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妖媚妖孽】

(4.)

要說石石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淫蕩墮落的樣子,田紅絕對是罪魁禍首。要我說辦她一個教唆青少年犯罪都不嫌過。

我知道石石一輩子沒真的恨過什麼人,可心里唯一恨的就是田紅。每回一不小心提到這個人,石石的表情就會變的極為可怕。

一般來說一個人恨另一個人的時候,最多也就橫眉豎眼,咬牙切齒。

可石石不這樣,他的表情會立刻變得非常的默然,然後渾身都感覺不到任何氣息。那並不是說他會立刻冷得象座冰山,冰山倒並不可怕。石石會立刻真得變成象一塊石頭一樣,沒有情感,沒有溫度,沒有感覺,而且永遠不會融化。我心里常常想,這得恨一個人恨成什麼樣才能恨到這個境界呵。

田紅比我和石石大一級,我們進學校那會她已經是全校最風云的人物,最漂亮的女孩,流言蜚語最多的女孩,八卦新聞的最多的女孩。

據說她剛進學校就甩了她的同班老鄉男朋友,一個猛子就紮到了一個大四的學生會主席師兄的懷里,然後靠著情郎的關系在學生會混了個一官半職,大權在握。上過大學的人都知道在學生會任職對將來畢業後的好處是無窮的。等那位主席同學畢業後,她在短短一個暑假里面跑到三里屯吊上了一個家產萬貫的大齡IT青年。然後在他的公司里打工一個暑假,掙了小一萬塊錢。開學後她正在這屆學生會主席和校足球隊隊長兩人之間選擇下一任男友。

第一次看見田紅的時候,是在剛開學不久的一次中午去食堂的路上,老遠就看見一個穿的特妖媚的女人走了過來,那水蛇腰扭的讓我們一干人等歎為觀止。最讓人郁悶的是,明明見她穿得那麼妖媚,可那些姹紫嫣紅的衣服在她身上偏偏就是不俗氣。她的身材也確實算得上魔鬼。就連幾年後某一次我和蘭子亂搞後,兩人低聲說情話,蘭子問我在我眼里最漂亮的女人是不是她。我想了想告訴她實話:沒錯,最漂亮的女人是你,可那是穿著衣服。要脫了衣服,你絕對比不上田紅。

當時看著這麼一個萬年女妖級別的神人走過來,我們一幫小男生都看呆了。人家田紅特風騷的掃了我們一眼,鼻子里輕輕哼了一聲,繼續扭著小腰過去了。凡是被她眼神掃過的男孩,臉紅的都差點滲出血來。

當時還能扛得住得人,算上我和石石,還有旁邊的一個同宿舍的哥們在內一共就三個。

然後看著那女妖婀娜多姿的背景,石石喃喃自語,由衷說道,這才是女人呵,雙目之間春情萬種!

旁邊那哥們立刻跟了一句,雙腿之間深不可測!

當時聽了這句話我們一幫人笑得差點撒手人寰。

說這話的哥們也是我們大學里的一個牛人,當時是睡在我上鋪的兄弟。典型的南方人,八面玲瓏善于精打細算。外形上也偏屬于袖珍那類型。所以我們親切的稱呼他為毛豆同志。又因為他在宿舍里面排行老三,我們都親切的稱呼他三爺。

三爺曾經發表過一個在我看來極為經典的看法。用他的話來說,男人在沒有幾百萬家產之前根本就別去想那些漂亮女人,想了也白想,就算偶爾能碰上一兩個不長眼的漂亮女孩撞你懷里了,你也是白白為別人培養的,將來還是人財兩空。

在現在我們都已經長大了以後回憶那會兒毛豆的話,覺得那些道理實在他媽太對了!不由得對三爺的敬佩又增添了幾分。要知道,在我們那幫人都還是小屁孩兒的時候,毛豆就已經參破紅塵了。

好了,說遠了。

自從石石那天見了田紅之後,人就變了。本來剛來的時候每天還要給蘭子打電話寫信,漸漸的就不打了也不寫了,沒事就拉著我到女生宿舍樓下瞎晃蕩。那時候石石瘋狂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這麼說吧,就連剛買了一件特拉風的衣服,回宿舍第一件事情就是換了新衣服拉著我到女生宿舍樓下秀一通。後來我煩了,我說你去你的每次都拉上我干嗎?石石惡毒的告訴我,那是為了有比較,我在一旁更能顯得他英俊瀟灑氣宇不凡。


要現在他和我說這種話我能和他玩兒命。可事實上我那會確實賣相不佳,我長了一張可以去吃軟飯的臉,要擱在古代,那就是說書先生嘴巴里講的眉分八彩目似朗星那種路子,可惜卻瘦的象根竹竿,兩個拳頭捏起來跟雞爪子似的。冬天我還可以穿著厚厚的棉襖在校園里面橫行無忌冒充帥哥。可一到夏天我就顯原形了。穿著短衣汗衫我就像個掛衣服架子,風一吹都能飄了。

石石在連續一個星期的時裝秀沒能吸引田紅的目光後,改變了策略。開始往田紅宿舍里送花,什麼花貴送什麼花,比如花店里面最貴的那種藍色玫瑰,那會學校附近花店老板一支就開價一百多,石石一個禮拜送了六打。這已經是我們學校的一段傳奇故事。據說現在每到情人節的時候,那些女生都對自己的男朋友說,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算什麼呀,有本事你學人家送九百九十九朵藍玫瑰啊!此事件直接效果就是,帶動我校周圍花店生意,等我們畢業的時候花店老板的已經把他那輛切諾基換成奧迪A6了。

開始的時候石石在花里面夾上一張小紙條,後來就夾上一封情書,再後看老是沒回音一著急干脆把自己照片都給附上去了。我當時就感歎,這雄性動物在求偶的時候那熱情是不可估量的。

結果一切努力都石沉大海。後來我無意中得知了一個讓石石吐血的消息,人家田紅根本就不住在宿舍,自己在學校外面附近租了個房子住。

其實,多年後的今天,我再想起當年石石追田紅的那個勁頭,覺得這小子真傻。就田紅那種女人,只要石石當時把買花買衣服的那些錢省下來直接砸到田紅面前,立馬就能把她拿下。我毫不懷疑這種方法的可行性。

當然,這話我不能和石石提起,因為我清楚,直到現在石石心里還裝著田紅。都說女人都會對和自己第一個上床的男人有一種特別的感情,其實男人也一樣。

石石和田紅發展的轉折點,在一個周末的下午。我們倆加上毛豆三爺弄到了三張票准備去工體看甲A。結果走到學校門口,看見馬路邊上田紅被兩個男的架在中間,一個男人在狠抽她嘴巴。

當時石石愣了一下,我一把沒拉住他,他就已經跳進旁邊花壇里面抄起一個短把鐵鏟,象兔子一樣竄了上去,沒說話從後面一腳就把那個男人踹開了,然後當頭就是一鏟。我眼睛一閉,心想完了,工體是去不了了,沒准還得上區分局一趟。

加上我和毛豆在內,都不是剩下那兩個人得對手。石石早就被對方一腳踹倒在了田紅懷里,倒下去就沒再起來。我一面招架一面一面後退。

幸好我們學校的大門靠近足球場,我們學校男生也夠仗義,一看門口有人欺負本校的學生,不管認不認識,呼啦一下就沖出來十幾個,打的對方抱頭鼠竄。

見人跑了,石石立刻從田紅懷里跳了起來。指揮著大家去學校醫務室救死扶傷,然後自己攔了輛車,拉著田紅上醫院去了。

當晚石石沒有回宿舍,而是留宿在了田紅校外的房子里面。第二天石石就宣布將田紅拿下了。第三天,石石就幫田紅交了一年的房租。

我想石石已經深深的陷進去了,用毛豆的話說就是:陷入了田紅兩腿之間的深不可測。

我心想,男人的荷爾蒙作用真的不可小視!

`

`

【跳舞吐血推薦,超爽小說《YY曆史-時空英傑》!!跳舞推薦,必屬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