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我贏了……】
(51)

石石又喝得爛醉,我把他送回了家,然後把燕子喊了過來照顧他。

我把石石的車開回了自己家。我不敢把車留給石石,這幾天他天天喝醉,我怕他酒後開車會出事情。

我去了北京一次,結果還是沒有能找到三爺。田紅也沒見到。

其實我知道我特別傻,就算能找到三爺又如何?難道我還能把他怎麼樣麼?

三爺的公司也沒了,我很清楚。我很清楚他為什麼跑,貨物被海關扣留後,按照合同的條款外商無法收到貨物就會取消訂單,這種事情我們根本無法避免。訂單取消後,三爺自己根本無法在國內消化這麼龐大的一批貨物。而生產工廠的付款期限也很快會到期,他只能低價變賣貨物把錢給工廠,而低價變賣後的錢根本無法償還工廠的貨款。

面對那麼龐大的一個數字,三爺只能跑了。

我通過一些途徑把那批貨物轉移到了三爺公司自己的倉庫,下面的事情就不是我能解決的了,只能聽任三爺的公司倒閉,等到那些債主上門後,由國家法律機構將三爺公司的資產變賣,包括倉庫里的那批貨。賣來的錢,再由國家法律機關來負責償還給那些債主。

至于錢夠不夠,那就不是我能操心的了。

我默默的打開房門。

家里還算比較乾淨,微微有時候會過來幫我收拾。最近也好幾天沒見她了。

我照例看了看電本書轉載ㄧбk文學網wαр.1⑥κ.сΝ 話上的來電記錄。我不在家的時候有幾個未接電話,我翻看了電話號碼,兩個是微微的,一個是我媽的,還有一個陌生手機號碼是沒見過的。

我心里一動,拿起電話照著那個陌生號碼撥了過去。可是對方關機。

我坐在沙發上思考了半天,猛然醒悟過來這很可能是三爺的來電。我用手機給那個號碼發了一條短信息。

你要還是兄弟的話,我等你電話!

發完後我把手機一扔,坐在沙發上發呆。

我從晚上七點鍾一直坐到了十一點鍾。家里電話終于響了。

我壓抑著心里的激動,慢慢把電話拿起來。

我試探著說了一句,喂?

對方沒有聲音。

我一下就激動了,我沖電話大吼,是三爺麼?你說話啊!你他媽說話啊!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她的聲音很輕,和低沉。

她說,陳陽,我是田紅。

(52)

讓我吃驚的是,田紅此刻居然就在南京!

我提出和她見面,她爽快的答應了。于是我們約好了在新街口一家24小時營業的咖啡館見面。我們沒有約時間,只是說先到先等。

我用最快的速度穿鞋子下樓,發動汽車。我猶豫了一下,決定不告訴石石,自己一個人去。

我一路闖了兩次紅燈,都被攝像頭拍到了,可我已經沒心情估計這些了,我心想,扣分就扣分吧!

田紅顯然很早就到了,我猜測她住的地方應該就在附近某家飯店。

看著我走過來坐下,田紅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

我點了一壺苦丁茶,等服務員把茶送上來走開後。我的心情已經平靜下來了。

我看著田紅的眼睛,說,告訴我是怎麼回事!

田紅抬起眼皮看著我,她足足看了有幾分鍾,然後她忽然笑了。我已經很久沒有看過田紅笑了,記憶中大學那個田紅是個笑起來很妖媚的女人,可今年見到她後,她卻很少再笑,永遠都是一副冰冷漠然的表情。

此刻田紅笑了,她笑得和當年一樣那麼妖媚,那麼驚心動魄。

田紅對我說,其實事情很簡單,我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