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麻煩】

(28)

兩天了,微微那妮子估計吃了不少苦頭了。我姑姑最後給我的回話是,再有幾天就能出來了。我當時就急了,說不能快點麼?姑姑電話里就罵我,說你當國家法律是擺設啊?隨便說放人就放人?我默默不說話,姑姑緊接著就問了一句,說這麼多年沒見你為哪個女孩這麼著急過,那姑娘是你什麼人啊?是不是你女朋友?我想了想,怕如果我否認了姑姑會不肯盡心盡力幫我辦事。然後就說沒錯,那是你外甥的未來老婆,你看著辦吧。說完我就把電話掛了。

我姑姑跟我家里人一個脾氣,平日里根本不管我,但一涉及到我的個人感情問題,一個個都跟事兒媽似的。

我每天都去石石的公司報到,石石給我安排了一個銷售副主管的頭銜和一間辦公室。我說我還要個漂亮的女秘書,石石惡狠狠的對我說等我一年銷售額上了一百萬,就給我配個助理。我想了想,覺得也有道理,于是要石石幫我安排了下個月的歐洲交易會名額。

傍晚的時候我爸爸打了個電話給我,命令我晚上必須回去一趟。我立刻意識到一定是我姑姑把那事情告訴我父母了,剛想找借口推脫,老頭子電話里口氣不善,說你自己想想多久沒回來了?別人家養條小狗還見天的能聽見兩聲叫喚呢,我養了個兒子一個月都見不著一面!看那架勢老頭還准備用口水血洗電話,我趕緊打斷他說您放心,我一下班就回去,爬也爬回去!

掛了電話我仔細想想,自己確實有不對的地方,自打從家里搬出去後回去的次數一只手就能數得出來。

晚上到家的時候我媽一開門,一看見我眼睛就紅了,然後連拉帶拽把我拖進了門,伸手就要擰我耳朵。我看著我媽發紅得眼睛,心里一軟,就沒躲。

說,你姑姑說的那個事情怎麼回事兒?我剛坐下來老媽就等不及了。

媽,您最近身體看來不錯,剛才擰我耳朵那幾下動作,特矯健,看來最近沒少去公園練劍吧?

我媽白了我一眼,說小子,別和你媽轉***,趕緊說說怎麼回事?那姑娘是你女朋友麼?怎麼被抓進去了?你怎麼盡認識這些人啊?

我說人家也沒干什麼殺人放火的事情啊,就是我一朋友開車無照駕駛。不是什麼大事兒沒,人家也是良民,紅旗下生長蜜罐里長大。

那你和你姑姑說她是你女朋友怎麼會事兒啊?

我笑了笑,說她怎麼就不能是我女朋友啊。

我媽眼睛在我臉上轉了半天,忽然歎了口氣,丟過來一句,陽陽,我覺得蘭子這女孩不錯,你可不能對不起人家啊。

我心里一揪,臉上表情有點不自然,然後對我媽笑了一下,說,媽,我和蘭子拜拜了。

我媽騰揪站起來了,說好好的你們倆怎麼就拜拜了?就為了這個女孩你把蘭子踹了?

我輕輕一笑,說,媽,不是你想的那麼回事兒,是蘭子要和我分手。

我媽有點生氣了,說你是不是做了什麼錯事,蘭子生你氣了?

我笑了笑,說,要真是我做錯了什麼,那倒簡單了。說完了我就把我媽往廚房推,說您趕緊忙您的吧,我的事兒我自己心里明細著呢,您也別操心了,回頭我就再給您領一個漂亮姑娘回來。

我媽進了廚房還在嘮叨,說漂亮有什麼用啊,要像蘭子那麼懂事兒的姑娘可不多。

我知道我媽很喜歡蘭子。

我第一次帶蘭子回家的時候,我媽笑得就特別高興,拉著蘭子的手就問長問短的特親熱。蘭子也特別聰明,在我媽跟前也懂得甜言蜜語的哄我媽高興。蘭子在長輩面前特別會裝,尤其大家閨秀那種路子,什麼笑不露齒端莊秀麗那種。那天生生把我媽哄得一愣一愣,要不是因為她是我女朋友,我媽連收她當干女兒的心都有了。臨走還從把自己手腕子上的一個玉鐲子摘下來硬塞給了蘭子。

我陪我爸喝了點酒,然後一五一十的向老頭交代了最近的一些生活情況,說到我已經在石石公司工作的時候,老頭子的眉頭才稍微舒展了一點,對我說石石雖然是你的朋友,但你也不能仗著這一層就胡作非為,工作要踏實,要做出點樣子來。我心想放心吧老頭子,我一定會好好干的,我還指望石石給我配女秘書呢。

吃完了飯我媽忽然又冷不丁丟過來一句,下個月我生日,你把蘭子喊來吃飯吧。

為什麼啊!我現在和她已經分手了,喊她來干嘛?

我媽嗓門比我還大,說你也算是個男人了,怎麼心眼這麼小?你想想蘭子畢竟和你認識了十年多了吧,就算你們倆分手了,還能成仇人不成?再說了,你今年多大歲數了?像蘭子啊石石啊這種十多年的朋友,斷了一個可就少了一個了,你現在這個年紀還可能再去找幾個這種十多年的朋友?

我想了想,覺得也對,說我試試看吧,她來不來我可不知道。

我媽撇了我一眼,說蘭子那丫頭懂事著呢。

我說行了吧老太太,人家女兒你看著眼饞是不是,反正您現在也還不算老,回頭您再給我生個妹妹不就行了麼。

我媽伸手就在我腦袋上給我一下,說還有一件事情,那天你把你那個女朋友也帶回來我瞧瞧!

我腦子一下就明白了,我媽還想著我能和蘭子和好,更加不相信我真有了新女朋友,故意拿這個為難我。

我暗自冷笑,說行啊,不過我女朋友現在可還在里面關著呢,您回頭可得找我姑姑去施加壓力。

我和微微那是什麼關系,多瓷實啊。用石石的話說,臭味相投狼狽為奸這八個字,就是專門說我和我微微呢。別說要她冒充一下我女朋友了,就是要她冒充我媽,微微連眼睛都不會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