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犯傻】

(17)

田紅是救過來了。不管孩子是誰的,石石還是陷進去了。

住院到出院,然後細心貼身伺候。這些石石都承擔下來了。一連兩個月,石石可算是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我勸石石先和田紅把事情問清楚了再這麼孝順,到底是誰造的孽還沒弄清楚呢。但石石表示不管如何他都不忍心這麼看著田紅這樣子不管,並且說照顧照顧她算是盡了自己最後一份心,也算是對得起自己良心了——等她好了以後大家還是各走各的路。

可眼看著一天天下來,石石就又不對頭了。

兩個月下來,就算是真生孩子坐月子也該好了,可石石還是見天的往田紅那里跑。每天回來後都坐在宿舍里面愁眉苦臉。然後就買了酒偷偷往宿舍里面帶,拉著我和三爺陪他喝。一面喝一面向我們傾訴田紅是如何在他面前淚流滿面痛哭流涕,是如何向他懺悔請求他原諒,是如何可憐如何淒慘——總之就是一個意思,現在田紅離不開他,他也離不開田紅。但是想到這次懷孕的事情,他心里又忍不下這口氣。不知道該不該原諒田紅。

我和三爺都聽膩味了,開始還企圖點醒他不要再被田紅這種女人所糾纏了,並且不厭其煩的列舉了古往今來無數典故事例試圖向他證明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這些道理。

可石石就是執迷不悟。

常常是我們苦口婆心的教育他一番後,他也指天發誓絕不會再被這女人的言詞所心軟。可結果第二天從田紅那里回來後又拉我們出去喝酒,喝高了仍然是可憐兮兮一副痛苦的樣子,然後臉紅脖子粗的拽著我和三爺又問那個問題:你們說我該原諒她麼?

幾次三番後我和三爺都煩了,都覺得這孩子沒法拉回頭了。不如讓他自己愛怎麼著就怎麼著了,不吃點苦頭看來他是沒有醒悟的那一天。而且同時我和三爺也覺得再這麼見天的被他拉著喝酒,我們倆就算是喝出脂肪肝酒精肝來也無濟于事。

不久石石就又和田紅在一起了。

我和蘭子通電話的時候把這事情說了一遍,電話那頭蘭子的語氣很是不屑。

她說,等著吧,這小子有苦頭吃的。

我說這也沒辦法,為愛情犯傻的人世上多了,不光石石一個。

蘭子說將來你不會這麼犯傻吧?

我嘿嘿一笑,故意說我是誰啊,你以為自己多大魅力?就能讓我為你犯傻?然後蘭子在電話那頭就笑罵我沒良心。

當時的我並不知道,多年後我和蘭子愛情觸礁的時候,我也一樣犯傻,並且比石石有過之而無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