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記憶】
(9) 記憶就好像一件你藏在衣櫃深處的舊衣服,一方面你嫌它樣式太陳舊了而不願意再去穿它,另一方面又有些可惜當初花去的銀子。直到某一天你無意中翻出這件衣服時發現因為自己長高長大了而顯得衣服尺寸太小——于是你終于心安理得的把它丟掉了。 可沒准某天你忽然又想起這件衣服,又覺得有點心疼。 我也不知道我說這些話是什麼意思。我覺得自己忽然變得特憂郁,憂郁的好像一個偽後現代主義詩人,並且把自己腦子里這些可笑的詞句說給微微聽。 你可以想象當時的場景:在醫院的病房里,我穿著病號服,眉宇間洋溢著濃濃的憂愁。微微坐在我面前,笑得好像秋天里的蘋果,她站起身打開窗戶,讓外面的陽光灑進來。 陽光透過灰蒙蒙的窗戶,落在微微那張精致的臉上,無比動人。 我看著微微,忽然心里覺得很酸,然後小聲說,微微,蘭子不愛我了,雖然她嘴上沒說,可我知道她已經不愛我了。 微微一愣,然後笑得更加燦爛,遞給我一支煙說,你抽著,我出去給你把風看著護士。 微微一出去,我就又開始流眼淚,然後腦子里面的場景一個勁頭的亂轉,可轉來轉去都是蘭子那張青春的臉龐。 多年以後我們的臉依然青春燦爛,可我們的心已經變得破破爛爛。 記得當年蘭子還是一個沒什麼心機的小孩兒,我可以輕易的把握住她的思維脈絡,然後掌控她的喜怒哀樂情緒波動。一句話可以讓她笑,一句話可以讓她跳。 蘭子從北京回南京那天晚上石石告訴我蘭子的話後,我連續一個星期的心神不甯。做事情的時候會忽然腦子短路,然後把後半截給完全忘記。 比如我去上課時在路上會忽然忘記自己今天上的是什麼課或是在哪個教室,只好回宿舍看課表,可等我回到宿舍後我又會把上課的事情忘得一干二淨,然後心安理得的上網睡覺。 我一直在考慮一件事情,就是要不要給蘭子打一個電話。 石石說的一點都不錯,我看著特別什麼都不吝的勁頭,其實都是裝的。我的內心根本就是一個純潔得不行的小屁孩兒。 我確實是小屁孩兒,小孩的天性就是情緒會莫名而來然後會莫名而去。所以,我想通的那天,也是毫無征兆的。那天下著雨,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難以集中精力思考,腦子亂的像夏天野地里的狗尾巴草。 這時三爺忽然打電話來給我,說他正在廁所里大號,結果發現身上除了人民幣沒有一張紙,要我趕緊帶著草紙去救駕。 我拎著一卷手紙奔向廁所,出門就和一個人撞了個滿懷。我抬頭一看見那張嬌媚若桃花一樣的臉就愣住了。我想不到田紅還會來這里找石石,想不到她居然還是眼睛紅紅的好像剛剛大哭過的樣子。于是我差點懷疑自己是不是產生了視覺幻想。 田紅小聲問我石石在嗎?我冷冷說不在,有事你打電話找他,不過我勸你最好別打。 田紅說,我上午打過,他不肯接。我惡毒的說他不接是正常的,接了才是有毛病呢。聽了這話田紅臉色一黯。我面帶狐疑的看著她,想知道她是不是又在演戲。我忽然想起蘭子上次說的那句話:破鞋來了,趕緊捂好錢包。 田紅忽然抬起頭冷冷看著我,她的眼睛里絲毫沒有一點畏懼,對我冷冰冰說你是不是特別看不起我?我說那要問問你自己是不是讓人看得起了。田紅靜靜看了我半天,丟下一句:人與人是不一樣的。然後走了。 我琢磨著這句話,然後又想起蘭子。忽然間我非常非常憎恨田紅,不是因為她玩兒了石石,也不是因為她又跑來找石石,而是因為她又讓我想起了蘭子。 默默回到宿舍,然後坐在床頭想了半個小時,我發覺自己實在很難分辨內心對蘭子的感情。我喜歡蘭子,但從來沒有想過和她之間會產生愛情,在我心里,她就像是一個需要別人去照顧她去遷就她去管著她小女孩兒,是一個為了吃不到一串糖葫蘆能鬧半天情緒的孩子——我忽然冷不丁又想起,自己也是一個小孩兒,如果說成熟的話,蘭子其實比我還成熟呢,至少她還有過初戀了,可我的初戀還在含苞待放呢。 這麼一想我就豁然開朗了。我心情忽然就好轉了起來,為自己想通了而高興,高興完了又猛然發覺自己這麼高興是因為能夠和蘭子在一起了,原來自己還是喜歡蘭子的,想清了這一節,我更為自己高興了,不由得的手舞足蹈。猛然發現手里還攥著一卷手紙,想起三爺還在等我救駕,趕緊撒丫子就奔出去 了。 趕到廁所的時候,三爺蹲在那兒臉都綠了,兩條小細腿兒抖得跟篩糠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