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木乃伊歸來】

(64)

我端著一碗微微媽媽熬的骨頭湯,坐在病床前,小心翼翼,臉上帶著獻媚的笑容看著微微。

微微的一條腿打了石膏被高高掉了起來,一只手上插了點滴,腦袋被裹了層層紗布,眼睛冷冷看著我。

我已經把蘭子的事情全部告訴了微微,可根本沒用。我說了一個下午,她還是不肯對我說一個字,倒是我喂她喝她媽媽帶來的湯,她沒有拒絕一口口喝下去了。

我剛放下碗,微微忽然幽幽說了一句,你是不是也這麼伺候她的?

我想說什麼,可是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微微忽然歎了一口氣,喊了一句,陳陽。

她的聲音很輕,很溫和,沒有一點憤怒的意思了。

微微說,我難受的不是你照顧她。我知道,如果換了石石,也一樣會照顧她。可是我心里明白,她在你心里,始終是不一樣的。

我心里愧疚萬分,嘴巴上喊了一句,微微。嗓子就又堵住了,下面還是不知道要說什麼。

微微笑了,她笑的似乎特別輕松的樣子,一副風輕云淡的樣子,說,你別否認了。你心里一直就沒法放下,當初你認識我的時候是這樣,現在你還是這樣的。你別騙你自己了,也別騙我了,我求求你了!微微說著說著聲音就小了,然後也不笑了,眼淚就流了出來。我小聲說,微微,你別這樣好麼?你這樣我心里特別難受,比刀子割了還難受。

微微閉眼搖了搖頭,說陳陽你走吧。

我站了起來,沉吟了一下,眼睛盯著她異常嚴肅的說,微微,也許你覺得我這個人對待感情太懦弱,太沒有決斷。可我只想告訴你一件事情,我是真的愛上你了。明天我還來,後天我也來,大後天我仍然會來。直到你康複出院,我一直會來!如果你還是不能原諒我,那麼等你出院後,我們就分手,好麼?

微微苦笑,笑得異常的苦澀,她說,陳陽你怎麼這麼傻啊,我這是給你自由,讓你可以去找蘭子。我知道你心里有她,這麼多年了你心里一直有她的。

我看著微微,對她說,微微,有句話我從來沒有對誰說過,對蘭子也沒有說過。其實不是我不說,而是我不會說,不習慣說,總覺得這幾個字說出來特別別扭,特別不順口。就好像救命這兩個字,聽著聽簡單,可真到你喊這兩個字的時候,也會覺得別扭,從嘴巴里說出來都感覺怪腔怪調。因為這兩個字平時人們很少有機會說,你想,一個人一輩子能有幾次機會喊救命啊!所以因為這個道理,我也不喜歡說那幾個字。一直不喜歡說,覺得別扭。

我緩緩俯下身子,在微微耳朵邊上輕輕說,微微,我愛你。

果然,這話說出來還真挺別扭的。

(65)

石石哐啷一腳把門踢開,然後抱著一個碩大的水果籃和一束花就進來了。我立刻豎者眉毛沖他吼,你他媽沒有手啊!這兒可是病房!

石石絲毫不示弱,對我也吼,廢話!你看我哪只手是空著的?說完石石看到微微的樣子就樂了,笑得那叫一個燦爛,跟桃花有一比。

微微,你這造型夠IN的!我們家燕子平時就特別羨慕你,說人家微微特別會穿衣服,平時我都沒瞧出來,今天才覺得我老婆的話真是有道理。我說你這一身行頭出去,不用化妝可就是一個現成的木乃伊歸來啊!

微微躺床上根本不能亂動,氣的咬牙切齒,狠狠說,石磊你個小王八蛋,小爺我身子好了看我不掐死你!

我把他帶來的花拿在手里,看了看天也沒認出來是什麼植物,一臉疑惑的看著石石,說你從哪兒摘來的這把韭菜?

石石說呸!一看你就沒點情調吧,我估計你就認識玫瑰了!俗!現在早過氣了,現在的時尚青年都送葡萄藤花、風信子、木蘭花、鈴蘭、茉莉、紫羅蘭、藍鳶尾花!哼,一看你那眼神就知道你不懂!

石石回頭對微微說,你們家老公夠土的!

微微眼睛一翻,說你怎麼說話呢?誰家老公啊!

石石故意眼睛一瞪,一臉壞笑說,你老公陳陽啊,這麼大一活人站著你沒看見呵?

微微冷冷一笑,我可不敢嫁他。石石說為什麼?

微微眼珠一轉,故意陰陽怪氣說,我哪兒敢啊,我還想多活幾年呢。你想我和他在一起才多久啊,先是被他害的我坐牢,然後就出車禍,不定哪天神不知鬼不覺就命喪黃泉了呢。

我一臉微笑,絲毫不為所動。

石石忽然歎了口氣,收起了笑容,說,陳陽,我要當爸爸了,燕子懷上了。

我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上去就捶了他一下,說行啊!這才幾月份啊,都開花結果了!石石嘿嘿傻笑,說昨天檢查完才知道的。說完忽然神秘兮兮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小盒子,遞給我說你看,這是我准備送給燕子的。

我結果來仔細端詳。這是一個手工非常精美的禮品盒,我要打開,石石攔住了,說上面已經封好了,不能打開。

我悻悻換給他,說那你給我看干嘛?石石說反正不能打開,最多我告訴你里面是什麼就是了。

我鬼使神差就說了一句,反正不會是三粒黃豆!

微微正在喝水,聽了這話一口水就噴石石臉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