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愛情是這樣誕生的】
(10)

當天下午我給石石留了一個條就直奔機場,晚上就空降到了南京。回來前先在某飯店訂了一間房。開房間的時候,因為我用的是南京的身份證,所以服務員看我的眼神包含了無限內容。

我是偷偷回來的,當然不敢回家住。我的父母要是知道我逃課跑回來,估計能車裂了我。其實爸媽從前不太怎麼管我,他們都忙。老爸和老媽都是從前糧食系統工作的,屬于有些門道,後來干脆就辭職自己做起了糧食生意。在這行混跡久了碼頭也熟悉,所以我們家老頭子也玩兒的得心應手。印象中我們家老頭子永遠都是一手拿著一個手機然後站在倉庫前指揮把一袋袋的糧食大米裝上一輛輛卡車,然後發往祖國各地。我老媽則是坐在一個辦公室里啪啪的按著計算器,然後嘴角都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頭頂上一個碩大的牌匾,上書:民以食為天。

這幅畫面一直伴隨我成長,僅僅是在某些時間畫面中的某些細節略加改變,比如老爸手里手機的型號款式,以及老媽手里的計算器漸漸變成了筆記本。

我沒有急于去見蘭子,我在大街上彷徨了一個小時,給自己鼓了無數勇氣,最後又找了個超市買了瓶啤酒喝了。然後才邁著狼步走進蘭子的校園,直奔女生宿舍。

我拿出手機,撥通蘭子的電話。

電話一接通,我迫不及待的喊了一句蘭子,然後就傻了,張大嘴巴半天就是擠不出一個字來。

你說吧,我聽著呢。蘭子的聲音似乎很平靜。

我就在你樓下。我小心翼翼的說出這句話。

什麼??果然,蘭子的聲音立刻提高了十幾個分貝。寂靜的黑夜中,我可以很清晰的聽見宿舍樓上傳來清楚的乒乒乓乓的聲音,我想象中的畫面應該是蘭子跳出被窩,黑暗中激動得把暖水瓶踹翻了。

很快的,二樓的一扇窗戶打開了,一個小小的腦袋伸了出來。借著昏黃昏黃的路燈,我可以看見蘭子那張臉龐,她在對我笑。

蘭子說你怎麼回來了?你又逃課了?你腦子壞了?石石怎麼樣了?你家里人知道你回來麼?

我靜靜等著蘭子說完,然後輕輕說了一句,我為你回來了。

蘭子那頭沉默了一會兒,說你等著,我翻窗戶出來。

等了一會兒,窗戶中探出半個身子,然後蘭子整個人坐在窗沿上,黑暗中兩條腿在空中晃啊晃啊的。我嚇得趕緊說你別跳,我過來接著你。

蘭子抱著裸露在外面的水管.電腦看小說訪問www.1бk.cn一點一點往下挪。我張著手在下面接著,然後我說跳吧!蘭子立刻從上面落了下來。我雙手一把接住她,由于下墜的力量大,帶倒了我抱著蘭子在地上打了兩個滾。

喘息未定,我問她,你摔著了麼?嚇壞了吧?

沒有。我不怕,我知道你一定不會讓我掉地上的。蘭子堅定的看著我,摟著我的脖子。

我感覺懷里她在瑟瑟發抖,就問,你怎麼抖得這麼厲害?

蘭子笑容中帶著奸詐,說天氣涼,我冷。又說,你怎麼也在發抖?

我笑得更加奸詐說,我也冷。于是抱著她的雙手又收緊了幾分。


當時也不知道哪里來的一股勇氣,我毫不猶豫的就對著她的雙唇吻了下去。

是甜的。

蘭子這丫頭估計沒怎麼翻過窗戶,當時腦子一熱從二樓跳下來。可再叫她自己爬上去,就絕對是不可能的了。激動過後看著二樓的窗戶我們倆都傻眼了。我摟著蘭子在樓下轉悠了幾圈,然後說,要不你跟我回去吧。黑暗中蘭子沒說話,只是身體還在發抖,我沒問她,因為我也在發抖。

我知道,我們都不冷,但心里激動得控制不住。

剛到酒店樓下蘭子就臉紅得跟抹了朱墨一樣。我在開房門的時候,她小聲罵了一句:男人果然是壞蛋。

等進去後看見只有一張床,蘭子就不干了。撲過來拎著我的耳朵厲聲問你想干嘛?

我心里特委屈,說我也沒想到你會來,就定了一個單人房間。

蘭子斜著眼睛看了我半天,然後惡狠狠扔過來一句話,晚上你睡覺不許脫衣服!然後臉一紅竄進了洗手間,把我一個人關在外面。我呆呆坐著,房間里一片安靜,就聽見洗手間里水嘩嘩直響。

我脫了大衣鑽進被窩,等了半天不見蘭子出來,忍不住大聲說,你在里面干什麼?我等你半天了。說完這話我自己也覺得不對,什麼叫我等半天了?聽著就特做賊心虛的感覺!

蘭子在里面大聲說,你先把燈關了我才出來!

我把燈關了,然後坐在床上等著。過了半天,洗手間門打開一條縫,蘭子從里面露出一個腦袋正往房間里張望,我們倆眼神一下就對上了。蘭子尖叫一聲,頭立刻又縮了回去。

我哭笑不得,說你要是再叫,回頭把酒店保安招來,把我們倆當那什麼抓起來就不好了。蘭子說你先躺下把眼睛閉上,不許看我!我說我已經閉上眼睛了,你出來吧。蘭子不信,說你轉過身去睡。我氣的一下坐了起來,說你干脆把我綁起來算了!洗手間里果然半天不說話了,我以為蘭子被我這話說得自己也不好意思了,正在得意呢,蘭子忽然冷不丁又丟出來一句,說我找過了,洗手間里沒繩子。當時我聽了眼睛一黑,差點就昏死過去。心想這什麼女孩兒啊!

我躺下,身體縮在被窩里,房間里安靜得嚇人,我仿佛能清晰得聽見自己心跳在**澎湃。洗手間門再次打開,蘭子躡手躡腳走到床前,我背對著她,仿佛能感受到她身上的氣息,香香的甜甜的,像春天里的梔子花。

蘭子輕輕把被子一角掀起來,然後一個柔軟的身子貼著我躺了進來。濕漉漉的頭發還掃過我的後脖子。房間里空調暖氣打得很足,我又按照蘭子的命令沒脫衣服就睡在被窩里,身上已經出汗了。蘭子在我身邊躺著,我雖然沒有觸碰她的身子,卻偏偏能感受到她身子的柔軟和香甜。我用極大的毅力才控制住自己的脖子沒有轉過去,用力過大使得我脖子都僵硬了。兩人就這麼躺著,黑暗中靜悄悄,只有兩個激動的心髒在各自的胸口不安分的亂竄。

你這麼躺著是不是特別難受?蘭子忽然小聲對我說。

還行吧,這姿勢確實不太舒服。我背對她說。

那,那你可以轉過來,但不許使壞。蘭子的聲音低的幾不可聞。

我猛然回過身,伸手就把蘭子摟了過來,然後翻身把她壓在下面,嘴巴就湊了上去,心想管他呢,黑暗中親到哪里算哪里。

我的手開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走,蘭子急了,使勁把自己的嘴巴從我的嘴巴上閃開,氣急說你不許這樣。我雙手固定在她的腰上,對她說,對不起對不起,我忍不住。黑暗中蘭子沉默了一會,然後小聲說你是不是很想要我?我歎了口氣,心想你說呢?男人在這種時候有幾個會不想的?蘭子見我不吭聲,就說,陳陽,你別這麼急好麼,我的初吻都給你了我也遲早是你的,可我真的不想這麼快。我嘿嘿樂,蘭子惱羞成怒,說你傻笑什麼?我抱緊了蘭子,然後用非常嚴肅的語氣說,蘭子,我真的沒想到我們倆能有今天。我真的太高興了。

蘭子往我懷里蹭了蹭,低聲說我也是。

我心里暗暗念道,感謝耶穌感謝真主阿拉感謝如來佛祖感謝玉皇大帝感謝菩薩,感謝你們把單人房的床弄得這麼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