說是天生尤物.

什麼女人這麼俏麗動人?夏想站起身,才看清上身穿著白色運動衫,挺胸收腹的連若菡,不由笑了:"你的站姿這麼標准,是不是當兵出身?"

"小毛孩一個.還在地上戈不過臉上卻還是云淡風輕的表情,說出來的話更是冷冷的沒有一點人情味.

夏想離得近.才看清在她絕世的容顏之上,明顯還帶有一絲未脫的稚氣,心中猜測估計她也不比曹殊慧大,甚至有可能還比曹殊冀小上一兩歲,卻總是板著臉裝冷漠,說話老氣橫秋地裝成熟,就笑她:"連妹妹,你應該還沒有我大,沒有資格叫我小毛孩".

"年齡上的大小只是表面現象,一個人的心理年齡才決定他是不是真正成熟."她又瞥了一眼地上的圈圈,和圈圈里的螞蟻,譏笑一聲,"我從五歲以後.就再也沒玩過類似的低幼游戲.你現在和我五歲時的心理年齡相當.我說你是小毛孩,難道還冤枉你了?.

無聊還無聊出問題來了,在地上戈斤,圈圈,竟然倒退到了五歲的幼兒園水平,夏想心中的郁悶可想而知,他見連若菡板起臉來的小大人模樣,就有心逗她一逗:"誤會,天大的誤會.我不是在劃圈圈圈螞蟻,而是在計算一個非常複雜的公式,如果這個公式能夠得到答案,就能解決許多深奧的問題,比如說,

"胡言亂語!"連若菡對夏想的說法嗤之一幟 "騙小孩的把戲.誰信你?真夠無聊的."

夏想也沒理她,自顧自的又蹲了下來,拿起樹技戈圈可以套住大圈?怪事,真是怪

連若菡本來想走,卻見夏想一本正經的樣子,好象真的在思索什麼重大而深玄的問題,不由又停住了腳步,低頭去看.

看了好幾眼,也瞧不出個所以然來,只見地上戈圈和夫圈交叉在一起,總之就是一堆圈圈擺在一起,雜亂無章.

但夏想就是在這些大圈小圈中間,指指點點,好象指點江山一樣,嘴中還念念有詞,時而沉思,時而臉上露出興奮的神情,反正就是給人一種十分深奧的感覺,連若菡本來並不相信夏想,認為他肯定是在騙人,是在故作深沉,不料聽了幾句卻又感了興趣,停下了腳步,歪著頭,愣愣地看著夏想.

"有人說,一個人的知識面越廣,他所面臨的未知領域就越大,就好象一個大圈和小圈相比.大圈的外圍的面積更大一樣.其實不對小大圈和小圈外圍的面積是相等的,分不出大小"夏想好象是自言自語,不過聲音不小,足夠連若菡聽得清清楚楚.

連若菡想了一想,忍不住插嘴:"你說錯了,大圈川小圍的面積絕對比小圈外圍的大!小毛孩就是小毛孩,懂的東西太少,還不懂裝懂,真可憐

夏想頭也不抬:"你才說錯了,不信你自己發戈看,實踐出真知,口說無憑

連若菡賭氣似的說道:"劃就刮,讓你輸得口服心服".她蹲在夏想對面,從地上撿起一根樹枝,畫了一大一小兩個圓圈,然後有樹枝點著大圈的外面,"自己看,圓圈越大,周長就越大,外面的面積自然就越大,這種淺顯的道理都不懂,還裝深刻?"

連若菡只顧和夏想較真.卻忽略了一斤,事實 她穿的是短裙,蹲在地上,裙子下擺下墜.露出了里面紫色的內褲和粉嫩的大腿根部,夏想不經意間一眼看個正著,猶如驚鴻一瞥,不敢多看,也讓他頓時心跳加快,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

春光外泄,卻不是每個人都有福享受的,他可不敢被連若菡扣上色狼的大帽子.他急忙穩定一下心神,用樹枝指著大圈的外圍說道:"大圈雖然大,但他外圍的面積是無限寬廣小圈雖然小,外面的面積也是一樣.就好象在天空之中,太陽比月亮大,但你能說太陽外面的太空,就比月亮外面的太空大了許多嗎?"

連若菡驚得目瞪口呆.半天說不出話來,歪著腦袋想了一想,忽然笑了:"雖然聽起來象是狡辯,不過也有些道理.不簡單,還能說服我,算是比我印象中成熟了一點點"

夏想站起來,因為他已經聽到了曹殊慧和米瑩下樓的聲音,可不敢當著她二人的面,和連若菡面對面蹲著,姿態太曖昧,形象太不雅,而且以米瑩唯恐天下不亂的性格.絕對可以猜到他能看到什麼!

不料連若菡卻完全沒有意識到她蹲下的姿勢不但不雅觀,而且還走*光,見夏想站起來,還不依不饒:"別想走,我還沒有完全想通,還要和你理論理論

"理論可以,但要站起來理論夏想已經可以聽到米董的高跟鞋急促地敲打地面的聲音.

"為件麼要站起來?"連若菡還沒有反應過來,在地上不起來,"是不是想和我動架?告訴你,你打不過我."

夏想心里急得不行,見她還是蹲在地上就不起來,雖然雙腿緊緊並攏,但他可以清楚地知道.連若菡的大半個豐滿臀部都暴露在空氣中小一想到米董要是見到連若菡的古怪姿勢,再看到地上的大圈小圈,不定會怎麼引申想象,他甚至可以想象出她的胡思亂想和大驚小怪.聽到二人已經下到了一樓,情急之下,就沖樓道中喊了一句:"費姐,你今天的裙子是不是有點太長了?"

米董人未露面,聲音先傳了過來:"說什麼呢你?什麼眼神,我沒穿裙子好不好?冀丫頭才穿的裙子".

米董不明白夏想為什麼突然來了這麼一句,蹲在地上的連若菡終于醒悟過來,一下羞得滿臉通紅,急忙站起來,心亂跳一通,站在夏想背後,看到他寬厚的後背,清晰的耳廓,還有一頭濃密的頭發,心想他年紀不大,心思到是細膩,明明是提醒她注意雅觀,卻故意去喊別人,從做事方式上來看,好象要比他外觀成熟一些.

不過也可能是怕尷尬才急中生智,並不說明問題,更不能證明他比同齡人成熟.連若菡又暗暗暗看了夏想一眼,臉上恢複了淡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