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桃花點點英雄路 第48節:第八章  貼心(2)
安可洛貼著他的身子,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要被他燙得化開了,握著他肩膀的手捏得更緊,耳垂上一熱,知道是他的舌,一聲克制不住的喘息悄悄從紅唇中逸出。

尉遲決含著她的耳垂,舌頭輕輕抵著她耳根來回滑動,感到她在懷中微微戰栗,滿意地笑了笑,低聲道:"你可知我忍了有多久……"

安可洛心里亂得似風掃過的柳絮一般,周遭滿是尉遲決的氣息,身上傳來的是從未有過的陌生觸感,她咬著下唇,聲音軟得一塌糊塗,"你好燙……"

尉遲決唇側笑紋愈深,輕輕松開了安可洛,退了一步,"雖是忍了很久,但我還可以再忍忍。"

安可洛臉色燒紅,一垂頭,頭頂兩側的發便落了下來,她用手輕輕順了順,"現在這副狼狽模樣,將軍覺得好看了?"

尉遲決垂目淺笑,抬手指了指一旁的床,"我平日睡在這里。"看了眼她,接著道,"你今晚在這兒睡,我去別屋。"

安可洛心松了一下,看見他欲往外走,急急上前扯住他的袖管,"所有衣物、飾品、書卷都還在天音樓,就算要我入將軍府,也不急在這兩天。待我回去好好收拾了……"

尉遲決高挑一側眉毛,斷了她後面的話,"東西我明日一早便差人去拿來。"

安可洛看著他沒有弧度的唇,小聲道:"將軍怎麼這般霸道……"

尉遲決眯了眸子,"安姑娘還沒見過我真正霸道的時候,"他低頭看她扯住他袖管的手,"舍不得我走的話,我今晚留下也可以。"

安可洛瞬間收回手,剛褪去紅潮的臉又開始泛紅,心里知道尉遲決主意是定了,想了想,"明日可不可以將梳云也一道接來……"

尉遲決皺眉,"府上不缺丫鬟。"

安可洛唇角向兩側落了下來,垂了眼睫,不再開口。

突然覺得腕上一緊,耳里傳來他歎氣的聲音,"便依了你。"

她抬頭,撞上尉遲決眼中浮動的一絲溫柔,紅唇不禁揚了起來。

尉遲決眸色一暗,伸手撫上她的唇,輕輕摩挲著,"早點兒休息。"

唇上又襲來酥麻的感覺,安可洛未及開口,尉遲決便收了手,大步走出內室,響起了開門關門的聲音。

不多時,響起輕輕的敲門聲,門被緩緩推開,兩個著素色布裙的丫鬟抬了一個盛了水的木制浴盆進來。兩人看一眼安可洛,又飛快地垂下眼簾,將浴盆擱在地上。

一個人解下身上的繡袋,松了袋口,舉至浴盆上方,片片玫紅色的干花飛入盆中,浸了水汽,飽滿豐潤地浮在水面上。

另一人拿了桃色抹胸、素色棉布單衣、絲綿褻褲,全擱在一旁的矮凳上,又在木盆邊搭了條綢帕。

安可洛看著這兩人嫻熟的動作,還有那凳上的女子服飾,心里泛起了一陣酸,口中不由自主問道:"將軍府上常有女人來?"

一個丫鬟垂了頭,恭謹地答道:"回安姑娘的話,這是將軍今日特別吩咐下人去備的東西。往日里,將軍從沒帶女人回過府。"


安可洛臉一紅,原來留她在府里,他是早就打算好了的……

丫鬟見安可洛不吭聲,便上前來,欲替她寬衣沐浴。

安可洛見這兩個丫鬟雖然乖巧,但若要陌生人侍候她沐浴,卻總覺別扭。

心里想起梳云的小臉,她沖丫鬟輕輕擺下手,"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兩個丫鬟也不多言,退了出去,在門外候著。

安可洛走至浴盆邊上,彎了腰探手試了試水的溫度,盆里攪起一個小水渦,花瓣晃晃悠悠地在里面浮上浮下。

她不禁笑了笑,沒想到外表剛硬的大將軍,心里還能考慮得如此周到呢。

是夜,安可洛在那張大大黑黑又硬邦邦的床上睡得格外香甜。

身子裹著帶有尉遲決氣息的被子,滑嫩的綢面貼著她的臉,美好的觸感讓她在睡夢中都想要歎息。

迷迷糊糊的夢中,仿佛有人輕掀薄被,一個厚實的身子擠進被里,手從她脖子下伸過,她頭輕輕一側,枕在一條結實的手臂上。

耳邊仿佛有厚沉的低笑聲響起,她腰上一緊,身子貼入一具暖暖的胸膛。

這個夢,令她感到非常真實,非常熟悉,也非常安心……

她朦朧中一陣淺笑,不由翻了個身,小手探上抱著她的人,心滿意足地沉睡過去……

再睜眼時,屋內已是大亮。安可洛軟綿綿地支起身子,不知自己睡到了什麼時辰,竟也沒人來叫醒她。

想到昨晚那個夢,她羞得臉都紅了,怎麼在睡覺的時候都在想著尉遲決……

扯過床邊的外袍披上,安可洛下地,瞧見屋角一側的高大衣斗,好奇心一起,走過去伸手拉了開來。

才看一眼,她小嘴就翹了起來,里面是滿滿一櫃的黑衫黑袍,各樣料子都齊全了。

屋外的丫鬟聽見里面有動靜,忙推門進來,看見安可洛已經起來了,就道:"安姑娘,從天音樓拿來的衣物都已擺在外間了。將軍早晨從這屋出去時特意交代了,要安姑娘起來後自己看想怎麼收拾。"

安可洛一怔,"你說將軍早晨是從這屋出去的?"

丫鬟偷瞥了一眼安可洛,紅著臉道:"安姑娘不用不好意思,底下人都知道將軍疼安姑娘,昨晚處理完公務已是半夜了,還特意從書齋過來這邊陪安姑娘……"

安可洛臉上已是火燒火燎,原來昨晚並不是夢一場,那個夜里她抱著的人,真的是尉遲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