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情人節之夜】
【跳舞吐血推薦,作者:小舞。超爽YY小說《時空英傑》!!跳舞推薦,必屬精品!!】***/readbook.asp?bl_id=20118

`

(2)

見面蘭子就問石石,你那位空姐呢?

石石專心和吧台里那個紅衣女孩兒眉來眼去,隨口說道,飛了。說完做了一個飛機的姿勢。

我說,別看了,你那眼睛都能吃人了。我給你直接叫過來不完了麼?

說完我揮手示意宋偉過來。

宋偉估計喝了不少了,臉紅紅的,滿臉豆豆顯得格外的油亮。過來就大聲問,怎麼了,看上哪個姑娘了?

這個酒吧離東大不遠,常常有些女學生過來兼職服務員打工賺零花錢。其中常常有些年輕漂亮的。而且這里的老板宋偉為人也老實,從來不會對手下的漂亮女孩打壞主意,這都要歸功于宋偉的女朋友惠惠,那丫頭是條小老虎,管教宋偉那叫一個厲害。回回看著宋偉在她面前那個服帖的樣子我都錯以為宋偉不是她男朋友而是她兒子。這也是石石和我頻繁來此並且樂此不疲的原因之一。

我指了指吧台,宋偉一下臉上就有了難色,抱歉說,那不是我這兒的人,是惠惠的朋友,今天生意太忙過來幫忙的。

我說那就算了,你忙你的吧。宋偉有點過意不去,走後又叫人送來一個果盤。

怎麼說?我回頭看了看躍躍欲試的石石。

石石站了起來,說,還能怎麼說?生撲唄!然後特從容的向吧台走了過去。

我不理他,回頭看著蘭子。發現她也目光閃閃看著我。

我歎了口氣,你怎麼想起到這兒找我來了?

蘭子含蓄一笑,說,我來謝謝你的花。

你怎麼知道是我送的?我沒讓花店留名字。

蘭子幽幽說道,我還不知道你?你這人懶得連送花都不願意多花心思,多少年了就知道十二朵玫瑰加四枝百合,都不帶換個花樣的。

蘭子說完這話就不言語了,眉宇間含著淡淡的憂郁。

我一口一口的喝酒,心里的憂郁就像一池被吹皺了的春水,一漾一漾的。以前我們倆之間都是我哄著她高興,有事情都是我讓著她。可現在她不是我女朋友了,我心想憑什麼我還要哄你呵。于是也在那兒死扛著不出聲,

倆人正沉默呢,惠惠忽然風風火火的沖了過來,跑到我跟前劈頭蓋臉就說,石石怎麼個意思,粘著我姐妹不放了,你也不管管?

我說我又不是他爸爸我管的著麼?惠惠說.電腦看小說訪問www.1бk.cn,我還不知道石石那個混蛋,我是怕他毀我妹妹,人家可是好女孩兒。我一樂,說行了吧姐姐,現在不流行包辦婚姻了。再說了你看你那個妹子在那兒架子端的,眉目含情欲拒還迎,勾得石石眼神都不對了。一看就是道行深不可測的主兒,他們倆真斗起來還不定誰禍害誰呢!

惠惠臉一黑,說少他媽廢話,你趕緊把石石給我拉回來。

我不干!俗話說甯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倆人正郎情妾意著呢,我過去這麼橫插一杠子怎麼也得算拆了三五座廟了吧?

惠惠被我噗哧說樂了,臉也不黑了,只是說那你告訴他少打我妹妹壞主意。我說你就放心吧,石石知道那是你的妹妹,沖你面子他也不敢亂來,沒准他是真喜歡人家呢?

惠惠歎了口氣就走了,從頭到尾沒看蘭子一眼。

我知道她是故意的。我和蘭子分手的事情我的朋友都知道,都為我不值,說這個女孩不值得我那麼糟蹋自己。

我表情有些尷尬,蘭子倒是沒事人一樣,微笑著欣賞酒吧歌手的表演。我們倆都這麼沉默著,只是在後來酒吧搞活動抽獎的時候,看著台上放著的一個威尼熊,蘭子忍不住小聲說了一句好可愛喲。

隨後我起身走開和一幫酒吧里熟識的朋友打招呼敬酒,順便把石石拉了回去。

我看著石石走回了座位,然後對紅衣女孩兒說,惠惠挺照顧你的,剛才還跑到我跟前說怕我朋友禍害你。

紅衣女孩兒笑了笑,特從容的說你放心吧他害不著我,我心里有數。

我老遠看看惠惠對我一笑,眼光中還帶著感激。心想你真白操心了,這妹妹可是絕對是一千年女妖道行級別的。

我走回自己的桌子,蘭子和石石正在高興的說什麼。

我說聊什麼這高興呢?

石石說蘭子想明天去靈谷寺燒香,問我有沒有時間。

我看了看蘭子,蘭子小聲問了我一句,明天你去嗎?石石在我身旁偷偷沖我擠眉弄眼。

我歎了口氣,說,去!

然後蘭子起身說時間不早了要回家。我知道蘭子家家教特別嚴,每天晚上不能晚于十點回家,他們家老頭子脾氣特別古怪,厲害的象個封建時代的老爺。

我起身送她回家,出門的時候讓宋偉從吧台後面拿了一個威尼熊,然後遞到蘭子手里,讓她先去門口等我,我和朋友打個招呼。

幾個朋友對我開玩笑說這麼早就回去了?節目還沒開始呢。約了幾個女孩一會就到。待會有單身PARTY!

我指了指遠遠站在門口蘭子,小聲說放心,送完了她我馬上回來。

一路上我們倆坐在出租車後座上都不說話,我看著近在咫尺的她,心里一陣陣的難過。感覺到了我的目光,蘭子終于繃不住了,眼淚一下就出來了,看著我眼淚旺旺喊我的名字,陳陽……

我一把將她摟了過來,把她的頭貼在我胸前。

就這麼一路上,我摟著她,她摟著威尼熊。

在她家樓下分手的時候,我走上去要吻她,她卻輕輕推開了我,幽幽說,別這樣,我們已經分手了。

我怔怔看著她,然後說你上去吧。

我站在她家樓下抽了一枝煙,抽了一半我把香煙扔在地上,然後用腳狠狠踩滅。

回去的路上,忽然收到了蘭子發來的短信:早點回家,不許你再去酒吧和他們瞎玩兒!

我看著短信,心里也不知道是什麼滋味,又是難過又是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