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桃花點點英雄路 第49節:第九章  相見(1)
第九章相見

皇宮大內,已近晌午的陽光從天上直直灑下來,一群小麻雀貼著保慈宮的簷角飛過去,空中滑下一片落羽,掉在一位正向保慈宮走去的宮女手中舉著的膳盒上。

宮女頓了足,用手指輕輕將羽毛拾開,加快了腳步,低著頭進了保慈宮。

保慈宮內,坐在正位上的女人雙手交握,擱在腿上,一副雍容之態,臉上的皺紋深深淺淺,漫過眼角、臉側和唇角。著一身暗紅色的大袖羅衫及長裙,料子奢華繁複,兩只金縷鞋尖露在裙外,她發上、耳垂、頸前、胸前都佩了華麗精致的飾品,一雙眼角微垂的鳳眼正笑眯眯地看著坐在她側下方的一名年輕女子。

年輕女子眉眼清澈,長發微紮垂肩,身上著淡紫色直領對襟窄袖短衣,下面是顏色略深的印花羅百褶裙,料子輕薄透明,上面滿是印金小團花紋。

宮女走至年輕女子身旁的矮幾前,恭敬地將手中的膳盒放在上面,打開,將里面的精致印花瓷碟一一拿出,擺在幾上。宮女一斂衽,對坐在上位的女人道:"太後,照您的吩咐給做的。"

這高坐上位的女人,正是保慈宮的主人、已故太宗皇帝的皇後、今上的生母甯氏。

甯太後含笑微微點頭,抬手輕擺,示意讓那名宮女退下。她看著年輕女子的臉,慢慢開口道:"哀家還記得紫兒小時候的模樣呢,那時候邢卿家還跟在晉王手下做事。如今一眨眼,紫兒都已到談婚論嫁的年歲了。"

邢若紫紅唇輕揚,"太後倒還是如以前一般,容貌絲毫沒有見老。"

甯太後樂得眼睛都眯了起來,"哀家就知道紫兒會說話,專挑我愛聽的說。這回你們全家返京,以後得空了可要常來宮里走動走動,不光是我這邊,皇後那里也應去看看才是。"

邢若紫笑著點頭,"太後對若紫如此厚愛,若紫都不知如何是好了。"

甯太後下頜微抬,"挑了這麼個點兒,要你匆匆進宮來陪我說話,想必還沒有用過午膳。桌上這幾樣菜是平日里我喜歡的,紫兒就先將就著吃點兒罷。"

邢若紫道:"哪里敢在太後這里用膳,若紫還一點兒也不覺得餓呢。"

甯太後歎道:"在我這兒就別這麼拘謹了。想你剛出生還不會說話那會兒,你娘帶了你來宮里請安,我和皇後可都親手抱過你哪。"

邢若紫眸子微動,"那若紫便多謝太後恩典了。"

甯太後笑著看她伸手拿起湯盅,玉藕似的腕子從袖口里伸出,不由笑道:"真真是長成大姑娘了。如此一個才貌俱佳的人兒,倒便宜了蘇卿家的兒子。"

端著湯盅的手一抖,邢若紫斂眉道:"不過是家中長輩們的意思,若紫哪里做得了主。"

甯太後眉頭舒展,微微笑道:"其實似紫兒這等將門之女,倒應是配給皇子們才對。只可惜皇上他……"

天朝曆朝的皇後和親王王妃,十有七八都是出自將門。天朝皇室為了防文臣外戚干政,經常將皇子皇女與將門子女聯姻。甯太後的祖父便是隨天朝太祖皇帝開國建功的名將甯彬。

邢若紫聽了這話,慌得連忙起身,"太後怎麼突然說起這種話來……"

甯太後笑道:"紫兒不必慌張,哀家不過就這麼一說罷了。先好好吃東西要緊。"

邢若紫咬著唇坐回凳上,手捧起那湯盅,卻再沒有欲望張口喝湯。

保慈宮外突然有宮人高聲稟道:"昌平郡王殿下到……"

湯盅一斜,灑了幾滴落在裙上,那小團金花吸了湯汁,顏色全變。

邢若紫顧不上擦拭裙擺,只急急起身,斂衽道:"太後,容若紫先回避了。"

甯太後點點頭,一旁已有宮女上前,帶了邢若紫從旁邊退下。

衛靖從門外大步邁進來,紫袍下擺鑲的金邊被身上帶過的風吹得揚了起來,他看看坐在上位的甯太後,微微低頭道:"兒臣來給皇祖母請安了。"

甯太後面容端莊,"幾日都不來了,還以為你眼里早沒了我這個皇祖母。怎麼今天突然想到要來請安了?"

衛靖眼睛掃到一旁矮幾上擱著的還冒著熱氣的湯菜,不由皺眉,抬頭看向甯太後,"她在哪兒?"

甯太後眉毛一挑,"和皇祖母就這樣說話?當真是越來越沒規矩了。"

衛靖上前一步,扯出一抹笑容,"兒臣剛剛聽人說皇祖母今日突然召她入宮,所以趕了過來,此刻連氣兒還喘不勻呢……"

甯太後嘴角滑過一絲笑,隨即又板起臉道:"你說的'她'是指誰?哀家可聽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