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婚禮】

(54)

我默然,看著面前咯咯笑得不停的田紅,我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我心里覺得冰冷冰冷。身上沒有一絲力氣。

田紅狂笑不止。她似乎要把這麼多年欠下的笑容一次全笑完。

我站起身來,准備離開。我想知道的都知道了,再留下來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

我離開前問她,你為什麼會在南京?

田紅的笑容忽然就停了,她低頭想了想,然後又抬頭看著我,臉上露出一絲苦笑,她說,我有些不放心石石。

我覺得,這時她臉上的苦笑,才是真的笑。

(55)

半個月後石石收到一筆彙款,兩百萬。

錢是從廣州彙來的。

石石認為是三爺彙來的。

可我知道,不是三爺,是田紅。

(56)

石石打電話跟我說他要結婚的時候,我以為自己聽錯了。

在我看來這絕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山無棱,天地合,可石石結婚則是絕對不可能的!

可石石偏偏就是要結婚了,新娘是燕子。

那天我陪石石他們去拍婚紗照,找了個機會我把石石拉到一旁偷偷問他,你想清楚了?你真的愛上燕子了?這可是結婚,以後你要再出去鬼混可就算通奸了。

石石一邊抽煙一邊說,想結就結吧,也就那麼回事情。我已經想通了,這個世界上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我默然,我知道這麼多天下來石石雖然看著恢複了,可他的心里的東西已經變了。我想了一會兒說,那你要對燕子好點兒,燕子真是個好女孩兒!石石有點不耐煩,說我知道了。

我們倆蹲著抽煙,石石平靜的看著不遠出燕子一身白色婚紗,在攝影師的要求下擺出各種造型。

我們正在各自想各自的心思,旁邊一個化妝師忽然跑過來訓斥石石,說你怎麼能抽煙呢?剛給你抹的唇色又花了!石石默默把煙熄滅,然後隨化妝師去補妝,走了幾步他回頭對我特別嚴肅的說,陳陽,你也好好考慮考慮你自己吧,該結就結。

婚宴那天,我和微微分別給他們當是伴郎伴娘,先是站在飯店門口迎客。石石他們家老頭子面子特別大,來賓中不乏許多頗有身份的人,我和微微光跟在後面鞠躬都把腰累彎了。

婚宴上的司儀找的是一個電視台的主持人,也是我們的一個朋友。一番起哄後,石石和燕子在台上做了各種親昵動作,主持人最後故意大聲問石石,你為什麼會娶她當你老婆呢?

石石想了一下,然後很溫柔的看了看燕子,輕輕說了一句,因為她對我好。

燕子眼睛中充滿了淚花。

隨後大家就把興趣放在了我和微微的身上。在主持人故意用一種大驚小怪的語氣向大家宣布伴郎伴娘也是一對情侶後,這種氣氛更是達到了高潮。于是眾人一直起哄要我和微微當眾表示一下。

主持人說那這樣吧,你們倆就石頭剪刀布。我們的伴郎贏了就親伴娘一下,伴娘贏了就親伴郎一下,大家看好不好?

低下眾人起哄掌聲一片。

我看著主持人,心想小樣兒你居然敢陰我。

我和微微是何等的默契,當時倆人交換了一下眼神,立刻彼此就心領神會。

開始猜拳:

剪刀石頭布……一對剪刀。

剪刀石頭布……一對石頭。

剪刀石頭布……一對布。

主持人不干了,立刻大聲宣布,如果你們倆再耍花樣,我們的要求可就不是親嘴這麼簡單了!

我和微微無奈之下,只得隨意出手,結果微微贏了。眾人起哄聲中,微微臉紅紅走向我,她的眼神嫵媚多情,我稍微一愣神兒,嘴唇上一涼,微微已經飛快的親了我一下。

下面眾人高聲叫好,射來無數羨慕祝福的目光。

我正洋洋得意,忽然發現台下眾人中站了一個人,是蘭子。她用一種很複雜的目光看著我。

主持人又在大聲造氣氛,用麥克風大聲的問我,准備什麼時候結婚,把伴娘變成新娘。

我心里說不出的複雜滋味,眼睛看著台下,緩緩說了一句,明年吧,明年我剛好25歲。

我很清楚的看見蘭子渾身一震,臉色慘白。

之後我和微微一人拿著一個事前裝滿了純淨水的酒瓶,跟在石石燕子後面挨桌敬酒。遇到有人非要逼著石石喝酒,就由我來擋駕,然後一番好話糊弄過去。可就這樣,幾桌下來我也喝了不少杯了,已經感到有點臉紅頭暈。

我沒有再看到蘭子。她那桌人告訴我蘭子已經先走了。

蘭子是一個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