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釵鈿墮處遺香澤 第54節:第一章  坦心(1)
卷三釵鈿墮處遺香澤 第一章坦心 范衾衾後移一小步,樹縫里的陽光傷了眼,她頭側過來,手還是被廖珉捏著,胳膊僵直。 張開嘴,卻覺嗓子眼干得冒火,一個音也發不出來。 覺得手被攥得更緊,聽見廖珉笑道:"衾衾姑娘緊張什麼,我先前是在同你說笑罷了。" 心猛地向下一墜,范衾衾抬起頭,卻看見廖珉將臉轉了過去,平時笑著微翹的下巴也收了起來。 她咬咬唇,上前兩步,伸手扯住廖珉袍間的綢帶,輕輕拉過他的身子,腳尖微踮,湊上他的左頰,飛快地印了一個吻,隨後猛地從他掌中抽出手,轉身飛快地跑開。 范衾衾臉上羞得發燙,自己也不知為何會做出這麼大膽的舉動,還是在大白天的五丈河邊…… 身子突然被一把抱住,兩只足尖也離了地,她驚呼一聲,手抓上腰間的手臂,感到脖側有熱熱的氣息,耳邊響起廖珉略微發顫的聲音:"我喜歡你。" 眼睛里忽然水汽氤氳,她指甲陷入他手臂上的袍子里,"廖公子這句是不是也是玩笑話……" 身子被放了下來,腳一著地,就又被他緊緊擁入懷中。 廖珉低下頭,下巴擱在她微斜的肩膀上,輕聲道:"不是。" 范衾衾小嘴彎了彎,手在他背上使勁兒捶了幾下,口中嚷道:"放開我,你怎麼動不動就抱……" 話沒說完,廖珉臂上更加用力,她整個人與他貼得密不可分。 能透過衣衫感到他袍子下結實的胸膛,范衾衾紅了臉,小手在他背後捶個不停,"放開,叫你放手,聽到沒有?再不放的話,我就……" "如果有一天我突然不見了,你會不會很傷心?"廖珉幽幽地道,口中微微歎氣,"我不願意讓你傷心。" 從來都沒有聽到過他歎氣,范衾衾驚訝地抬起頭,不明白他為何忽然間這麼說,心里有點兒慌,嘴上卻笑道:"好端端的一個殿前侍衛,怎麼會說不見就不見了……" 廖珉隔著她的衣領吻了一下她的脖子,"過了這個月,我就會由禁中調至拱聖軍。" 范衾衾臉上的笑容僵了一下,"就算是調至上三軍,也是在京師附近,怎麼會不見了呢……" 廖珉不語,慢慢松開了她的身子,臉上又浮起平日里常見的笑容,"衾衾姑娘果然對我很關心呢。" 范衾衾臉上瞬間紅起來,朝他身上輕捶一拳,"你怎麼總是作弄我……" 廖珉還是笑著,抬手摸了摸左邊的臉頰,"都忘了說了,衾衾姑娘現在竟變得和我一樣'無恥'了,先前一不小心便被你輕薄了。" 范衾衾胸口一悶,咬著銀牙道:"無恥!" 廖珉拉她過來,笑著摸她垂在肩上的發,"我只對衾衾姑娘一個人無恥。" 范衾衾一抿唇,頭埋進他的胸口,小聲道:"真真是無恥之徒……" 時近傍晚,斜陽淡淡的余暉落在河面上,激起淺金色的粼光,一陣風滑過,范衾衾的身子微微一顫。 廖珉笑笑,牽了她的手朝遠處樹下的馬兒走去,"覺得冷了,就送你回去。" 范衾衾點點頭,卻不由自主地扭頭回看,遠處那幢廖珉小時曾住過的宅子,在夕陽的映射下泛著朵朵紅光。 ****************** 送了范衾衾進天音樓,廖珉笑著,從馬上取下劍,重新掛回腰間。 正准備翻身上馬回宮,卻忽然聽見身後有清亮的男子聲音,"請問安姑娘今日可在樓里?" 廖珉唇角勾起,下意識地回頭,想看看這帝京還有哪個男人仍在打安可洛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