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兄弟】

(12)

石石來看我的時候,我已經睡著了。醒來後就看見石石臉上怒氣沖沖的看著我。

蘭子這麼做也太過分了!她怎麼能帶著男朋友來看你?不是故意氣你麼?石石沖我大吼,那架勢好像是我帶著蘭子的男朋友來醫院氣我自己一樣。

石石越說越生氣,捋了袖子就要往外面沖找那對狗男女為我報仇雪恨。

我笑罵道去你大爺的,你也就在我面前狠狠,見了蘭子嚇得像只兔子。

石石估計想起了蘭子當年猛抽他耳光的樣子,氣勢一下就沒有了,坐下來難受的說,蘭子不應該這樣啊。她干嘛要這麼對你?

我看著石石平靜的說,她這是對我下猛藥希望我迅速的忘記她。就像當初她去北京挽救你時那種雷霆的手段一樣——這麼多年了你還不了解蘭子麼?

石石說我不管蘭子想什麼,她最多不過是我的好朋友,但你是我的兄弟。她傷了你就是不行!

當時我心里聽了特別感動,說石石你真好,咱們一家兄弟就不說兩家話了,你那套范思哲我就不還給你了。石石聽了當時兩眼一黑差點就暈過去。

我在醫院待了兩天,其實我早就沒事了,但在石石的強烈要求下為我做了全身檢查,最後結果是我從上到下都是健康的,雖然被冷水泡了,但我的身體沒有留下任何後遺問題,連關節炎都沒有。

出院後我就把家里電腦里的稿件全部刪除了,然後打電話給石石說我要到他公司里上班。

于是,在辭職在家休息了7個月又14天後,我再次搖身一變,重新成為一個白領。

上班第一天,我剛走進公司大門,石石就從里面沖了出來,一臉便秘的表情拉著我就往停車場沖。等車子沖上馬路,以80碼的速度在車流的縫隙中急奔時,我才恍然緩過勁兒來,手忙腳亂的找安全帶往自己身上綁,嘴里大罵你丫有毛病啊?是不是犯什麼事情了拉著我一起跑路了?我可是剛來你公司就算你跑路也和我沒關系用不著拉我一起跑吧?

石石輕蔑的撇了我一眼,然後專心開車,鄙夷的說,老子的公司蒸蒸日上一日千里,豈是你這鼠輩能知曉的?我告訴你我們這是去機場接人,三爺來了!

三爺來了!我一下從座位上竄了起來,要不是車頂攔著我能竄半空中去。

若是說這世界上除了石石外我還有什麼真的兄弟,唯一能數得上得就是三爺了。

原因很簡單,我欠三爺太多了,石石也欠三爺太多了。

我們都欠著三爺太多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