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桃花點點英雄路 第50節:第九章  相見(2)
衛靖手攥起來,"皇祖母今日這玩笑,還恕兒臣沒心思聽下去。" 甯太後看了看衛靖緊緊抿起的唇,不由笑道:"聽見有男人進來,就急急回避了。剛退下去沒多久……" 衛靖錦袍一甩,不等甯太後的話說完,就朝保慈宮一側飛快地走去,只聽甯太後在他身後輕輕歎道:"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他身子微微一震,咬了咬牙,腳下的步子愈加快了。 邢若紫由宮女帶出保慈宮,沿了宮內後花園的石子小路走著,心里如大浪拍打過的堤岸一般,略微震痛。 耳邊又回響起宮人的那一聲"昌平郡王殿下……",她胸口驀地一緊,眼前仿佛看見一個頭發黑亮的女孩,粉嫩的臉蛋上帶了兩團紅暈,笑嘻嘻地看著一個高瘦男子,"殿下的封號為什麼是'昌平'?" ………… 眼淚不由自主浮上眼眶,邢若紫握起手,長指甲陷進肌膚里,想用手心里的痛楚來轉移心里的難過之情。 身後突然響起低亮的男子聲音,"邢姑娘請留步。" 這聲音竄進她的耳內,她身子僵了一下,腳下卻更快地朝前走去。 男子的腳步聲在後面揚起,她的胳膊被猛地抓住,那個低亮的聲音又道:"就這麼不願意看見我?" 眼眶里的淚珠滾出來一顆,砸在腳下,濺起一朵泥花。 她的胳膊被人一扯,整個身子轉了過來,抬眼便看見那記憶中的清秀面容。 她垂下眼簾,緊咬下唇,半晌才道:"見過昌平郡王殿下。" 衛靖的手忽然間松開,指尖順著她絲滑的衣袖掉下去,碰了下她的袖口,又收回背後。 他就這樣看著她,一句話也不說,眼睛里面漆黑閃亮,睫毛一眨不眨。 邢若紫看見他濃黑的眉毛在陽光下根根分明,抿緊的唇上紋路清晰可見,唇下一個淺淺的小凹陷,襯得他尖削的下巴更加凌厲。 仿若初見。 那一年那一日,在兩浙路節度使杭州的大宅里,她在花園中的倚峰屏下讀書,懶懶的陽光灑了她一身,偌大的花園里沒有旁人來擾,只有午後的蟬鳴與她做伴。她自得清淨,掏出隨身帶的小繡囊,里面是滿滿一袋的白芝麻糖。 突然聽見石塊背後有男人懊惱的聲音,"怎麼搞的,迷路了。" 她心里偷偷地笑,知道宅子里近幾日住了貴人進來,向來厭惡熱鬧的她只好拿裝病做借口,以求回避,自己安安靜靜地尋地方去讀她喜愛的書卷。 她低頭看書,不理會身後的那個聲音,管閑事不是她的喜好。 從繡囊里摸出一粒糖,剛丟入口中,眼前的書頁就被遮上了一層陰影。 她略有遲疑地抬頭,一個瘦高的男子立在她面前,背著光,看不大清楚他的臉。她垂下眼簾,看見他身上那綾縑錦繡五彩華袍。 "你是這府上的丫鬟?我迷路了,帶我去東路兼廳。" 低亮悅耳的聲音從他唇中緩緩逸出,他側一側身子,陽光就映亮了他半邊臉。那麼薄的唇,那麼尖的下巴,那麼明亮的眼睛,還有那麼傲的語氣。 口中的糖化成了甜汁,膩得嗓子微微發癢。她舔了舔唇,低下頭繼續看書,沒有答一個字。 有丫鬟急急跑來,叫她:"小姐,你怎麼藏在這里,夫人找你半天了,把下人一個個都罵了個遍……"丫鬟突然看見立在一旁的他,又結結巴巴道,"殿、殿下,您怎麼在這里,兼廳那邊都擺宴了……" 她不抬頭,手翻過一頁書,壓平,口中道:"他迷路了,你帶他過去,一會兒我自會回母親那邊。" 不知道他什麼表情,眼底里只看得見他黑色的靴尖輕輕一動,轉了個彎,隨後不見了。 聽著二人的腳步聲慢慢遠了,她才抬頭,手里握著書站起身,看他腳下帶起的風吹亂了袍邊,那金邊映著陽光,分外刺眼。 她再一低頭,卻發現繡囊落地,里面的白芝麻糖滾了一地,沾了泥土,變成了暗灰色。 ………… "你一個人在宮里亂走,就不怕迷了路?"衛靖開口,眉頭微皺,眼睛盯著邢若紫的臉,從眉梢到眼角,鼻尖到紅唇,最後望進她秋波似的眼睛里。 邢若紫垂下睫毛,"有勞殿下關心了。" 衛靖看著她臉上淡定的神色,胸口覺得發堵。 那一年他奉父皇之命,與大皇子一道隨晉王至兩浙辦差,途經杭州,就住在節度使的宅子里。 那一日兼廳宴畢,與座者有人說起邢家大小姐的才名,舉座皆贊。 他想起那個在花園里清冷無比的身影,心里竟是一陣不快。 回了客寢後,他忍不住與大哥抱怨,以他的身份,竟被一個女子冷落。 大皇子笑謔道:"三弟在帝京如眾星捧月一般,自是受不起這等落差。" 他不禁氣結,賭氣道:"在杭州的時日,定要使得她鍾情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