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犯賤】

(32)

蘭子和我分手後長一段時間後才慢慢接受了蕭然。而我,則認識了微微。

石石說的對,我們倆分手後,身邊肯定是得有其他人介入,填補那塊空白。

唯一的一個讓我無法釋懷的細節是,某一天我和微微在一起吃飯,蘭子打電話給我,問我在什麼地方,我非常平靜的告訴她我在和女朋友吃飯。蘭子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個字:哦。

之後的第二天,蘭子才和蕭然走到了一起。

微微後來給我分析,說蘭子其實一直在等我去找她,如果我那段時間去找蘭子,也許結果就不一樣了。

我笑笑,沒說話,我知道,如果我去找蘭子,或許我們還能再維持一段時間,但是最終我們還是得分手。

兩人走的路不同,那是注定了的。

微微又問我,為什麼當時我要對蘭子說她是我女朋友。

我還是笑笑,沒說話。用奇怪的目光打量微微。

微微說我看她的目光是極其猥瑣的,然後一頓粉拳打得我抱頭鼠竄。

(33)

我從父母那里出來,一路走一路回憶和蘭子的那些事情。其實我和蘭子之間的關系確實很微妙,我們都無法忘記對方,但是卻生生分手了。

一些三流的愛情小說里面常常有這麼一句話:愛情並不是全部,僅僅有愛情,並不能維持兩個人的關系。

我認為那些小說或許是三流的,但是這句話絕對不是三流的,而是一流的。

事實上,分手不久後我也後悔了,又去找蘭子,但是蘭子已經和蕭然在一起了。

石石說,我真是犯賤。

我認為,這句話也是一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