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 【我幫你!】(更新了)

(57)

春天已經來了。大街上充斥著不怕冷的姑娘,她們已經趕不及似的把自己青春奔放的身子從厚實的羽絨服里解脫出來。一時間大街上姹紫嫣紅慢目春光。

我和微微的關系進展很順利。微微帶我正式去她家上門那天,我使出了渾身解數。微微媽媽對我印象不錯。微微的老頭子是個特別嚴肅的人,開始還仔細的盤問了一下我的自身情況,還提出了諸如今後事業的打算等等高瞻遠矚的問題,我面不改色的一一連消帶打不時還故意顯露一下年輕人的銳氣,老頭子已經對我和善有佳了。可在我和他喝掉了一瓶茅台後,我們倆更是已經從市場經濟宏觀調控一路侃到了中超聯賽假球黑哨。在共同痛罵了中國足球一通後,老頭子已經把我引為知己了。

于是我順利過關。

從微微家出來的時候,微微送我出門,走到路口她對我說了一句,你今晚挺會裝的麼。

我一笑,拉著她走到路邊的一家商店前碩大的玻璃跟前,對這玻璃鏡子里面的兩個人影,我說,看,覺不覺得有點郎才女貌的意思?

微微惡狠狠一笑,說才不是呢,我們公司的人都說了,我們倆之間,那是一朵鮮花左躲右躲終于沒躲過去,最終還是插到了你這麼一牛糞上了。

我遠遠目送微微走回了小區,先給自己點了一只香煙,吸了兩口忽然想起了石石的那句話,該結就結吧。我伸手攔了一輛出租車,准備回家。

我坐在出租車後座上正胡思亂想,手機忽然響了一下,然後又斷了。我拿出手機看了一下號碼,是蘭子。我皺了皺眉,猶豫了一下,打了過去。

電話通了後我喂了一聲。

蘭子的聲音傳來,輕輕的,飄飄的。

她說,陳陽,是你麼?

我說是我。

電話那頭就不再說話了,傳來一陣哭聲。

我懵了,連香煙掉在皮衣上燙出了一個洞都沒察覺。

(58)

我在市中心的市民廣場找到了蘭子。

我看見她的時候,她就那麼傻傻的坐在一張露天的石凳子上,目光呆滯,神情木然,臉上全是淚痕。

我心里猛的一痛,痛得很深很深。

我走到蘭子跟前站住,然後緩緩蹲下,看著她的眼睛。我的聲音很低沉,我說,告訴我,發生了什麼。

蘭子似乎才發覺我的到來,一把抱住我的脖子,哭了出來。她抱得很緊,似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我沒有出聲,任她伏在我的肩膀上痛哭,任她的眼淚順著我的脖子流下去。

春天來了,可我還是覺得很冷,那種深透骨髓的寒冷。

(59)

蘭子和蕭然分手了,就在一個星期前,蕭然提出來的。

蘭子今天發現,自己已經懷孕了。

俗不可耐吧?可笑吧?太老套了吧?

可我看著蘭子吧嗒吧嗒掉眼淚,心里怎麼也笑不出來。

這種事情在這個該死的社會每天都會發生。只要這個世界上還有男人,只要這個世界上還有女人,這種事情永遠都會發生。

你告訴他了麼?他怎麼說?

蘭子搖了搖頭,笑得很淒慘,輕輕說,他知道了,他說,那又怎麼樣。

我默然。

如果我是一個惡毒的人,此刻我應該無情的嘲笑她,指著她的鼻子罵她活該,又或者我應該沉浸在報複的快感中。

我默默的看著她,心里一下一下揪著疼。她的每一滴眼淚,都像刀子一樣一下一下的剜在我的心上。

蘭子忽然抬起頭,一邊流淚一邊看著我說,陳陽,我不敢和家里人說,我不敢和別人說。我不知道怎麼辦……我知道你會幫我的,對麼?

當初在一個夜晚,她從二樓上跳下來的時候,她說,我知道你不會讓我摔著的。

當初我們倆一起走鋼索橋的時候,她說,我知道你不會讓我掉下去的。

今天晚上,她哭著對我說,我知道你會幫我的,對麼?

我緩緩吐出一口起,然後伸手抱住她,說,是的,蘭子,我幫你!

我抱她的動作很輕,就像多年前的那個夜晚抱她時一樣那麼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