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再見了,北京】

(21)

三爺因為刀傷住了半個多月的醫院,學校里面因為我們酒後打架,還給了處分。而對方那人後來怎麼樣了我們都沒問,只不過人家醫藥費還是賠償了幾千塊錢。

看著那一疊人民幣,我心里忽然有個奇怪的念頭,假如把這些錢當面砸到田紅臉上,不知道她會不會還是那麼毫不在乎的揀起來呢?

石石第二次失戀了。

好在這次他不敢再矯情了,估計也知道這事情已經太對不起兄弟,光顧著內疚,也就沒功夫傷感了。

後來我一直弄不明白,為什麼田紅會那麼突然把我們給賣了。如果說為了錢,可石石的錢也不少啊。田紅跟著石石不會缺錢花的。

知道畢業前,三爺才最先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畢業前的一天晚上,石石請客,我們跑到北海公園的“仿繕”里大撮了一頓。酒足飯飽後,大家都有了幾分醉意。三爺忽然一拍桌子,大叫一聲,我懂了!

當時把我和石石都嚇了一跳。石石最先叫罵說你又犯什麼傻了?

三爺看著我們目光炯炯,然後慢吞吞說,我明白當年田紅為什麼把我們賣了。

說這話的時候,我心里一緊,偷眼看石石。石石臉上卻一點波瀾都沒有,摟著他當時泡的女朋友一個大二的女孩兒,臉上笑容可掬,就像聽別人的事兒一樣。

我明白,其實那會兒石石已經變壞了。在那很早很早之前就變壞了。自從醫院的那天晚上後,石石就已經變壞了。用石石自己的話說,就是良心已經叫狗吃了。

我看了看三爺,說到底想到了什麼,你直接說出來別賣關子。

三爺說,當年我怎麼都不明白,田紅為什麼會忽然把我們賣了給人家說好話。現在臨畢業了我忽然才想通了這一層。其實說白了,還真不能全怪她,畢竟人都是為自個兒打算的。

我沒言語,示意他繼續說。

你!三爺指了指我,然後又指著石石說,你們!你們畢業了,都是要回南京的,你們家在那兒,你們的發展也在那兒。可田紅不同,田紅是鐵了心要紮在北京混出個樣子來,所以已經可以肯定畢業後她就不可能再和石石一塊兒了。那IT青年,還有那個用刀捅了我的家伙,在北京都有點門道的,田紅那會投靠他們,是為了將來能留在北京發展。得罪了那些人,她恐怕就很難了,所以思前想後,還是站到他們那一邊了。

三爺估計喝高了,晃了晃腦袋,又說出了下面一番話:

其實田紅本來心里,應該是裝著石石的。不然她不會從醫院流產後就又跟石石好了。但是畢竟兩個人將來的路不同,到了關鍵時刻,感情就要給前程讓路了。

我趕緊拉了拉三爺,示意他閉嘴。

石石臉上仍然沒有什麼表示,一副氣定神閑泰山崩于眼前不變色的樣子。那個大二的女孩靠在他懷里,笑得甜蜜可人。

晚上回到宿舍,感受到幾乎所有人都在鬧騰。還有人在走廊里砸瓶子鬼叫,在離別的前夕發泄著自己剩余不多的青春。

我給蘭子打了個電話,在一片嘈雜中,說,蘭子,明天我就回去了,你等著我。

石石已經醉了,打開了窗戶,把腦袋伸出去鬼叫,酒氣沖天含糊不清的喊著:北京的美女們,明天我就要拋棄你們了!

三爺留在了北京發展,我和石石回了南京。來的時候兩個行囊,走的時候還是兩個行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