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機場】

(23)

無論任何情況下,田紅永遠是最先能冷靜下來穩住局面的,然後裝得跟個沒事兒人似的。

幾個人站在一起的時候,田紅已經在瞬間變了好幾種臉色,就跟變魔術是的,我看了心里都佩服死了。心想丫不會是學過川劇吧?後來一琢磨田紅正好就是個川妹子,心里就跟加肯定這種假設了。

石石和三爺互相看了兩秒鍾,然後倆人都沒有猶豫,狠狠擁抱在一起。我嗓子眼兒的心一下就落下去了。兄弟還是兄弟,無論什麼時候都是兄弟。

我和三爺熱烈擁抱後,三爺沖石石微笑說不是不讓你們接麼,怎麼還是來了?石石說別廢話了,咱們趕緊回去吧,今天非把你灌爬下。三爺說那好,晚上我要吃鹽水鴨,還有十三香小龍蝦和東山老鵝。

我們三個熱烈的交談,誰都沒有看田紅一眼,哪怕她就站在跟前,眼神都不沾她一下,就當她是一空氣。田紅一副毫不察覺的樣子,然後彬彬有禮的和微微說話。就在走到停車場的時候,田紅忽然指著微微的那輛M6一副小女生驚喜的口吻說你的車真不錯!我當時就奇怪了,就田紅這種女人,別說一輛M6,就放一BMW-Z8在這兒,她眼睛都不會眨一下的。沒等我明白過來,田紅跟著就用一種更天真可愛的語氣對微微說,我上禮拜才拿的駕照,現在特有癮,你讓我開開成麼?那小聲音天真無邪嬌憨可人的樣子,就算是大風車里的金龜子聽了也得羞愧得一頭撞死在這兒。

三爺皺眉說你就別鬧了,南京的路你又不熟。微微居然沒有一點猶豫立刻就說沒關系,你就讓她開吧,我坐石石的車。路不熟沒事兒呵,你們就跟石石車後面就行了。說完就把鑰匙扔過去了。

看著田紅和三爺上了微微的那輛車,石石從頭到尾一句話不說,默默的打開自己的車門,才忽然冷不丁回頭對我說,陳陽你來開吧,我有點累了,坐後面歇會兒。說完把鑰匙就扔我懷里了,扔得那叫一個干脆,就跟微微把鑰匙扔給田紅一樣那麼干脆。

車子才上了機場告訴,石石就開始抽煙。我說你他媽不是不讓人在你車了抽煙的嗎?石石不理我,使勁的猛抽,煙頭亮的跟火星似的。我歎了口氣,看著石石這樣子,我心里還真挺難受的,一下一下的揪著疼。過了一會我小聲問他,石石,你沒事吧?

石石從倒後鏡里看了我一眼,一臉平靜的說,你放心,我沒事。

我沒再說話,專心開車。老實我說很久沒摸方向盤了,手有點潮,車子上路後就一直沒敢上速度。

過了約莫一分鍾,石石在我身後忽然自言自語一樣小聲又說了一句,我能有什麼事呵。

我從倒後鏡看石石,他一臉漠然的看著窗外一動不動,表情異常嚴肅,就跟一油畫似的。

下車後我偷偷把微微拉到一旁問她為什麼那麼痛快就把車子讓田紅開。

微微橫了我一眼,說你看不出來啊,她就是找借口不和咱們一輛車。他們倆一路上肯定有話要說有事情要商量。我心想也對,要把石石三爺田紅三個人裝一輛車上,只怕還真不是一般的難受。

微微歎了口氣說那姑娘根本就不是什麼才拿駕照,你看她停車那技術,比你可溜多了。我覺得她挺厲害的一個人,比你和石石聰明多了。我剛要反駁,轉念一想也對,田紅確實比我們聰明,要不當年在北京她怎麼一個人就把我們耍得團團轉呢。

微微說看你們剛才那架勢好像不太對,他們之間沒什麼事吧?

我沉默了一會,說你放心吧,沒事兒。頓了一下我轉過身歎了口氣,說,他們能有什麼事兒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