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酒後一夜】
(35) 車子開到了微微家樓下,我抱著她一步三搖的上了摟,然後黑暗中手忙腳亂的用鑰匙開了門,最後把她拖進房間往她床上一扔,我往她身邊一倒,眼睛一黑開始悶頭打呼嚕。 我做了好多夢,夢里都是亂七八糟的東西。 最開始我夢見的是一條小路,確切的說,是一條小胡同。而且這條胡同在現實中是確實存在的。我甚至很清楚的記得整條胡同只有一個路燈,而且是特昏黃特暗淡的那種,還有路口的一塊錢三串的烤羊肉。 然後夢中出現在我面前的,就是蘭子的那張笑臉,明眸皓齒豔若桃李。這條巷子就是通往她家的必經之路,其實記憶里應該還有條別的路,寬敞明亮的多。但我們從來都是很默契的走選擇小胡同。通常我們都會在胡同里某個陰暗的角落里接吻,當然,夏天穿著單薄的時候還會隔著衣服互相挑逗一把。蘭子一向不喜歡在公眾場合和我有任何親昵舉動,她甚至不喜歡我在大街上摟她的腰,有時候連手都不讓我拉。她一向很怕羞。 夢里的那些清晰的畫面已經讓我有點糊塗了。往常雖然我會夢到些更奇怪的事情,但一般情況下理智會告訴我那些是夢,不是真的。可這次那種身臨其境的感覺讓我徹底的迷失了。緊接著我已經看見蘭子在向我微笑,就站在路燈下燈光照不著的陰暗處,我已經准備走過去擁抱她。這時場景換了,我一陣的天旋地轉頭昏眼花。 下面的場景讓我更加困惑了,因為我發現自己穿上了中學的校服,然後坐在學校的廣播室里。我在中學時就是校電台的主持,那會我白淨健康,學校里的大型的節目聚會從來都是我和蘭子當司儀。可這種好日子並沒有長久,因為我開始抑制不住的表露出一些讓同齡人都無法接受的個性和反叛,在大家喜歡四大天王的時候,我卻在廣播里大放披頭士,而當大家喜歡聽恩雅的時候,我卻迷戀上了北歐的重金屬搖滾。一年後我被清理出了學生會組織。一切我都不在乎,但讓我難忘的卻是那個明媚的眼神。 我愛蘭子,而且是從很多年前就開始了。在夢境中我才猛然發現了這個讓我沮喪的事實。于是我黯然落淚。 然後我開始奔跑在一個很大的操場上,周圍的看台上全是空蕩蕩的。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跑,但是夢里我的雙腿根本就不受我自己的控制,我只能一圈一圈的跑下去,無休無止的跑下去。 我被一根無形的繩子拉著,我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推著。我沒有辦法,只能往前跑。我心里怕急了,我大喊大叫,但是嗓子里一個字都喊不出來,我希望這個時候旁邊能有個人來拉住我,我害怕這麼一直跑下去,我害怕這麼毫無目的痛苦的奔跑下去。 我終于看到操場的角落里有幾個人影,是石石三爺田紅還有微微他們。 我想找蘭子,但是看了半天他們中間沒有蘭子。我一圈一圈的跑,我想喊他們下來拉我,但是我喊不出來。他們在熱烈的交談,在喝酒,卻沒有一個人回頭看我。 我急了,眼淚嘩嘩的從我眼睛直接流下來,一直流到我的嘴巴里,夢里我甚至能感覺到眼淚流淌到我嘴里的那種苦澀的味道。 我嘴巴里越覺得苦,心里就越害怕。我心里一遍一遍的嘶喊,終于,看台上有一個人回過頭看我,是微微。 她的眼神很明亮,一如既往的那麼明亮,她像一片云一樣飄到我跟前,然後向我伸出手。 我用盡全身力氣,終于沖口喊了出來:微微!救命! 微微對我笑,笑的很溫柔,露出雪白的牙齒。然後伸出手拍我的臉,開始是輕輕拍,然後越拍越重。 啪!臉上傳來疼痛的感覺。 我渾身一哆嗦,從夢中驚醒過來,氣喘如牛,然後看見一張嬌媚的臉龐就在我面前兩只亮亮的眼睛好奇的看著我。 微微已經從床上坐了起來,用一支手撐著身子,就這麼俯視著我,臉上似笑非笑,表情似乎有些奇怪。 你剛才做夢了? 嗯。 你做夢干嘛老是喊我的名字? 我臉一紅,想轉移話題,隨口說你怎麼醒了? 還說能,你看看你自己吧。 我這才發現,我四仰八叉躺在床上,占據了整張床的四分之三的地方。我臉一紅,小聲說,是我把你擠醒了? 沒有。微微板著臉說,你沒擠我——你直接把我從床上踹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