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桃花點點英雄路 第53節:第十章(2)
范衾衾驚不能言,在馬背上不敢亂動,不由自主地握上廖珉擱在她腰間的手臂,看到街上有人驚異的眼神,窘道:"大白天地帶一個女子在城中馭馬而行,你是不是瘋了……"

耳邊響起廖珉的笑聲,聽見他道:"是瘋了。見了衾衾姑娘就不知自己在做什麼了。"

有風揚起,廖珉輕抽一鞭,身下的馬兒跑得明顯快了起來,范衾衾緊張道:"這內城之中你怎麼能如此放肆……"

廖珉在她耳側輕聲道:"便是放肆了又如何。何況,"他笑笑,"很快就不會再在城中了……"

廖珉騎馬出了城東新曹門,沿著通往曹州的官道一路前行。范衾衾看著遠處依稀可見的亭榭樓閣,心里已有些許明了,口中問道:"是要去五丈河?"

廖珉但笑不語,又馭馬行了一炷香的時間,五丈河已在二人眼前。他在河邊擇一處略微平坦的地方,勒缰下馬,抖了抖袍子,看著還在馬背上的范衾衾,笑道:"衾衾姑娘既不願意讓我碰,就自己下來吧。"

身下的馬兒鼻子里噴了幾口氣,蹄子不耐煩地在地下刨了刨,范衾衾又怕又急,看著廖珉,小嘴動了動,卻不知該如何開口,抓著缰繩的手上,指節已經微微泛白。

廖珉咧嘴大笑,白白的牙齒在陽光下閃著光。他上前一步,伸手托住范衾衾的腰,將她抱了下來。

似是已經習慣了一般,還未等范衾衾有所動作,廖珉便一把握住她的手,笑道:"不許打人。"

范衾衾看著被他大掌緊握的手,不由惱道:"廖公子是不是忘了我還有腿……"

廖珉臉上笑容一僵,眸子微微一動,突然面露苦色,"怎麼可能忘了呢,衾衾姑娘上回那一腳,踢得我直到現在還覺得疼呢。"

范衾衾看他如此神色,想起安可洛之前同她講的話,心里一陣別扭,低了頭,聲音慢慢小了,"上回我不該踢你那里……"

廖珉看著她泛紅的小臉,嘴角不由得向上揚起,一看見范衾衾慢慢抬起頭,又忙將臉板起來。

范衾衾小巧的鼻尖上沁出薄薄的汗,小聲道:"但又不能全怪我,誰讓你上回那樣對我的……"

廖珉湊近了她的臉,偏了頭問道:"上回怎樣了,我倒是一點兒不記得了……"唇輕輕一點范衾衾的額頭,笑嘻嘻道,"是這樣麼?"

范衾衾睜大了眼睛,未及有所反應,廖珉的唇又落在她臉側,一雙眼睛看著她,滿是笑意,"還是這樣?"

范衾衾這才反應過來,氣道:"無恥至……"後面的話還未出口,便被廖珉用唇封住了。

陽光透過頭頂的樹丫灑落一肩,她看見他眼睛眨一眨,睫毛微微一顫,眸子里笑意濃濃。

她頭突然暈了起來,身子不由自主朝後跌去,卻被他用大掌托住,按進懷里。

她喉頭嗚咽一聲,貝齒輕開,見他眸子一眯,舌尖便被他纏住,輕輕地攪動。

她的手被他拉至身後,貼上他的腰,掌心里滿滿的汗粒,瞬間便被柔軟的布袍吸去。

心在狂跳,他柔軟的唇狠狠厮磨著她的,胸口緊得不能呼吸。


感覺到他的唇移到了她脖子的側面,她才大大吸入一口氣,放在他腰間的手毫不客氣地使勁掐了他兩把。

廖珉吃痛地叫出了聲,牙齒輕輕咬了她的脖子,才松手,苦著一張臉看著她,"你什麼時候能對我溫柔一些?哪怕就一點點?"

范衾衾抬手撫上脖子,摸著被他咬了的地方,瞪著他道:"你什麼時候能夠不要這麼無恥,我就能溫柔一點點!"

廖珉摸摸下巴,輕笑出聲:"我無恥……衾衾姑娘若把這話告訴旁人,只怕沒人會相信……"

范衾衾看著他笑得微微皺起的鼻梁,掌心里又沁出幾粒汗,"帶我到這里來,到底想做什麼……"

廖珉笑笑,伸手牽住她的手腕,將她拉到身前。

抬眼向遠處的河對岸望去,重重疊疊的亭榭樓閣,連綿一二十里,望不見盡頭。

范衾衾轉過頭看看廖珉,見他一臉平靜地望著那些莊園,不由奇道:"都是些朝廷勳貴置的宅子,有什麼好看的?"

廖珉拉著她的手,舉起來,指向遠遠的一處已看不清外貌的宅院,"我很小的時候,住在那里。"

范衾衾剛要開口,卻想起安可洛先前叮囑過她的事,便咬著唇,將嘴邊的話咽回肚子里。

廖珉見她異常安靜,側了頭對她笑笑,"六歲那年,娘帶著我,奉旨從太原一路南下。進帝京後,皇上專門賜了那處宅子讓我們住。"他停了停,握著她腕子的手微微一緊,"自那以後,我就再也沒有見過爹。再後來,娘也沒了。"

廖珉看著范衾衾帶著疑色的小臉,唇角輕輕一勾,"我爹的名字,是廖忠愷。"

這話如一記驚雷,令范衾衾神色驟變。她忽然間明白過來安可洛在天音樓對她說的那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原來廖珉他是……

廖珉看著她,笑笑,"覺得很吃驚?覺得我這種'無恥之徒'不像廖家的人?"

范衾衾胸口那股震驚好容易平複下去,手心里汗津津的,咬咬唇,"我是真的沒有想到……"

廖珉唇角的笑容稍稍淡了些,"其實小時候什麼也不懂,只知道傻乎乎地哭,結果被大哥狠狠打了一頓,說廖家的男兒不能輕易掉淚。爹娘的事情,大哥從不願對我多提,倒是帝京城里面那些說書的,讓我知道了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點點莫名的情緒悄悄漫上她的心間,范衾衾看著廖珉臉上淡淡的落寞,不禁握住他的指頭,低聲道:"廖將軍是天朝人人稱道的英雄。"

廖珉閉了閉眼睛,再抬眼時,下巴微揚,看著五丈河中的水脈脈流向遠方,慢慢道:"這麼多年來,一直都想去看看,那塊能讓爹誓死都要守護的土地,到底是什麼樣的。"

范衾衾心頭一緊,淡淡的哀傷沒來由地襲上心頭。她抬頭看看廖珉那堅定的目光,張開了口,卻說不出任何話。

廖珉突然笑了笑,捏了捏她的小手,轉過身子,眼睛里的水光晃晃悠悠,對她笑道:"衾衾姑娘,你有沒有一點,哪怕只有一點點,喜歡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