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桃花點點英雄路 第46節:第七章  賠禮(3)
她能感覺出尉遲決握著她手時用的力道很輕,她側過臉,看到他剛毅的身子在微暗的天色下更顯英挺,她不由自主地抿唇笑了笑。 尉遲決的手輕輕捏了捏她的,也不轉頭,只是道:"在笑什麼?" 安可洛動了動手指,在他的手背上輕輕劃了兩下,小聲道:"覺得尉遲將軍,很是英俊……" 尉遲決腳下一停,轉過身子,唇角勾起,長臂一伸,橫著將安可洛抱起,"你走得太慢了。" 安可洛已經慢慢習慣了尉遲決這種隨意而為的性子,手勾上他的脖子,頭靠上他的肩,輕輕笑道:"我的腿又沒有你的長。" 尉遲決腳下快步朝內堂走去,眉頭微皺,"怎麼這麼輕,抱著你和握一根羽毛都沒差別了。" 安可洛但笑不語,任由他抱著,走至一間單獨隔出來的房間前。 尉遲決踢開門,走至房中間,輕輕將安可洛放了下來。 安可洛顧不得看這房內別的,目光早已被地上架著的一把箏吸引了。 她走過去,繞到箏的後面,低了頭細細地看。 箏的首、尾及四周側板均是上等金絲楠木,木板上鑲了金花、珍珠,還有貝殼制成的飾品。 安可洛掃一眼箏弦,面露驚奇之色,又將弦一根根數了一遍,才抬頭看向尉遲決,"十八根?" 尉遲決笑笑,"在天音樓第一次見你,看到你把箏改為十五弦的。回來後我突然有了點兒念想,便找人做了這把十八弦的箏。"他停了一下,又慢慢道,"喜歡麼?" 心頭忽然湧上一股莫名的情緒,安可洛瞧著他的笑臉,竟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只低下頭,抬手挑了幾根弦,震起脆亮的幾個音。 她抬起頭看看這房中黑漆漆的擺設,抿了唇笑道:"這箏擺在這里,倒顯得格格不入。" 尉遲決眉頭動了動,走過來,輕輕將安可洛擁入懷里,低頭貼著她的耳朵,"若是由你來布置,這房間會成什麼樣?" 安可洛心頭一陣顫動,臉貼上他的胸膛,悶聲道:"我不明白……" 尉遲決輕歎,手撫過她的發,"昨晚我想了一夜,你的心思我明白。既不願讓我在外替你置宅,那就直接住到這里來,可好?" 安可洛伸手環上尉遲決的腰,淚水湧了出來,沾濕了他胸前的衣服。 她哽咽道:"我以為你不會明白……" 她以為他不會明白,她甯可一直留在天音樓里,也不願被他當做豢養在外面的金絲雀,想起來時,便去看她一眼,若是膩了,便丟她一人在外宅,任由她自生自滅。 尉遲決笑著,抬手托起她的頭,用袖口擦了擦她臉上的淚水,"怎麼又哭了,這有什麼好掉眼淚的。" 迎上他滿是溫柔的黑眸,安可洛的眼淚越湧越多,止不住地抽泣道:"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尉遲決黑黑的睫毛動了動,嘴角彎起,低下頭,印上安可洛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