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車禍】

(62)

微微。

嗯?什麼事兒?微微放下手里的瑞麗雜志看著我。

我想把蘭子的事情對微微說出來,可話到嘴邊我改變了注意,于是改口說,沒什麼,你的咖啡要涼了。

微微抬起眼睛特嫵媚的瞟了我一下,放下手里的雜志,端起咖啡。

下午的陽光通過豁亮的落地玻璃窗,很均勻的撒在我們身上。我很舒適的伸了個懶腰,閉著眼睛感受陽光在臉上的暖意。

這幾天我們都忙,微微忙著她那個變人民幣的魔術,我則在照顧蘭子。我和微微都很久沒有機會有閑暇在午後的陽光下坐在星巴克里喝咖啡了。

微微忽然對我說,陳陽,把你的手機給我。我說干嘛?微微眼睛一瞪,隨即央求說你給嘛,給我再說!

我笑著把手機掏出來遞給她。微微接過後把自己手機也拿了出來,然後在兩個手機上來回按來按去。幾分鍾後,她把手機還給了我,說你先關機,再開機看看。她笑得特別嫵媚,嘴角帶著一絲奸詐。

我疑惑著把手機關機再打開,剛一開機,就看見開機畫面屏幕上跳出一個圖案,畫面上一個微微的大頭像,沖我微笑,擠眉弄眼,還伸著小舌頭做鬼臉。畫面閃過後還有一行字:家規第一條:老婆大人神聖不可違抗!

我笑得差點把嘴里的咖啡直接噴到微微臉上。我斜著眼睛問她什麼意思。微微嚴肅的說,是要對你抓緊教育,以便達到潛移默化的效果!

我輕蔑一笑,隨手把手機扔到桌上,起身去上廁所。

洗手的時候,我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我發現自己下巴上的胡子的青碴兒比從前濃厚多了,笑起來眼角也有了一些笑紋兒,想來想去,發覺自己真的已經不是那個大男孩兒了。

我已經24了,就快25了。應該算是個男人了吧。

石石的那句話,又在我耳朵邊上響,該結就結吧!

我從洗手間出來走回座位,看見微微對著窗外發呆。我走過去坐下,嘻嘻笑著說你看什麼呢?

微微轉過頭來,眼睛直視著我。我才發覺有點不對。微微臉色慘白,死死咬著下嘴唇,已經咬出了血。她就那麼死死盯著我,眼睛里像有把刀。

微微,怎麼了?我腦子里有中不好的預感。

微微閉上眼睛,使勁深呼吸了一下,然後睜開眼睛對我說,你手機剛剛收到一個信息,你不在我就先幫你看了,是蘭子發來的。

我心里一沉,把手機拿起來一看,確實有個信息是蘭子剛才在我上廁所離開的時候發來的。

陳陽,晚上你早點過來,我一個人睡不著。

我臉色也一下白了,後背上全是冷汗,我看著微微結結巴巴的說,微微,這個事情,你聽我說好麼?

微微還是那麼瞪著我,一言不發緩緩站了起來。

她左手一揚,啪,一個耳光狠狠打在我臉上,又脆又響。我臉上火辣辣的疼。

微微冷冷丟下一句,陳陽,你混蛋!說完這句話她掉頭就走了。

我愣在那里,四周的人紛紛朝這里看。我心里還想,看著微微挺柔弱的一個女孩兒,怎麼出手力氣這麼大?

片刻後我回過神來,匆忙從錢包里掏出兩百塊錢放在桌子上然後跑步追了出去。跑出門口我看見微微已經走出了十幾米了,她走得又快又急。連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的聲音聽著都怒氣沖沖。

我喊了一嗓子,她根本就不理。我大步往前追,微微已經順著路口過馬路了。

我跑了幾步,立刻看到了讓我魂飛魄散的一幕——

一輛車速較快的切諾基吉普車來不及刹車,從側面“碰”一下撞上了微微。微微尖叫中身子直著彈出了有兩米,然後就勢咕嚕咕嚕滾了好多下才停住。

整個過程我看得真真切切,每一個動作都細致入微,就跟慢動作似的。

我腦子嗡的一下,只覺得魂一下都飛了,連喊都顧不上了,一路狂奔沖了過去。人群已經圍擁上來,我狠狠把面前的人撞開,跌跌撞撞到微微跟前。

微微就那麼躺著,臉上全是血,頭上還有個傷口不停往外汩汩冒血,看著特別嚇人。她身上全是灰,我撲通跪倒在地一把將她抱住,嗓子里才擠出一聲,微微!當時我的聲音顫抖得已經不成形兒了。

微微睜開眼皮,看了一眼,然後低低說了一句,陳陽,我恨死你了。說完頭一歪,沒知覺了。

我腦子里嗡嗡作響,一點概念都沒有了,抱著微微拼命喊她的名字。周圍人指指點點議論紛紛聲音我一個字都聽不到。

一個交警沖到我身邊,死命拉我,想把我拉開,嘴里大喊:放開她!你快放開她!現在不能亂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