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新生活】
(34) 微微終于出來了,出乎我意料的是,這丫頭根本就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樣。 我本來以為她應該是一副特別萎靡不振的樣子,一副憔悴蒼白的臉蛋,一見面就直接撲到我懷里,還得動不動就哭幾嗓子,那才符合正常邏輯。 結果那天她從里面出來,模樣出奇的齊整,一見到我老遠就張牙舞爪跑過來了,然後迎面沖上來就給我了一腳,然後大吼了一嗓子,陳陽!小爺我可給你害死了! 按照微微的邏輯,那天晚上是我把她拉出去喝酒,才會造成她闖紅燈被抓以及後面一系列的事情。 所以,我才應該是罪魁禍首。 微微瘦了,下巴顯得尖尖的。我心里挺內疚,所以她說什麼我都認了。 然後當天晚上叫齊了一幫狐朋狗友,有石石燕子,有三爺田紅,還有某某,某某,等等等等。一大幫人浩浩蕩蕩殺向天堂隔壁。都說家丑不外揚,可微微把坐牢這件事情逮誰就都誰說,一副特別自豪的樣子。 別人問她為什麼會進去,她故意裝作一臉平靜的樣子,輕描淡寫說,其實也沒什麼,都是陳陽一不小心就把我害進去,沒什麼,真沒什麼。然後我就低頭一言不發任眾人批判。 SEVEN給我解圍,說微微實際上這不算坐牢,那是看守所拘留,和監獄是兩個概念。 微微立刻瞪著眼睛看著SEVEN,直到用尖銳的目光把SEVEN瞪得縮成一團,然後反駁說,你說得輕巧,你進去試試! 我一邊笑一邊偷眼看著微微瞪眼睛的樣子,說實話,那樣子挺可愛的。 手機忽然響了,是蘭子打過來的。 找我有事情?我一邊說一邊看著微微和燕子在嘻嘻哈哈。 也沒有什麼事情,就是前天打電話給石石的時候,聽說你最近忙著一個什麼事情心情不太好,石石又不肯細說。打電話問問你,你沒出事兒吧? 沒有。我平靜的說,沒什麼大事兒,已經解決了。 我心里猶豫,要不要邀請她去我媽的壽筵上吃飯。 你最近過得好麼?蘭子那頭的語氣似乎也很平靜。 還行吧,我嘴里回答。 嗯,那沒什麼的話,我就掛了, 我看了一眼那堆人,石石在和三爺拼酒,燕子和田紅在一旁笑著看著,氣氛融洽和睦。 我想了想,對電話說,蘭子,和你說個事情,下個月4號我媽過生日安排了一個飯局,你過來吃飯吧,我媽說她好久沒見你了。 電話那頭沒聲音,我趕緊又說,你要沒什麼事情就過來吧,大家正好一起聚聚,石石他們一幫好朋友都會去的。我故意加重了“好朋友”這三個字的語氣。 行,具體時間定下來了你再打電話告訴我。蘭子的語氣很輕松、 我掛了電話,腦子里一時又有些空白。愣了一會,我自己忍不住笑了,心想,陳陽,你他媽想什麼呢,傻不傻呵。 晚上微微喝醉了,我也記不清自己喝了多少,反正到最後一幫人全趴桌子上站不起來了,我把她從一堆醉醺醺的人群里扛出來。然後出門攔了輛出租車,把她塞了進去。 在車里,微微伏在我懷里,醉眼朦朧對我嘻嘻傻笑,然後伸出手指挑我的下巴,嘴巴里嘟囔說,陳陽,你說,你說我是不是特別牛逼? 我也嘿嘿傻笑,隨口應付說對對沒錯,我們這麼多人就你最厲害了。我把她腦袋固定在我肩膀上,不讓她亂晃動。 的哥一面開車一面和我說笑,哥們,你女朋友看樣子喝了不少啊。 我臉上微笑,說是啊,這丫頭太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