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懷孕】
(15) 由于南京的那一夜,我和蘭子的感情終于有了定論。我帶著愉快的心情回到北京,雖然一來一回花去了我幾個月的銀子,但是我一點都不擔心。我知道,北京還有一個冤大頭可以供我吃供我喝。這個冤大頭的名字當然就叫:石石。 日子似乎過得順風順水了,我和蘭子的愛情讓三爺感歎不已,感歎世事難料。我心里一直很想知道石石是什麼感覺,想到他以前和蘭子的事情,我心里難免有那麼一點尷尬,同時也怕石石會覺得尷尬。 還好石石是一個沒心沒肺的人,估計他就算有心有肺也早叫田紅給吃了。對于我和蘭子的來往,他從來都是一副關我屁事的樣子。每每我和蘭子通電話的時情義綿綿,石石就在一旁擠眉弄眼出謀劃策。 某次我和三爺聯袂逃課,倆人躲在宿舍里抽煙,三爺忽然冷不丁對我說,陳陽,說起來你和蘭子的感情,還真多虧了有田紅這麼個女人。 我想了想,這話雖然聽著別扭,但確實是實話。要沒有田紅在中間插了一杠子,棒打散了蘭子和石石這對小男女,生生把石石這個熱血小青年給勾搭走了,蘭子那里還真就沒我什麼事兒了。聊著聊著又說起田紅。 田紅沒有再來找過石石,我不知道她有沒有再打過電話。我和三爺誰都不在石石的面前提起田紅。我也沒有告訴石石田紅來找過他。 三爺小聲問我,你最近見到過田紅麼?我說沒有。三爺換了一個凝重的表情,說我聽說田紅出事情了。 她能出什麼事情?又鬧什麼八卦新聞了? 三爺忽然冷冷說了一句,人家是鬧出人命了。我心里猛然一震,脫口說不會吧?孩子是誰的?不會是石石播下的種子春暖花開後發芽了吧? 三爺臉色變得深沉,淡淡說到底是誰的孩子那別人就不知道了,得問她田紅自己。這事情你別和石石說,估計沒石石什麼事情,別又把他陷進去。 我嘴里不說話點了點頭,心里卻暗暗打鼓,想起那日田紅來找石石,總覺得心里那麼不踏實。 我心里一動,望著三爺說這事情你怎麼知道的? 三爺臉上似笑非笑,說我最近來往的一個女孩是和田紅一個宿舍的,這種事情瞞別人可以,自己身邊的人根本瞞不住。 我歎了口氣,說你認識的這個女孩估計也不是什麼好人,這種事情她知道了也就知道了,怎麼還到處往外傳呵。 三爺飛快的撣了撣落在身上的煙灰,然後冷冷說,這你就不懂了,這世界上最守不住秘密的就是女人,何況還是別人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