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釵鈿墮處遺香澤 第58節:第二章  歡晌(2)
尉遲決看著她這副羞澀的模樣,嘴角向兩邊翹起,"明明是安姑娘勾引了我,怎麼倒擺出一副被欺侮了的樣子。" "我哪里勾引了你……"安可洛說話的聲音愈來愈小,因回憶起了剛才自己在"夢中"做的事情,這話更顯底氣不足。 尉遲決也不多言,伸手撥了撥她攤在枕上的發,又在她臉側狠狠地壓上一個吻,隨後直起身子,笑著理了理衣袍,"再在這里對著你,我今天當真沒法兒出這個門了。"說罷,他深深看了她一眼,便頭也不回地轉身走了出去。 安可洛望著尉遲決寬厚的背,在被子里的手不由向身旁一側摸去,尉遲決睡過的床榻已經微微透起了涼意。她下意識地拉了拉被子,心里竟感到一陣失落。 還記得昨夜,本是欲至別屋就寢的尉遲決被她拉住。她一張小臉通紅,卻開不了口,說不出一句要他留下的話,只是緊緊拽住他的袖子,大眼盯著他瞧。 尉遲決會意地深笑,抱起她,頭埋入她的頸側,輕輕啃咬她的肌膚,到了床上,便摟了她,讓她枕在他的胳膊上,似前一夜那般,抱著她讓她睡去。 想不通自己昨夜怎會做出那麼不知羞的舉動,還有今早剛才那個吻……安可洛的臉開始發熱,也不知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如此貪戀他的懷抱、他的味道,還有他的吻…… 將頭埋入混有尉遲決氣息的被子里,安可洛閉了眼,腦中浮現起尉遲決溫柔時寵溺的目光,紅唇輕揚,又沉沉睡了過去。 再次轉醒時,天已大亮,不知時辰。 安可洛暗惱自己,怎麼每日都起得這麼晚,側了頭,抬眼便見床邊候著一個小丫鬟。 安可洛略有納悶,擁著被坐起來,那丫鬟見了,馬上上前替她撩起紗幔。 安可洛接過丫鬟遞過來的外袍,不好意思道:"我不需要人伺候……" 丫鬟抬眼看看安可洛,低下頭道:"將軍吩咐過,說安姑娘沒事兒時不要隨便打擾,我們都記得。可是,"她頓了一頓,似是鼓起極大的勇氣一般,"尉遲大人今日來將軍府,指名要見安姑娘。將軍不在府上,他便一直在前廳等著,讓我們來叫安姑娘……" 尉遲大人?安可洛心里震驚不已,細細一想,問道:"是哪位尉遲大人?" 丫鬟小聲道:"禮部侍郎尉遲大人。" 安可洛略略松了一口氣,適才小丫鬟一說"尉遲大人",她還當是尉遲決的父親尉遲翎,原來是尉遲決的大哥尉遲沖。 她心中不由生疑,不知尉遲沖到將軍府來見她要做什麼,但也不敢懶怠,當下慌忙起身,飛快地穿戴整齊,略略梳洗之後,便跟了小丫鬟行至前廳。 廳中案前,一個著素色錦袍的男人背對著她們,站在那里,身形筆挺,雖不若尉遲決那般霸氣外溢,但亦是氣度不凡。 安可洛定了定心神,斂衽福道:"安可洛見過尉遲大人。" 尉遲沖聽見身後的響聲,慢慢轉身回頭,腰間一側佩著的紫色金魚袋隨著袍子動了動,旋了個彎兒。 安可洛抬眼望去,見尉遲沖眉眼之間與尉遲決極其相像,只是臉稍長些,下巴也略尖,蓄了短短的胡子。 尉遲沖見了安可洛,神色略顯驚奇,隨即又微皺眉頭,"原來是你。" 安可洛也認出來,尉遲沖便是之前那一晚在相府里,她別了尉遲決之後碰到的那名男子。 尉遲沖將安可洛打量一番,似笑非笑道:"當真是春宵苦短。安姑娘在將軍府里,是不是日日都到了這個時辰才起身?" 這話中露骨的嘲諷之意,令安可洛頓處窘境,不知該怎麼回答,紅著臉,半天才道:"不知尉遲大人有何事情?" 尉遲沖走至廳間寬大的木椅前,撩袍坐下,也不管安可洛,只是對著她身後的那個小丫鬟,冷聲道:"去叫人把我帶來的東西從外面抬進來。"說完,目光又落回安可洛身上。 她對上那雙冰冷的眸子,覺得身子都在微微發顫,忙錯開目光,瞥向門外。 想到尉遲沖神色如此不善,心中略微有些慌張,不由又向尉遲沖看了過去,見他正用手指不快不慢地敲著身旁的矮幾,盯著她道:"安姑娘覺得不自在了?住在這將軍府里都不覺得害怕,見了我就更不用緊張。" 安可洛咬著唇,聽得出他對她說的每一句話都含著濃濃的不滿之意。她低頭不語,手握住裙側,心里突然覺得委屈起來。 幾個將軍府上的下人,抬了兩個小木箱子,進來放在尉遲沖與安可洛之間,又快快地退了下去。 安可洛不解,抬眼向尉遲沖看去,尉遲沖勾起一側嘴角,"帝京里人人都道,天音樓的安姑娘才藝出眾,填詞作詩、彈箏唱曲,樣樣俱佳。在下今日來,就是想請安姑娘替在下瞧瞧這兩個箱子里的東西,依安姑娘的才學,該如何看待?" 安可洛聽了尉遲沖這番話,手心里早已是滿滿的一掌冷汗,不知他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她看了看尉遲沖,腳上前了幾步,彎下身子,抬手打開其中的一個箱蓋。 只看了一眼,安可洛的臉便瞬間變白,抬頭看著尉遲沖,不知所措道:"尉遲大人到底何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