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桃花點點英雄路 第47節:第八章  貼心(1)
第八章貼心

這個吻細膩綿長,一直到她停止了抽泣、唇邊逸出輕微的喘息聲,尉遲決才離了她的唇,輕笑道:"不哭了就好。"

安可洛垂下頭,貼著尉遲決的衣服蹭了蹭,將臉上掛的淚珠抹在他的黑袍上,引得尉遲決一陣大笑,摸著她的頭道:"怎麼像個孩子似的。"

安可洛揚起小臉,看見尉遲決唇側深深的笑紋,不禁抬手撫上他的臉,小聲道:"你笑著的樣子,不知要比板著臉的時候俊了多少。我喜歡你笑,你應該多笑笑……"

尉遲決笑道:"就不怕別的姑娘也被我的笑容給迷住了?"

安可洛垂下眼睛,心里又想起尉遲決與衛淇的婚事,雖知自己的身份不可以計較這些,但心里還是不受控制地別扭起來。

尉遲決摟著她的手使勁一收,將安可洛整個兒都揉進懷中,低聲歎道:"我只對你一個人笑。"

安可洛雙手抵住他的身子,微微用力,從他懷中掙脫出來一點,抬頭盯著他的眼睛,"皇上剛下旨賜婚沒幾天,你就讓我進府,這樣不好……"

尉遲決沉聲道:"不是說過了麼,我不會娶許國公主。"

安可洛咬咬唇,"縱然如此,你與公主婚約還在,我這時候進府,實在不妥。"

尉遲決臉色一黑,"難不成安姑娘想要我每天都親自去一趟天音樓?覺得這樣就合適?"

安可洛看著他眯起的眸子,知道他又在生氣了,心里暗暗歎氣,口中道:"將軍做事怎麼這般任性,一點都不顧及後果……"

尉遲決手松開來,往旁邊走了幾步,冷笑道:"我就是任性慣了,安姑娘還想要教訓我不成?"

安可洛移了幾步上前,伸手輕扯他寬大的袖管,好聲道:"才說幾句話就又生氣了,將軍這樣子,我哪敢進將軍府……"

還沒說完,她的手就被他反手攥住,尉遲決道:"你敢不入府?"

安可洛手被他攥得生疼,看著他滿面怒容,不禁好氣又好笑,"不敢不從,只是將軍知不知道自己這副樣子有多嚇人……"

尉遲決扯她入懷,"你覺得我嚇人?"

安可洛搖搖頭,笑道:"別人都說尉遲將軍不笑的時候,臉就像冰塊一樣,很是嚇人呢。"

尉遲決大掌壓著她的背,低頭貼著她的耳朵,"別人怎麼想我不在乎。"

安可洛揚起唇輕笑,腦中突然想到了什麼,"你可不可以請廖公子這兩天去一趟天音樓?"

尉遲決眉頭皺起,輕咬她的耳垂,"和我在一起,還想著別的男人?"

耳根處酥麻的感覺讓安可洛的臉泛起了淡淡的紅,她輕捶尉遲決的肩,"不是我,是衾衾想見他。"

見尉遲決不說話,安可洛忍不住又道:"可以麼?"

尉遲決慢慢開口,"不妥。"

安可洛心里一沉,"將軍嫌棄衾衾是教坊中人,配不上廖公子?"

尉遲決低聲道:"又在胡說了,我豈是這種人?你說這話,不把自己也一道連累了……"


安可洛急道:"那有什麼不妥的?"

尉遲決嘴角動了動,半天才開口道:"廖珉身份特別。"

安可洛道:"就因為他是廖家之後,所以特別?可衾衾又不會礙著他什麼。"

尉遲決看著安可洛,眼睛里漾起一絲無奈,"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有些話,現在還不能對你說。"

安可洛手指慢慢移到尉遲決高高立起的領口處,扯開一點,輕輕劃過尉遲決的脖子,嘴角彎上去,笑道:"只是替衾衾給廖珉帶句話罷了,去不去,由他自己決定,不行麼?"

她感到尉遲決摟著她的手緊了一下,再看看他的臉,神色已比先前緩和了許多。她心里悄悄地笑了笑,原來這招,對尉遲決還是很有用呢。

尉遲決眸子的顏色變得深暗,嗓音沙啞道:"這事兒過幾天,我去給廖珉說。這兩天四路節度使前後進京,廖珉天天忙得連睡覺都不踏實,沒時間理會別的。"

安可洛點了點頭,笑道:"好,過幾天就過幾天。只是,節度使進京,要廖公子忙什麼?"

尉遲決一下笑起來,"廖珉命苦,是被昌平郡王抓去做苦差的。"他見安可洛一臉不明的樣子,解釋道,"皇上這次要昌平郡王設宴禮迎各位節度使,昌平郡王就抓來廖珉那一班的殿前侍衛,專門護衛各節度使在禁中的安全。"

安可洛想了想,又問道:"這次節度使都是攜家眷一道進京麼?"

尉遲決點頭,饒有興致地看著她,"皇上都已替各位節度使在京置了宅子。只是你問這個做什麼?"

安可洛眼睛里一亮,"我是想到邢家的大小姐了。"

尉遲決笑道:"邢家大小姐的名聲,你也聽過?真不愧是兩浙第一才女。"

安可洛淺笑,"就是稱她為天朝第一才女,怕也不為過。我雖然平生從未見過邢家小姐,但她的詞作我卻是全都讀過,心里佩服得緊。前兩年張家業下的印書坊還印了她的那本《禛馨紀事》,是天朝第一本女子所著之書呢。"她看看尉遲決的笑臉,不好意思道,"一直想,什麼時候要是可以見她一面就好了。"

尉遲決抬手撫上她的紅唇,笑道:"你想見她,我便讓你如願。"他瞧見安可洛滿是笑意的眼睛,歎道,"你是想見卻不得見,可有人是見到了卻比不見時更覺苦悶……"

安可洛聽他這話,想起之前在帥帳里衛靖與尉遲決所言之事,心中突然開了竅,小心翼翼問道:"你說的有人,可是指昌平郡王?"

尉遲決低了頭,湊近她的紅唇,笑道:"先前是廖珉,現在又提昌平郡王。我這心里,可是覺得不怎麼痛快……"

他的臉離她連一根手指的距離都不到,安可洛臉紅著想要側過頭避開他的目光,卻被他大手勾住了下巴。

尉遲決睫毛動了一下,笑道:"先前為了讓我去給廖珉帶話而勾引我,膽子倒是大得很,怎麼現在連看都不敢看我了?"

安可洛臉上燒起了一片火,被他這樣的目光看著,嘴唇都開始覺得發干,還沒來得及說話,就看他眸子閃動,開口道:"今晚不要回天音樓了。"

安可洛睫毛輕顫,開口想要說話,尉遲決低笑一聲,側了頭,用唇封住了她想要說出來的話。

他雙手握住安可洛的腰,輕輕將她提離地面,抱著她走進房間內室,在離黑色雕花大床很近的地方放下她,唇舌之間依然糾纏不休。

安可洛手輕輕揪著尉遲決肩部的衣料,感到他熱燙的大掌在她背後游離,那熾熱的溫度透過薄薄的綢衣,在她身上到處點火。

尉遲決的唇滑至她臉側,安可洛終于喘了口氣,手握緊了他的肩膀,顫聲道:"不回去的話,楚娘會擔心……"

他熱燙的氣息拂過她的臉頰,"天音樓的小厮早就去稟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