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浪漫之都】

(45)

石石來派出所的時候,我鼻子上還塞著一團紙巾。石石一看見我就差點笑嘴巴裂到耳朵根子了。

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警察對我們批評教育後,下面涉及到的就是賠償問題了。石石聽明白了後,對我說,行啦,交給我吧。說完這句眼睛看了看微微又再看看我,搖頭說你們真是倆事兒精,就不能安分一會兒。我拉住他說,對方有個女孩兒,是你以前的一個相好兒,你去看看吧。石石皺了皺眉說不會吧,認識的還打這麼狠?

石石和對方交涉去了,最終大家各出一部分把砸壞人家PUB的錢賠償了,至于各自的傷,一笑了之。我無所謂,反正他們傷得比我重。

辦理完了手續,石石把我們從派出所里領出來了。車上我還問石石,你對那個女孩兒還有印象麼?

石石笑得特別得意,說那當然,那個女孩兒叫吳丹丹,是個空姐,當初我追她的時候可沒少費腦子。

石石這點特別厲害,凡是和他有過一腿的女孩兒,他心里都記得特別清楚。用他自己的話說,雖然大家都是逢場作戲,但是也不能剛從床上下來回頭就把人忘了吧,那可就太說不過去了。末了還特別得意加了一句:我可是很有道德的!

(46)

微微公司的那筆業務讓她暫時成了一個小富婆。我們商量了幾天,都一致認為不能把錢爛在銀行里面。在討論了若干揮霍計劃後,我們決定出國旅游。

石石知道後第一反應就是氣的大罵,說我剛老實工作了幾天,就又曠工。我說我不管,老婆比老板重要,更何況這個老婆還沒完全到手。石石就說去吧去吧,你這人就知道揮霍,他媽高干子弟都這個德行!我白了他一眼,說我爸爸是高干子弟,我可不是,我是高干孫子弟。

在把旅游地點定在歐洲之後。我和微微因為路線計劃起了爭執。我要去米蘭,她要去巴黎。

我的理由是米蘭是藝術之都,充滿了文藝複興時期的藝術瑰寶連空氣都彌漫著藝術的氣息。其實我心里的真正理由沒說,現在正好是意甲收官階段,我算好了日子我們去的那幾天正好可以趕上一場AC米蘭對國際米蘭的德比大戰。為了達到我的這個目的,我把那些文藝複興時期的大腕兒們挨個說給微微聽,從米開朗基羅說到達芬奇,最後我逼急了連帕瓦羅蒂這種目前還健在的老家伙都搬出來了,因為我知道微微喜歡聽歌劇。可最終還是沒有能打動微微。

微微堅持要去巴黎的理由非常簡單:因為巴黎是浪漫之都。

浪漫。

很多時候在女孩兒的眼中這兩個字幾乎可以壓倒一切。神聖的跟憲法似的。

我知道在我們國家,任何其他法律法規和地方法律法規如有和憲法抵觸者均自動無效。

而在微微這兒,則是任何理由和借口如有和浪漫這兩個字抵觸者均自動無效。

最後我們決定用武力解決,在微微把我按在地板上捶了我幾十拳後,我們終于達成了友好共識,一致決定把目標地點定在了巴黎。

我覺得我輸得挺委屈,因為她敢打我,可我根本舍不得打她。


先飛香港,然後從香港轉機再到巴黎。我們在路上用了近二十個小時。從戴高樂機場出來的時候,我們倆已經神情憔悴歪歪倒倒,活像兩個阿爾巴尼亞難民。找到了事先預定好的旅館,倒頭就睡。

昏睡了十幾個小時後,我在一陣鍾聲中最先醒來了。

我拉開窗簾,不遠處一所小教堂正在做彌撒,鍾聲幽幽傳來,廣場前鴿子飛舞。

穿好了衣服想出去逛逛,想了想還是決定把微微喊醒了陪我一起去。

因為我不懂法語。

我英語學到了6級,可是法語我只會說一句我愛你,還是微微教我的。我總不能出了門上街跟誰都說我愛你吧?

其實我還會另外一句,可那一句更不能跟人說。那句法語也是來的時候飛機上微微教我的,那個單詞發音很奇怪,說的時候需要舌頭很有技巧的彎曲。我學會後就興奮的一路不停的小聲反複練習,結果微微笑得差點讓空姐以為她癲癇病發作了。

後來我才知道微微在愚弄我,她教我的那句話的意思是:搶劫!

我走進另一個房間,把微微強行從被窩里拖了出來,然後給她拉開窗簾,大步快速走出了房間。因為我發覺,看到微微睡衣裸露出來的奔放的身子,我已經臉紅了。

我們是分開睡的。

收拾完自己後,我們倆手拉手走上了大街。我們住的旅館地點很好,距離賽那河只有兩條街。

微微一邊走一邊蹦蹦跳跳,在落葉上踩來踩去,我們一路走來,沙沙作響。

開始我還抱怨巴黎大街上太髒了,後來才知道我們來的時候正趕上了巴黎市清潔工罷工。

因為還是冬天,白天也挺冷。我們倆顯然准備不足,冷的發抖。商量了之後決定找加商店買衣服。走了一圈後進了一家比較著名的皮裝商店,我們才發現這里的同款式的皮裝比國內要便宜40%!微微當時就興奮得大呼,賺死了賺死了!拉著我把貨價上的皮裝挨個取下來翻看試穿,根本就不理會身後的導購小姐詫異的眼神。我們倆一人挑了一件皮大衣後,微微就用法語和人家砍價。

微微的法語很好,在英國留學的時候學的。

在賽那河邊轉夠了,我們倆坐地鐵直奔艾菲爾鐵塔。

巴黎的地鐵站特別乾淨,就是入口處牌子上那個碩大的“M”標志讓我疑惑了半天,恍惚中我還以為自己是走進了麥當勞。

地鐵上我們看見了真正的阿爾巴尼亞難民。他們都是一群一群的出動,幾個年輕婦女手里抱著孩子在擁擠的人群中擠來擠去,身上穿的明顯和當地人不同。我低聲問微微她們在干嘛?微微笑了笑,說她們中很多人,其實都是小偷。

我們在艾菲爾鐵塔下轉了一會兒,拍了幾張照片。我的注意力迅速被路邊幾個戴著小瓜兒帽支著畫板的街頭藝術家吸引了。我走過去,周圍還圍著幾個駐足欣賞的路人。


我學著其他游人的模樣,小心的翻看一個畫家放在身邊地上的一疊已經完成的畫稿。那個小胡子畫家看了看我,然後居然用中文很不耐煩的對我說了一句,一百塊一百塊,要買就一百塊!

我當時就想笑。這種簡單的素描,我們國內隨便找個美術學院的大學生就能畫出來,而這個家伙張口就要一百塊錢,我估計他說的恐怕還是美元。微微在一旁也不高興了,說他哪兒是什麼藝術家呵,整個一奸商!看他那中文說的,不定騙了多少中國人呢!

我們倆剛准備轉身要走,突然刮起一陣大風,地上的那疊畫稿一下就被吹出老遠,散落得到處都是。微微忽然把我的手甩開,蹦蹦跳跳就跑去揀,揀了兩張後倉促在手里卷起來,跑過來就塞進我手中的包里,然後拉著我撒丫子就跑。

後面傳來那個小胡子氣急敗壞罵聲,他是用法語罵的,反正我一個字也聽不懂。

我們倆嘻嘻哈哈跑了半條街,看後面沒人追上來,漸漸放慢了腳步,兩個人都氣喘籲籲。我說你也太過分了,在國內還是一好好的良民,怎麼才走到資本主義世界人就墮落了?微微白了我一眼,說我就是看不慣他那個奸商的樣子。

我們剛走過一個小巷子口,里面忽然閃出三個黑影,當頭一個一把揪住我的手臂往巷子里一拉,我沒有防備,踉踉蹌蹌狠狠撞在了牆上。微微也被逼到了我的身邊。他們橫過身子把巷口攔住,為首一個對我們說了一句話。

他說得也是法語,但這次我聽懂了。他說,搶劫!

我把微微拉到我身後,正想撲過去,微微一把拽住我,對我小聲說,你別反抗,這可不是國內,他們沒准有槍的!

微微神情鎮定,從我懷里把錢包掏了出來,然後用法語和他們交談。三個家伙明顯很緊張,後面兩個不時緊張的回頭張望。微微沒有把錢包給他們,只是翻開錢包給他們看,然後用法語對他們說了一大串話。後來為首那個不耐煩了,一把奪過微微手里的錢包,匆匆翻看了一下,把里面的一百多美金拿了出去,把錢包又扔還給了我。微微死死拉住我,小聲說陳陽你千萬別沖動,我求你了!

那三個家伙拿了錢,就從巷子的那一頭跑了。為首那個還回頭沖微微大聲說了一句什麼。

微微把錢包揀了起來,看了看收好,說,幸好他們還算比較講理,沒有把里面的證件拿走。

我問她你剛才和他們說什麼呢?

微微說我是對他們說我們身上沒有多少現金,可以給你們,但是證件和信用卡不能給你們。

我說就這麼簡單?

微微笑著說就這麼簡單,這種事情我在歐洲的時候遇到我兩次,這里的賊還算比較講道理,只要你不反抗,他們一般不會傷害你。他們只要現金,證件和信用卡給了他們也沒用。幸好我們沒帶什麼現金。我說那剛才他們跑的時候那個家伙對你喊了一句什麼?

微微笑了,說他對我說抱歉,女士!

我哭笑不得,難道這個浪漫的國家連賊都如此優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