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神奇的三爺】
(13) 三爺就是毛豆,當年因為在宿舍里毛豆排行老三,所以我們都親切的稱呼他三爺。如果有人問我這輩子有幾個兄弟,我會說有兩個。石石算一個,三爺則是另外一個。 (14) 石石和我從小都是部隊大院里長大的。包括家里長輩在內,大院里面好多都是北京人,所以培養的我們大院里的小孩兒都是一口標准的官話,捎帶著幾分京片子。 所以我和石石去了北京上學,在偌大的北京城里流竄一點沒把自己當外人。每每打車和的哥聊天侃著侃著人家就把我們當成北京街頭小晃了。仗著說話利索,我們到哪兒都裝北京人冒充大尾巴狼,當年逛秀水街買東西,都沒有小販敢把我們當外地人宰。 所以我和石石在北京流竄得格外愉快囂張並且肆無忌憚。 現在想想,假如當時我們收斂一點,沒准三爺就不會被我們拖累。 我說過了,三爺是個南方人,身材短小精干,為人八面玲瓏善于精打細算。典型兒的袖珍型的男子漢。可三爺卻有一個特碩大威猛特爺們兒的名字。 三爺的大名叫牛偉鵬。 三爺的聰明在于他的睿智和事故,當年三爺就有過一番極為精辟的言論:男人在功成名就之前千萬別看美女,看也沒你的份兒。養個美女根本就個貴族運動,就算偶爾一兩個不長眼的死耗子撞到哪家窮貓兒懷里了,那也就是暫時寄養。你費心費力伺候得再好,將來也是人家的老婆。 聽完這些話後我對三爺敬佩不已。 學校里的青年才俊們像蜜蜂一樣向著漂亮女孩們紛湧而去,鮮花情書甚至在女生宿舍下午夜歌聲無不用其極。忙著花前月下譜寫浪漫青春愛情詩章。內容基本大同小異,基本都是些為伊消得人憔悴衣帶漸寬終不悔的玩意兒,再不就是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之流。面對佳人,男生們氣勢如虹一浪接著一浪奮勇向前。 三爺悠哉游哉和那些不那麼出色的女孩們混跡在一起,這點讓我們百思不得其解。 蘭子可算是花容月貌,就連田紅也算是學校里頭一號女妖媚。我和石石都美女相伴,三爺身邊卻大多是面目普通的女孩。 三爺對此的一番解釋更是令我吃驚,多年後的今天想起三爺的話,我都忍不住會出一身的冷汗——那得是多高瞻遠矚的眼光啊! 三爺的話是這麼說的:現在費盡心思去追求那些個美女,花了時間精力金錢,談什麼狗屁愛情。都是假的,將來那些女孩進了社會見了世面,誰還會看得上你一個功不成名不就的學生?社會上大把的黃金鑽石級別的青年才俊如過江之鯉,眼巴巴就等著學校里出來的這撥女孩呢。到時候任你情歌王子也好校園情聖也罷,美女還是另外投懷抱到那些年紀大一些但是口袋更加深厚殷實一些的男人懷里,落下一個你人財兩空。 我問三爺那你自己到底是怎麼個意思呢? 三爺仰天一笑,答曰,美女當然是要求的,不過是在我有了錢之後。現在找個美女是幫別人在養老婆,將來我有了錢,養的就是自己的老婆了。我又問他既然存了這種想法,為什麼現在還和這些女孩來往。三爺輕輕撇了我一眼,然後用一種灰飛煙滅的語氣對我說,這些女孩不是美女,追起來也不會花費我太多的精力和時間。況且我也就茲當是在她們這里磨磨刀而已,待我刀子磨亮了練就一身對付女孩的武藝,將來我得勢後就可以放手對付那些美女了,到時就可以找個年紀更小一些的皮膚更好一些的——沒准還不止一個呢。 那你現在和這些女孩不是談愛情? 三爺橫眉冷對,淡定自若答道:愛情?我現在要不起這個奢侈東西,我現在只就是積累性經驗。 當時我臉一綠,差點坐地上去。 以前我老說石石在我眼里就是個小屁孩兒。現在看來,在三爺面前,我和石石都是小屁孩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