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殘酷的拯救】
(6) 蘭子是一個特別講義氣的女孩兒,這是我一直非常喜歡的她的一個優點。她對朋友特別仗義,雖然說不是有求必應,但是基本都會盡量幫忙,只要她有能力就不會推脫。 相反,她對朋友特別的仗義,特別的通情達理,但對自己的男朋友或者是父母家人就特別任性不懂事。也就是說,如果蘭子對一個人很熱情很仗義,那麼說明她僅僅把那個人當成朋友,可如果她對一個人隨便發脾氣,好的時候晴空萬里,然後說變臉就變臉還喜歡不講道理,那反而說明她是真的把你當成自己人了。 可惜她的這些本性是我後來才知道的。我在電話里面支支吾吾把石石的情況說了一遍,我沒有隱瞞,因為根本瞞不了。當蘭子非常干脆的答應我去北京的時候,我為她對石石的仗義而感到高興,我以為她能原諒石石並能重新和石石走到一起。那樣的話我會為石石和她感到由衷的高興。可我並不知道,她的這種反應恰恰說明了她心里已經不再對石石有那種特殊的感情了。 再說明一下,當時我還沒有喜歡上蘭子,僅僅把她當成我的好朋友。 在我的要求下蘭子是坐飛機來的,因為我覺得石石的情況哪怕多拖一天都不行。 蘭子見了我的態度卻出奇的冷淡,看我的眼神里都含著些怨恨。我只顧著著急把她帶回去,沒在意這些細節。 我本來打算的是,這個時候蘭子能在石石的身邊用女性的溫柔,把石石那顆冰冷的心給焐回來。沒想到蘭子一進宿舍見了石石那幅失魂落魄的樣子,上去就是一個大嘴巴。她打得確實很重,我和石石都被她這一巴掌打懵了。 蘭子指著石石鼻子大罵,石磊!你這樣讓我看了真他媽可笑!你不是囂張慣了的嗎?為一破鞋你就把自己毀了?我告訴你石磊,你欠我的欠陳陽的多了去了!你還真就別想這麼就完了!你趕緊給我把煙扔了老實吃飯!你他媽要再敢矯情,我立刻就滅了你! 石石怔怔看著眼前張牙舞爪像條小母狼一樣的蘭子,忽然轉頭冷不丁問我,這是蘭子麼? 我也有點含糊了,說,應該是吧。 蘭子黑著臉瞪了石石一眼,嚇得石石立刻把脖子縮了回去。 我趕緊打蛇上棍說,你趕緊吃飯吧,想吃什麼我去給你到食堂買。 沒想到蘭子眼睛對我一瞪說,要吃飯叫他自己去食堂吃!不去就餓死了活該!都是你這麼給慣出毛病來的! 說完拉著我大步走出了宿舍,我心里還沒底,可一回頭果然看見石石低頭慢慢從我們身後跟了出來。 我和蘭子一左一右架著石石往食堂走,剛走到圖書館就遠遠看見田紅扭著水蛇腰款款生姿向我們走來。我朝蘭子使了個眼色然後一努嘴,示意就是那個女人。 蘭子立刻故意假裝親熱的拐著石石的胳膊。 石石老遠看見田紅,眼睛里立刻露出痛苦的目光,臉色也變得慘白。田紅看見石石,又看見了我,眼睛里露出冷冷嘲諷,然後故意裝作親熱的樣子說,石石,帶著你的新女朋友來吃飯啊?沒想到你還喜歡那種純潔的小女孩兒啊。 石石眼神中一片茫然,似乎根本沒聽清楚田紅的話。蘭子裝作一副鄙夷的樣子瞧了田紅兩眼,然後假裝親熱的拉過石石往前走,還故意大聲用一種幼兒園阿姨教育小朋友的口吻說,我不是和你說了麼?路上別隨便和破鞋說話,還不趕緊把錢包捂好了? 田紅在後面氣得臉色漲得通紅。 事後我對蘭子說,蘭子我真是愛死你了,你真給咱哥們長臉了! 蘭子冷冷瞧著我,然後幽幽說了一句,你叫我來我就來了。這下你滿意了? 整整三天,蘭子就像一個殘酷的集中營看守,對石石進行著無情的管理,稍有不滿意,要不就是一個嘴巴扇過去,要不就是一腳踹過去。後來石石曾和我開玩笑說,長這麼大我爸媽都沒蘭子打我打的那麼多那麼狠。 可就在蘭子這中嚴酷的管教下,石石還真就漸漸活過來了,眼睛里也有神了,開始又像個正常人了,蘭子走前的一個晚上我們吃飯的時候,石石偶爾也會象從前那樣開兩句玩笑了。 第二天下午我和石石送蘭子去機場,蘭子還是象這三天以來一樣對我不冷不熱。進候機室之前,蘭子和石石告別擁抱,蘭子在石石耳邊說了一句什麼話,說完蘭子哭了。 等我上前和她告別擁抱的時候,蘭子卻下意識的退後了一步,然後咬著嘴唇看著我,忽然大罵,陳陽,你真他媽混蛋一個!說完轉身走了進去。 我被罵得愣在那里,臉上一片茫然,我看了看石石,他正看著我臉上若有所思。 晚上躺在床上,我翻來覆去睡不著,腦子里全是蘭子罵我的那句混蛋。我一個翻身,才發現另一張床上石石也沒睡,眼睛睜著正看著我。 陳陽……石石對我說。 嗯?什麼事兒? 蘭子……她喜歡上你了。 什麼?我一激靈,一下從床上蹦坐了起來,看著石石說,你剛才說什麼? 石石語氣嚴肅,然後很認真的又說了一遍。 蘭子喜歡上你了——她親口告訴我的,就在上飛機前。 石石的眼睛在黑暗中閃閃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