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釵鈿墮處遺香澤 第55節:第一章  坦心(2)
男子面色清冽,劍眉微挑,身著淡青色的錦袍,腰間佩了緋色銀魚袋。 廖珉看看那銀魚袋,又看看這男人如此年輕的面孔,不由微微皺眉,腳下上前兩步。 天音樓外門的小厮賠著笑臉,對那名男子道:"安姑娘近幾日都不在樓里,公子過幾天再來看看吧。" 男子微微一笑,從袖中掏出名帖,遞給天音樓小厮,"在下秦須,等安姑娘回來後,煩請替我轉告一下。" 廖珉聽到那男子自報的姓名,心中凜然一驚,手不由摸上腰間的劍柄,看著秦須轉身慢慢走遠,才歎了口氣,回身上馬。 整整一日,將軍府的後院里全都靜悄悄的。只有吃飯時,會有丫鬟來擺膳,其余時間,安可洛均一個人在屋里收拾尉遲決命人替她從天音樓拿來的衣物。 因沒有見到梳云來,安可洛特意拉住來給她送東西的丫鬟,詢問此事,那丫鬟只是搖頭說不知,多一個字也不講。 安可洛暗自歎氣,不知尉遲決用了什麼手段,能使整個將軍府上下人人都規規矩矩,心里只盼著尉遲決能早些回來,好問問梳云的事情。 直等到了晚上掌燈時分,才聽見院子里有人走動說話,安可洛急急拉開門,見兩個丫鬟拿了銅盆與絲帕,從門口走過。 安可洛想了想,還是叫住她們,問道:"可是將軍回府了?" 其中一個丫鬟點點頭,"將軍一回來便去了書齋,晚膳也不讓人擺。" 安可洛點了點頭,又回了屋子,坐回床上,接著慢慢疊那一堆的綢帕,心里卻怎麼也靜不下來。 又過了不知多久,還是等不到尉遲決回屋,安可洛忍不住起身,推門出去,憑了之前的記憶,往三堂的書齋走去。 書齋門口有丫鬟候著,見了安可洛,竟都低著頭退了下去。 安可洛不解,看著書齋里面透出的光,提了裙上前輕輕推開門。 尉遲決身子靠在書案後面的椅子上,眸子緊閉,臉色僵硬,手握成拳擱在腿上。 這副模樣,倒像是在生氣…… 安可洛咬住下唇,腳下輕輕往回退去,不敢在這時候拿梳云的事情煩他。 手剛要將門掩上,就聽見尉遲決沉沉的聲音道:"過來。" 安可洛口中微歎,只得進屋,回身關上門,朝尉遲決走了過去。 剛走至他身側,尉遲決便伸手,將她扯到腿上摟住。 安可洛的胳膊環上他的脖子,卻感到他頸側僵硬地緊繃著。 她眉頭輕皺,手不禁慢慢撫上他的脖子,輕輕揉捏著,感到他身子微微放松了些,才問:"出什麼事兒了?" 她這一問,尉遲決拳頭又握了起來,聲音硬邦邦道:"中書的人,全他娘的都是一幫廢物。" 雖知尉遲決性子霸道且又常年帶兵打仗,但安可洛從未聽他說過粗口,此時聽了他這麼一句沒頭沒腦罵人的話,心中不免覺得驚奇,口中道:"怎麼說起這種話來了,將軍這樣說,欲置尉遲相公于何地……" 尉遲決黑眸眯起,冷哼道:"若不是有老爺子在後面撐著,這幫人也不至于膽子這麼大!" 安可洛抿唇輕笑道:"將軍是個愛生氣的人。這回不要也因為一點小事情,就動這麼大的肝火。" "小事情?"尉遲決額角青筋突起,"北國使臣不日抵京,中書聯名擬了道折子,奏議與北國修盟,每年向其進貢絹二十萬匹、白銀十萬兩,又提議在兩國邊境開通互市、互易。"話說到這里,他黑眸瞥一眼安可洛,突然住了嘴,不再往下說。 安可洛心里明白,尉遲決從心底里鄙夷朝中的主和派老臣。之前他上的那份兵制改良諸事劄子,心思已是寫得明明白白。況且,連她都能看出來的事情,朝中眾人又怎會不知。這次中書議和的折子,明擺著就是要和尉遲決及樞府主戰的大臣們對著來,再加上尉遲翎在背後的默許,中書這些參知政事們就更加膽大了,料定尉遲決再怎麼樣也不敢明著與父親作對。 尉遲決現在這副樣子,顯是今天在宮里議事時被氣得不輕。在外不好發作,只得回了將軍府一個人生悶氣。 安可洛看著他抿緊的唇,突然覺得,他這個大將軍,其實並沒有外人眼中那麼風光無限。 笑笑,小手繼續替他捏著肩膀,安可洛道:"再有什麼事,也不能不吃飯。將軍發怒的樣子,府里眾人都覺得膽戰心驚呢。" 尉遲決拉下她的手,握在掌中,輕輕摩挲著,口中悶悶道:"不餓。"帶著刀繭的指在她白嫩的手背上留下一道淡淡的紅印,她微微一抽手,見他挑眉,"痛?" 安可洛搖搖頭,垂了眼簾,"感覺……好奇怪。" 尉遲決看著她,突然低聲笑了。這一笑,臉上原本僵硬的線條都隨之柔化開來,身上的那股不善之氣也慢慢消失。 安可洛低垂著小臉,不敢抬頭正視他,卻聽他笑道:"有一件事情,你先前倒是說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