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 【同居第二夜】
(39)

晚上睡覺得時候,微微說今晚你不能睡客廳了,太冷。

我笑得特奸詐,說那怎麼辦?

微微說你也睡房間吧。我笑得更奸詐,說這個可是你自己說的。

微微也笑得很奸詐,說我讓你進房間了,可沒說把床給你睡。客廳里冷不能打地鋪,房間里可有空調呢!今晚你還是睡地上!

我冷冷看著她,說放心吧,這屋子里沒流氓,就算有,就你那空前絕後的身材,是流氓也嚇跑了。

話一說完我撒腿就跑進廁所,微微愣了一下立刻明白過來了,在後面大吼一聲,陳陽,你大爺的!

晚上兩個人真躺在一個屋子里了,卻都睡不著了。我在地上翻來覆去,她在床上覆去翻來。憋了一個多小時,微微忽然樂了,黑暗中我最然看不見她的臉,但是她笑得聲音在屋子里回蕩,說實話,挺好聽的。

微微說,陳陽我忽然想起來一個笑話,特好玩兒,我說給你聽吧,反正你也睡不著。

我說行啊,你說吧我聽著。

微微一下來勁了,從床上坐了起來。然後就和我說了一個笑話:

說是有一對兒老夫妻,有一天老太太臨終快斷氣了,老頭子在一邊守著。

我說這挺有意思,你現在在床上躺著,我在一旁陪著,也有點兒那個意思。

剛說完黑暗中一個枕頭就砸了過來。我趕緊閉嘴不敢再說了。

微微清了清嗓子繼續講故事:

那老太太知道自己快不行了,本書轉載ㄧбk文學網wαр.1⑥κ.сΝ 就對老頭子說了,平時我自己藏著一個鐵盒子,你不是總好奇里面裝的什麼東西,可我老實不告訴你麼?現在我也快死啦,就給你看了吧。

說完老太太從床頭拿出一個小鐵箱子。把鎖打開,遞給了老頭。

老頭打開一看,里面有三粒黃豆,還有一百塊錢。老頭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老太太就給他解釋說,我年輕的時候吧,曾經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情,有過紅杏出牆,後來我每一次在外面有了外遇,我就偷偷的藏一顆黃頭來記著。

老頭當然聽了很不高興啦,箱子里面有三粒黃頭,也就是說老太太曾經有三次瞞著自己在外面紅杏出牆。就問老太太,那一百塊錢是怎麼回事呢?

老太太歎了口氣,說,後來有一天呢,我看糧食漲價了,就把自己藏的那些黃豆賣了,賣了一百塊錢。

聽到這兒我差點就一口氣笑岔了過去。

微微洋洋得意,說怎麼樣,挺好玩兒的吧。

我想了想,說也不算什麼,這種笑話網絡上多了去了,隨便就能找出百八十個來。

微微側著腦袋想了想,說那你給我講一個吧。

我心想講故事算什麼,我好歹也出過書,怎麼也算一作家啊,職業的業余的先甭管。

我思索了片刻,然後一邊壞笑著,一邊故意用一種低沉的語氣給微微講了一個故事:

有一個男人,在車站等車,看見一位女郎曼妙的背影,于是跟蹤而去。漸入一小區居民樓,跟上去,只見房門緊閉,唯門上有一窺視孔,可望進去,什麼也看不見,就看見眼前是一片紅色。

敲門,卻無人應聲,男人只好悵然而去。

過幾天,又在車站看見同一個曼妙背影,于是又跟蹤而去,再從窺視孔中看,依然是一片紅色,什麼都看不見。如是者三次,男人終于失去了耐心,找來小區保安詢問那緊閉的房門內住的女郎是誰。保安驚詫:那房是出租屋,以前住過一個“雞”,後來吊死了,那房子便再無人敢住。

男人不甘心,追問那“雞”長得什麼模樣?保安搖頭說,沒有人見過,不過據說她有一只眼睛是紅的……

微微沉默了幾秒鍾,然後高聲尖叫一聲,嚇得一下就鑽被子里去了。半天才把個腦袋露出來,怒罵說,陳陽你真不是個東西!

我怎麼不是東西了?

男人在黑暗的場合給女人講恐怖故事,多半就是不安好心!

這話一丟過來,我立刻就語塞了。

于是兩人都不說話了。房間里就那麼靜悄悄的。就聽見牆上時鍾的秒針一下一下的響。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微微忽然輕輕的說了一句,陳陽,你睡著了麼?

我說沒有。

黑暗中傳來一聲幽幽的歎息。這一聲歎息如訴如怨,好像從天邊傳來,又好像就輕輕響在我耳邊。

我默默思量,心里忽然覺得壓抑得厲害。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黑暗中傳來一個輕飄飄的聲音。

微微用略微顫抖的聲音輕輕對我說,陳陽,你上來吧。

我慢慢從地上爬起來,輕輕走到床邊,然後輕輕把被子掀開一角,然後小心的把自己躺了進去。

我動作非常輕柔,好像怕我稍微一用力就會把什麼東西給弄碎了。

房間里面還是黑漆漆的,但是我已經能隱約看到一些東西。微微把頭靠在我肩膀上,我伸手把她摟住,她的頭發上身子上香香的。我感覺到她的身體在輕輕顫動。我知道,這不是怕,是激動。

我覺得眼睛里似乎有什麼東西快要流出來了。

我抱著微微,我的手在她背後的肩胛骨上來回摩娑,心里忽然感動莫名。

多年前,也是在一個黑暗的房間里,也是在一張床上,我也曾這麼緊緊的摟住一個女孩。

我覺得脖子上濕濕的,我知道是微微的眼淚流到了我的脖子上了。

我沒說話,伸手撫摸她的臉,然後輕輕幫她把眼淚抹去。

後來我曾經想破了腦袋都想不明白,那天晚上微微為什麼會流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