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再見,愛情】

(30)

我和蘭子到底怎麼分手的?

這個問題我自己都沒法很准確的回答。

事實上,我們之間分手了很多了次,然後倆人都忍不住對對方的需要,沒幾天又走到了一起。那種感覺似乎是撕心裂肺的,就好像同樣一個傷口,你把它割開,還沒等它完全愈合又割開,然後愈合後再次割開,如此反複多次。

我們之間的感情似乎是很奇怪的。

一方面,我們離不開對方,我們在一起太久太久了。彼此已經深深印刻在對方的生活里面,如果貿然分開,就感覺生活中一下缺少了一塊,整個生活都部完整了。

就好像一張照片上的兩個人,如果想把其中一個人去掉就必須用剪刀剪去,可剪去後,就不再是一張完整的照片。

一次我和石石兩人喝酒都醉了,我把當初的那句誓言說給石石聽,石石笑得前仰後合,笑完了對我說,其實你們倆恰恰是說反了,你和蘭子如果要分手,必然是因為有別人介入。正如你們自己說的那樣,你們幾乎是一個整體了,貿然分開必然導致生活的殘缺,所以只能有一個人介入,填補了那個殘缺部分,才能使得你們才能分開。

我把石石這些話當成了酒後的醉話,沒有放在心里。

(31)

蘭子的老板對她好的有點顯出形兒了。直接把蘭子的工作職務改成了自己的秘書,然後就開始帶著蘭子出入各種場合。一會說帶蘭子去和客人談業務,為了公司形象,給蘭子買一件衣服——八千。一會兒說蘭子要學開車,就直接把公司的一輛汽車扔給蘭子開了。

我明白,我和蘭子的路走完了。

其實到了今天,我心里都不恨蘭子。我清楚,我和蘭子走的路不同而已。我們在選擇生活的道路上,走的是不同的路子。而蘭子那老板——蕭然,條件確實也很勾人。男未婚女未嫁,誰也不能說誰錯。

蘭子不是喜歡錢的女孩。蘭子家里有錢,而且也不是一般的有錢。她父親是一家大型國營企業的核心領導人物之一。蘭子喜歡的是那種有主見的,事業上成功的成熟男人。而我偏偏一輩子都不可能變成那樣的人,或者說,我不願意成為那樣的人。我更喜歡自己飄著,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平靜的,自由的過著生活。

用世俗的眼光看,或者說用目前社會上絕大多數人的眼光看,我,陳陽,是個沒用的男人——至少我比蕭然沒用多了。

分手那天,蘭子像平日一樣來到我住的地方,我們坐在一起吃飯。我們的樣子青春燦爛,可我們的內心破破爛爛——這句話後來成為了我一部小說里面的經典詞句。

陳陽,我們分手吧。蘭子的聲音特別輕,特別柔和,就像當年她對我說我愛你的時候一樣那麼柔和。

嗯。

我沒多說什麼,分手這兩個字,我們已經說過很多次,但我心里知道,這次,才是真的。

蘭子輕輕把桌子收拾了,然後進房間把大衣穿上,對我輕輕說,我走了,事情給我打電話。

我忽然站了起來,走到蘭子身邊,伸手就把她抱住了。

我說,別動,讓我再抱抱你,就一分鍾,我們倆誰都別動——最後一次了。

我的聲音很輕,很空蕩,

蘭子習慣的把腦袋靠在我肩膀上,雙手也習慣的從我外衣的衣襟里插了進去——我知道,她一向怕冷。

我脖子後面感到涼涼的,濕濕的。我知道是蘭子的眼淚流到了我的脖子上,順著脖子一直流淌下去。

那一年,有個叫陳亦迅的香港人唱過一首歌,叫《十年》。

里面有一句詞:懷抱既然不能逗留,何不在離開的時候,一邊享受一邊淚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