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最是傷心無語】
(7)

早上手機響的時候,我還在做春夢。

夢里面我正在抱著蘭子准備亂搞,我一層層的脫她的衣服,結果她身上的衣服就象春天里的老竹筍,剝了一層又一層沒完沒了。

我正氣急敗壞的時候,電話把我從夢中拽出來了。我拿手機一看是石石的號碼,立刻就火冒三丈,接聽後頭一句就是石石**你大爺!石石在那頭笑得特別奸詐,說陳陽我現在和蘭子就在你家樓下,你要是房里有什麼女人最好趕緊叫她藏衣櫃里去。

石石掛了電話,我才想起昨天晚上在都市放牛酒吧說好了今天要去寺廟燒香。

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門鈴就響了。我來不及穿衣服,身上披了條毯子就去開門。石石在前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蘭子看著我就穿著一條內褲披著毯子,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我心里想裝什麼淑女啊,這內褲還是你給我買的呢。我把他們迎進房間,然後光明正大穿著條內褲來回洗臉刷牙穿衣服。石石說你房間里沒人吧,怎麼臉色不太好?我說少他媽裝蒜,你們怎麼來這麼早?石石指了指蘭子說,她一早就打電話給我,非要我去接她然後到你這里來。我看了一眼蘭子笑著說你是不是故意想一大早來我這里突擊檢查,看看我是不是昨晚帶女人回家了?

蘭子瞪了我一眼說我不怕你帶,就怕你帶不著。我說我是誰啊?想晚上和我回家的女人多了去了。蘭子冷冷看著我,忽然冷不丁丟過來一句,陳陽,你也就剩下個嘴巴能說了。

我心里一陣黯然,忽然之間覺得什麼都沒勁了,也懶得和蘭子爭論了。

蘭子說的一點沒錯,我就剩下個嘴巴了,其他的一無是處。

石石居然把昨晚酒吧里那個紅衣女孩兒約出來了,我當時就想石石動作真快,惠惠要知道了一定拿刀劈了他。我們開車到了女孩家門口的時候女孩兒已經穿戴整齊站在路邊上了。石石殷勤的下車給人家開車門,然後指著女孩說這是燕子,又指了指後座上的我和蘭子,說這都是我的朋友陳陽和蘭子。燕子大方的一笑說,知道,他們都是你的好朋友吧。蘭子親熱的拉著燕子的手說沒錯,我們都是好朋友。

我沒說什麼,偷眼看著蘭子,心里琢磨著好朋友三個字。

進了寺廟燒香的時候,蘭子花錢請了一枝特碩大無朋的香,估計有我大腿粗細。據說叫什麼全家福香燭,裹著粗劣的紅紅綠綠的包裝紙,上面寫著什麼心想事成萬事如意等等詞語,總之什麼話吉祥就.電腦看小說訪問www.1бk.cn寫什麼,咋一看花花綠綠的倒也挺喜慶的。燒完了香蘭子無比虔誠的一個挨著一個拜廟堂上的佛爺和菩薩,一面拜一面往功德箱里面丟硬幣,自己身上硬幣丟完了就從我口袋里掏。我冷笑著跟在後面,看著那些個泥胎塑的金身心里說,拜你們真能心想事成麼?

我們四個人中也就蘭子燒香拜佛的態度比較虔誠,我和石石根本就不信這種東西,看得出來燕子是沖著郊外的風景來的,而石石那個混蛋基本就是打著看望菩薩的幌子來泡妞的,真他媽敗類到家了!

我們跑去爬靈谷塔,一共九層的寶塔爬得我氣喘籲籲,最近燈紅酒綠的生活看來已經嚴重影響了我的體能。石石則領著燕子人模狗樣的假裝欣賞寶塔里面石牆上的壁雕字畫,冒充文人評點關漢春秋,然後跟燕子賣弄他肚子里的墨水。我一聽就知道這小子一定是昨晚臨時抱佛腳背的,有幾處還背錯了。

我不管他們,拉起蘭子一路就往塔頂上跑,等到我們一溜小跑上了樓梯到達塔頂,我們都氣喘籲籲但是笑得特別愉快。我和蘭子站在欄杆前,眼前左面紫金山上一片郁郁蔥蔥生機勃勃撲面而來,右面城市里無數鋼筋水泥死氣陰沉讓人窒息。

塔頂上就我們兩個人那麼靜靜站著。

你說那里面的人都在干什麼?蘭子忽然指指遠處城市中那些隱隱約約的高樓。

你想看麼?我問他。

想啊。

我一言不發,轉身跑下了塔頂回到第7層租了一個望遠鏡又氣喘籲籲奔了上來。看著我跑得上氣不接下氣,蘭子小聲問我你干嗎這麼跑得這麼快啊你傻啊?我小聲回答她說,因為你說你想看。

蘭子眼睛立刻就變得紅紅的,我偷眼看了一下左右沒人,然後一把將蘭子抱了過來,對著她的嘴唇就吻了下去。蘭子似乎也迷糊了,軟在我懷里任憑我侵犯她。我吻了她一會然後小聲說,蘭子我們和好吧好不好?蘭子一下驚醒過來,一把推開我說,不行。我大聲問她為什麼。蘭子低下頭想了一會,然後抬頭看著我,聲音不大但是很堅決說,就是不行。

我又想向她靠上去,蘭子退後一步臉色一沉說,你要再過來我就真翻臉了!我臉上露出難過的神色,蘭子又換了一個柔和的語氣說陳陽你別逼我行麼?我急了問她為什麼,蘭子想了一會居然特正兒八經的回答我說,這兒可是佛門聖地。這話一聽我差點笑得背過去。

石石和燕子終于也磨蹭到了塔頂,我和蘭子心有默契的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仍然親熱的說話,但兩人間保持了距離避免身體接觸。從塔上下來燕子就拉著石石往山下冒險項目樂園跑,我和蘭子也笑嘻嘻跟著後面瘋。蘭子屬于那種有點人來瘋的女孩,開始和燕子不熟,還假裝端著特矜持特端莊的樣子,和燕子三言兩語後就開始顯本性了。先是假裝特淑女特大家閨秀的樣子在一邊蕩秋千,看著一幫年輕小孩子們玩走鋼索獨木橋,看著看著就忍不住露出猙獰面目了一臉興奮的躍躍欲試。我知道蘭子是那種沒事兒走大街上都會自個兒左腳踩右腳的女孩兒,趕緊在後面跟著護著。蘭子玩兒了獨木橋又去玩晃橋。那是種模仿山間懸崖上的那種繩索橋,所謂的橋也就是幾根粗鋼索,上面都沒有鋪橋面兒一個人踩著都晃悠得不停,走上去就只能抓著兩邊拉起來的兩根粗繩索來保持平衡。結果走上去不到三分之一蘭子就傻了,站在中間看著腳下的河水小臉煞白兩腿直打晃,我站在她後面一只手小心的扶著她的腰,一只手抓住繩索一點一點的把她往對面拖。蘭子嚇得兩只手也不抓繩索了,直接把我的膀子死死抱住,指甲都差點把我掐出血來了。我低聲在她耳朵邊上說,別怕別怕有我呢。

快到對岸的時候我忍著笑說你看我們象不象倆走鋼絲的蛤蟆?蘭子一聽就笑出來了,笑完了才察覺我這玩笑開的不對,連她也一塊兒罵了,忍不住就松開我的膀子抬手給了我一下,這一松手就壞了,她整個人立刻朝後倒了下去。蘭子嚇得大聲叫喚,兩只爪子在半空亂抓。我趕緊在後面狠狠把她往前一頂,蘭子一下就被我撞到岸邊橋面上。我自己用力過猛一個猛子撲通就栽河里了。

河水倒是不深,猛嗆了好幾口水我撲騰了幾下就穩住了身子,站在河里我直起身子河水也就到我胸口,可身上的棉衣被水一泡立刻沉的象背了個兩百斤的烏龜殼,我艱難往岸邊走了兩步腳下一踉蹌又一頭撲進河水里。前兩天剛下過雪,這種山上的小河里水冰的嚇人,像無數根尖針同時刺在我全身皮膚上,刺得我渾身都木了。我在水里拼命掙紮,好容易摸到了河底一塊大石頭,用力把自己的身體撐直了站起來,我腦袋才露出水面石石已經趕到了河邊,一只手死命拽著我衣服領子,連拽帶拖把我弄上了岸,自己也濺了一身泥水。後來我才知道石石老遠看見我掉河里了,撲過來就要跟著往下跳撈我,結果燕子死死拉住不讓他跳他還回頭把燕子推了一個跟頭。

蘭子已經嚇得哭得淅瀝嘩啦,見我好容易上了岸一把抱住我撒歡兒似的拼命哭。我嘴唇都凍紫了,牙齒得得打架象敲小鼓一樣,我特鎮定對蘭子說,趕緊把我翻過來,我肚子里全是水。剛說完翻身就哇哇亂吐,全吐在石石身上那套范思哲西裝上面。吐完了我還沖他特和藹可親笑著說,又弄壞你一件名牌,改天我去襄陽市場淘件老仿的賠你吧。石石臉都黑了大罵你他媽趕緊閉上嘴巴。然後象拖小狗一樣把就這麼拖了小兩百米,把我拖到了門口停車的地方。石石從車後翻出一件大衣扔給蘭子說你趕緊給他換上,那河水少說零下十幾度回頭能凍死他。我在一邊瑟瑟發抖心里嘿嘿傻樂,心想石石真他媽沒文化,水哪能有零下十幾度的?那不早就結冰了?

石石把我扔進車里然後把空調打開,蘭子也鑽到車里手忙腳亂的脫我身上的衣服,連內褲都給我剝下來了。我雖然凍得舌頭都打結了還沒忘了對她叫著說你把我內褲剝了我穿什麼?蘭子不說話,把脫下來的衣服全扔到了車外,然後用石石的大衣把我全身裹住,又敞開自己的外衣把我抱在胸口。我還是牙齒得得打架渾身不停顫抖,後來又想到自己在大衣之下被剝得象條光豬,心里害羞得不行就抖得更厲害了。蘭子抱著我把臉貼在我臉上也不說話就一個勁流眼淚。我擠出一絲微笑安慰她說你哭什麼,那麼條小河淹不死人的。蘭子搖搖頭不說話還是繼續哭。我伸手摸著她的頭發輕聲說剛才你自己也嚇壞了吧,你怎麼那麼大意呢,你放心我沒事就是有點冷。蘭子一聽本來已經漸漸止住的眼淚又撒歡兒似的往外面噴了,立刻又把我抱緊了一些,帶著哭腔小聲說,我自己一點都不怕,我知道你一定不會讓我掉下去的。

石石和燕子也不知道上哪兒給我弄了一缸子熱茶,我咕咚咕咚一飲而盡,然後在蘭子的懷里閉目養神,我渾身還是麻木但漸漸不再發抖了,蘭子抱著我不說話就是流眼淚。石石一面開車往市區趕一面對蘭子說,陳陽這麼對你你真一點都不心軟?蘭子不說話就一個勁的小聲哭,過了一會嘴里不停的念道著說,我對不起他我對不起他……

他們都以為我睡著了,可我只是閉著眼睛其實心里特明白。身上終于漸漸有些暖了,可我的心卻漸漸冷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