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咬你屁股也一樣疼】

(63)

我就那麼傻傻的坐著,腦子里空蕩蕩的。我記不清自己是怎麼跟著來到了醫院,記不清微微的父母是什麼時候趕來的,我甚至記不清微微送進去急救多久了。

我坐在那里,手抱著腦袋。腦子忽然想起來一個微微對我說的笑話。

那天微微嘲笑我這個人總喜歡逃避,遇到為難的事情就把自個兒當鴕鳥使,把腦袋藏到沙子里就以為沒事情了。可如果敵人咬你屁股,也一樣疼,而且屁股上的肉還多!當時微微一邊說一邊笑,眼睛眨啊眨的。

我死死咬著嘴唇,腦子里全是微微笑的樣子。

手術室的門終于開了,微微被人用床推出來了。我從椅子上蹦了起來,沖到跟前一看,微微眼睛緊閉,腦袋上被綁了層層紗布,有那麼一塊兒地方,下面隱隱泛著紅色。

說起來挺丟人,我只看見微微身上的白被單沒有蓋在頭上,心里一下就松了口氣。我沒有親眼見過醫院里面急救後是什麼樣子。但平時那些電視上放的片子里面,如果病人急救死亡後都是用白布連全身帶腦袋全蓋住推出來。然後醫生一臉沉痛的說,我們已經盡力了。我看見微微的腦袋沒有被蒙住,心里立刻踏實了許多。

微微媽媽已經哭得眼睛都紅了,微微的父親在一旁扶著她。我眼神追著微微被緩緩推遠,醫生說的什麼我一個字都沒聽清,倒是微微的父親比較鎮定,和醫生仔細交談。從他們的面部表情上看,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了。

陳陽,到底怎麼回事情?微微的父親走到我身邊。

我看著微微父親嚴肅的神情,艱難的說,叔叔,我對不起你們。

微微父親的臉色立刻陰沉了三分,說到底怎麼了。

我說,微微和我吵架了,她一氣之下跑了,我在後面追,結果她過馬路的時候……

行了!微微父親一揮手。

行了?我本以為微微父母會當場把我撕了。我對微微父親說,叔叔,這事情都怪我,要不您先狠狠打我一頓吧。

微微父親冷冷撇了我一眼說,我打你干嘛?微微又不是醒不過來了。你還是想想等她醒過來怎麼辦吧!

我愣住了,沒想到這老頭子這麼好說話。

微微父親忽然又說了一句,微微很喜歡你的,你知道麼,別說打你了,平時家里連誰開玩笑說你一句不好,她都要瞪眼睛氣半天的。

我眼睛一紅,心里一陣難過,抬手狠狠抽了自己一個嘴巴,然後反手又抽了一個。

我他媽確實不是個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