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微微】

我站在交警大隊門口發了會兒呆,理清了自己的思路,然後先打車回家翻出電話本把家里幾個親戚的電話輸進手機,然後又出門去了趟微微家。

路上我給我姑姑打了電話,電話里姑姑把我先罵了一通,然後說去了解一下情況再給我回話。

我到了微微家,她的父母前一天剛去了外地家里沒人。我用她留給我的鑰匙開了門,在她房間里抱了床被子,拿了一些日常用品。這是我第一次去微微家,也是第一次進微微的房間。小丫頭的房間特別乾淨,什麼東西都整整齊齊的,而且還有一股子香味兒,我猜她肯定用的是香乃爾5號的香水。

抱了東西到了樓下,我想了想,又轉身上樓回去,從她的衣櫃里找出兩件內衣放進袋子里,猶豫了一下,又往里面塞了兩包蘇菲衛生護墊。家里雖然沒有人,但我還是臉紅的不行。做完了這一切,我跟逃跑似的離開了微微家。

出了門石石電話就過來了,他沮喪的告訴我,晚了。如果人還在交警大隊,還能想想辦法,可人進了看守所,再往外撈人,那就沒什麼希望了。

我先和石石彙合了一下,然後倆人又去了看守所。出乎我意料的,現在的看守所和想象中的可大不一樣。不但可以送東西,還可以送錢,可以把錢都存在卡上里面可以用。看守所里面有日常用品賣,但是價格要貴一些。

見面一看見微微,石石就率先大笑,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一點惆悵的氣氛立刻就被破壞了。微微已經換了一身看守所里的衣服,一副失足青年的樣子。然後她就開始哭,向我們抱怨說和她關一起的都是被抓的小姐。

石石說你先忍耐一下吧,我們都在想辦法呢,要不要給你爸打個電話?微微立刻就拒絕了,說要讓她爸爸知道了這事情,她一年都別想出門了。

微微一邊說一邊哭,哭得那叫一個愁云慘淡,哭著哭著我就難受了,我說你怎麼不考一個駕照?微微特委屈,說我本來後天就路考了,沒想到考前兩天還是出事了,後天我一定把駕照考回來。我說你還想著後天去考駕照?你出得去嗎?微微一下臉就白了,說你們不會讓我在這兒待到後天都出不去吧?我眼睛一瞪說你以為呢?這是說走就能走的地方麼?

微微不說話了,又開始吧嗒吧嗒掉眼淚。她哭的時候從來不出聲,就那麼默默流眼淚,看著都讓人肝腸寸斷,一副心碎了無痕的樣子。

石石安慰她說我們已經在想辦法了,你也別著急了,我們一定盡快把你弄出去。微微收了眼淚,然後一張口一句話一說又把我和石石給氣樂了。

她說,那怎麼辦呢,我家里人後天就回來了,這事情要讓他們知道了非罵死我不可。

我已經快崩潰了,壓著火說你還著急家里人罵不罵你?先管好了眼前的事情再說吧!

微微說那這樣,你去我家,在我們家桌上留一條,就說我和朋友去外地旅游玩幾天。我說那怎麼行,這事情沒必要瞞你家里人吧。再說了我們倆字跡不一樣,瞞也瞞不了呵。微微低頭思索了一下,說那簡單,你不用寫的,你用電腦打出來就行。

走的時候,微微忽然遠遠又丟過來一句,說你們明天來的時候,給我帶點吃的,我要吃瓜子,要那種恰恰五香的。我和石石差點沒被這話噎死。

出門後石石就說,要說微微也算是走南闖北的人了,英國都玩兒轉了兩年了,怎麼回了咱們社會主義國家,到了反兒給抓進去了。石石看出我情緒低落,又繼續安慰我說,要說這也算是一傳奇故事了吧?我們這圈兒人,誰坐過牢啊,怎麼叫她一個小姑娘給趕上了呢。

我忽然想起最近網絡上特別流行的一句話,套用在微微身上特別合適。微微平日里看著挺牛掰的一個女孩兒,其實也就是個紙老虎,最多也就是個硬塑料的。

我下午去微微家把她吩咐的事情給辦了,然後直接去了石石公司。

傍晚的時候三爺和田紅也來了,一進門三爺就問,陳陽你昨天那個女朋友呢,我送她一個禮物,昨天本來想著的後來給忘了。

我看了他一眼,然後冷靜的說,她啊,她坐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