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釵鈿墮處遺香澤 第57節:第二章  歡晌(1)
第二章歡晌

手腕貼著窄窄的袖口露在外面,白皙的皮膚透著淺淺的紅,安可洛十根蔥指埋進尉遲決的發中,身子不由自主地朝後倒去。

尉遲決黑眸中閃爍著笑意,大掌從她腰間抽落飄帶,軟軟的綢子貼著冰涼的石案,斜斜地滑至地上。他大掌扯開安可洛身上的玫紅色綢面短襖,隔著里層白色棉布中衣,握住她細盈的腰。

綿軟的中衣隨著他的掌在她腰間凹陷下去,更顯出她胸前豐盈的美好形狀。

尉遲決沉重的喘息聲在她耳邊響起,熱燙的唇舌糾纏住她的耳垂,惹得她兩頰紅云翻滾,嫩唇發顫。

安可洛輕喘一聲,聽見他沉聲笑道:"安姑娘,要不要我停下來?"

尉遲決口中雖然這麼說著,但手卻絲毫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在她裙間的大掌隔著褻褲,順著她大腿內側輕輕滑動,安可洛又羞又驚,微微用力,想將腿並起來。

尉遲決笑笑,臂上一用力,將她雙腿分開得更大,整個兒身子擠進來,迫使她的腿勾住他的腰。他的唇在她白嫩的頸部輕輕啃咬,緩緩下移,身上的大手拉開她的中衣,露出里面淡粉色的貼身兜肚。

尉遲決眸子顏色更加暗沉,唇側的笑紋裂開,長指在安可洛頸後輕輕一勾,兜肚的系帶便開了。

安可洛驚羞不已,掙紮著想要起身,卻被他的唇封了口,慢慢壓回冰冷的石案上。

尉遲決熱辣辣的舌在她嘴里肆意攪動,背後雖貼著冰涼滲骨的案幾,但她身子里細細的火苗,卻被他撩撥得愈燒愈烈,連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

好容易尉遲決松了她的唇,手又探上來,輕撫她的唇瓣,眸子里閃著不知名的光,口中笑道:"再問一次,安姑娘,要不要我停下來?"

安可洛紅著臉,微微喘道:"要……"

尉遲決大掌捧住她的臉,笑道:"既然安姑娘想要,那我只好勉為其難了。"

安可洛才知是上了尉遲決的當,臉色愈加紅了去,手指掐上尉遲決的肩,張了口,卻只發出綿軟無力的聲音,"將軍怎的這般無恥……"

尉遲決在她裙間的手緩緩上移,口中笑道:"安姑娘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我無恥。"

她下巴翹起,看見尉遲決黑眸一垂,埋下頭,貼著她裸露在外的鎖骨吻了下去,一只手滑至她的胸前,輕握住一側的豐盈,指尖在頂端打轉。

這令安可洛又氣又羞,掛在他脖子上的小手微微用力,指甲陷入他的皮膚,劃出幾道血痕。

尉遲決悶頭笑笑,大手一揮,她胸前散散皺著的兜肚便離了身,飛到地上。

他喑啞低沉的聲音傳入她耳中,安可洛睜開雙目,口中氣息不勻,酥胸還在一起一伏。她看到他棱角分明的臉上,神色格外認真,心里一根繃緊了的弦,突然"錚"的一聲,脆生生地斷了。

她唇角揚起,朝他露出一個軟軟的笑容。尉遲決的話,竟讓她感到,他是在疼惜她……

這個在外開疆衛土、馳騁沙場的大將軍,此時此刻的溫柔神情,瞬間讓她濕了兩眼。

尉遲決雙手一裹,將她包進已經亂七八糟的衣服中,抬手摸上她的臉,笑道:"怎麼好端端的笑著,又突然要哭了似的。"

安可洛小臉就勢貼進他的頸窩里,輕輕搖了搖頭,也不說話。


尉遲決笑著抱起她,走至門邊,腳輕輕踢開門,馬上有丫鬟上前。

丫鬟一見尉遲決懷中衣裙凌亂不整的安可洛,登時紅了臉,低了頭不敢再看。

尉遲決一臉冷色,吩咐道:"給安姑娘備熱水沐浴。"

丫頭領了命,正准備退下,又聽尉遲決道:"再給我備一盆冷水。"

雖然不解,但丫鬟也不敢多嘴詢問,只是唯唯諾諾地應了,退了下去。

尉遲決抱著安可洛,邁著大步朝後院內寢走去,懷中的人兒還在微微喘息,他低頭看看安可洛的小臉,唇角又向上揚起。

安可洛靠在他結實而又溫暖的懷中,小聲道:"將軍這樣,讓府中下人看見了,在背後不知要說多少閑話……"

尉遲決道:"這將軍府是誰的將軍府?我願怎樣便怎樣,誰能攔得了我?"

安可洛聽著他這霸氣十足的話語,心知自己多說無用,便由了他一路將她抱回內寢。

里間已有丫鬟抬來盛了熱水的木盆,外間也依尉遲決的吩咐備了一盆冷水。

安可洛望著他,小聲道:"這麼冷的天,怎麼還用冷水洗……"

尉遲決將她放在床上,勾起一側唇角,眸子輕眨,"要滅火,不用冷水,用什麼?"

滅火?安可洛眼中不解地看著尉遲決,見他神色略顯促狹,心中恍然明了……

臉刷地紅了。

清晨天未亮,身旁的人就緩緩起身。穿衣時窸窸窣窣的聲音,擾了她的夢。

安可洛小翻了個身,領口斜開,露出大片雪嫩的肌膚。

暖暖的大掌探過來,替她拉攏了衣服,又掩上被子,和著沉悶的喘息聲,一個輕吻落在她的額頭上。

迷迷糊糊中,安可洛小手伸出被子,拉住正欲從她領間抽離的大掌,小嘴低聲嘟囔道:"不要走……"

尉遲決身子僵在床邊,任安可洛拉著他的指,一動不動。他漆黑的眸子里湧起點點溫柔,看著安可洛在睡夢中滿是單純的小臉,大掌不由自主地反握住她的手,輕輕包在掌心里,另一只手撐住床沿,俯下身子,唇覆上她的,軟軟地厮磨著。

安可洛半夢半醒間,不由淺淺回應,細小的舌尖伸出唇外,青澀地舔吻著他,另一只小手也從被中探出來,勾上了尉遲決的脖子。

她這未清醒中不自覺的一串動作,令尉遲決的身子瞬間燙了起來,他粗喘一聲,猛地離開她的唇,身子僵在半空中,黑眸盯著安可洛紅嫩的臉,舔了舔下唇,上面還殘留著她甜嫩的味道。

安可洛輕皺眉頭,緩緩睜開眼,看見了眼前的尉遲決。她唇角勾起,身子動了動,卻突然發現自己的手正勾在他的脖子上,臉瞬間驚得通紅,忙收回了手,縮進被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