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桃花點點英雄路 第45節:第七章  賠禮(2)
尉遲決冷聲道:"尉遲家就你一個女兒,爹與大哥平日里縱容你我沒話說,你做了那麼多離經叛道的事情也罷了,但你何時學得滿嘴謊話連篇?" 被尉遲決當著秦須的面這麼一吼,尉遲紫菀臉色瞬間由白轉紅,嫩唇微微發抖,胸口也一起一伏的,半天才道:"你憑什麼這樣說我?從小時候起你就常年不在家,你有管過我麼?你有把我當做過你妹妹般照料過麼?娘過世得早,爹又忙朝中的事,大哥人雖然和善,但又不常過問我的事情,二哥你呢,一年能見我一面麼?好不容易回來了,也不回家住,見了我就知道凶巴巴地吼……"說到最後,她眼眶鼻子全濕了,低下頭,不再看尉遲決的眼睛。 秦須在一旁愣住,他根本沒有想到會從尉遲紫菀口中聽到這麼一番話,也不曾料到外表看上去活潑開朗的尉遲紫菀,心里竟還藏著這許多愁怨。 尉遲翎聽了這話也微微有些動容,歎道:"菀兒……" 尉遲決卻絲毫不為所動,眸子一閃,"給秦公子賠禮道歉。你那日在悅仙樓做了什麼我不知道,但必定不是什麼好事兒。" 尉遲紫菀小拳頭捏了起來,眼睛更加紅,偏了頭看著秦須,"我為什麼要給他道歉?明明就是他欺負了我,他才是壞人!" 壞人?秦須摸了摸鼻子,眼睛也不由自主地眯了起來。壞人…… 秦須眼簾一動,突然笑笑,對尉遲決道:"將軍不要為難尉遲姑娘了。那日在悅仙樓,在下不知尉遲小姐身份,輕薄了小姐,實是在下之過錯。" 輕薄了尉遲紫菀?尉遲決身子動了動,轉頭看著秦須的眼睛,心里在拿捏他這話的真偽。 尉遲紫菀聽了一怔,臉色尷尬,口中不由道:"你何時對我……" 話沒說完便被秦須打斷,他稍稍放低了頭,"在下所作所為無須尉遲小姐替在下遮掩。尉遲小姐想要在下如何賠禮道歉,在下一定照辦。" 秦須說完,抬起了頭,望著尉遲紫菀紅紅的眼睛,嘴角不留痕跡地彎了彎。 尉遲紫菀看著秦須唇邊未退的笑紋,手心里微微沁出幾粒汗,心里咯噔一聲,響得整個胸腔都開始發顫。 天音樓的後院里,安可洛挽了裙腳,拖著一個打滿了清水的木桶,在替楚沐憐栽的那排小桃木澆水。 前廳的喧鬧聲時不時地飄過來,安可洛卻只注意那小小樹丫上新發的綠嫩芽,獨自笑著從桶中舀水澆至樹根下面,看著松散的土壤緩緩吸了水,變成顏色暗深的泥。 水片片澆下來,碎成一滴滴的花,在傍晚西移的陽光下顆顆晶瑩,迅速沒入土中。 安可洛甩了下手上沾到的水珠,直起腰喘了口氣。 她將手中的木勺丟入桶中,看著它在水面上浮浮沉沉地晃,再抬頭望望遠處被落日映得略微發紅的天,揚了唇笑笑,理理衣裙,轉身想走。 身後橫過一只手臂摟住她的腰,安可洛腳下不穩,往後一跌,身子靠入一具結實而又熟悉的胸膛。 安可洛沒有回頭看,由他這麼抱著,手探上擱在她腰間的大掌,口中微歎道:"怎麼尋到這兒來了?" 尉遲決下巴輕輕摩挲著她的頭發,低聲道:"差人過來下帖子,被你回絕了。安姑娘真是身處高閣難求一見,在下只好親自前來,看看有沒有運氣,能見上安姑娘一面。" 安可洛淡淡一笑,聽出了他這話中滿滿的怨氣,輕聲道:"誰知你到底有沒有要緊事兒。昨日才回來,今天哪里好再出去?" 腰間又是一緊,尉遲決道:"若沒有要緊事,安姑娘便不肯見我?" 安可洛笑道:"這話聽著倒像小孩兒說出來的。你是如何知道我在這後院里的?" 尉遲決沉聲笑道:"我一進天音樓,馬上就有小厮上前告訴我你在這兒,還替我指了路。" 安可洛臉一紅,惱道:"這是何理,倒還真把我當成你的了。" 尉遲決微歎一聲,"被當成我的不好麼?"頭一低,輕輕吻了吻安可洛的頭發,以微不可聞的聲音道,"我很想你。" 安可洛心里一動,想轉身,卻被他壓緊在懷中,耳邊落下他的吻,又聽他道:"有東西要送給你。" 腰間的手臂一松,她整個人被尉遲決轉了過來,那雙黑眸就在她眼前,連里面映出的自己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安可洛紅了臉,"還在院子里呢,叫人看見了可如何是好。" 尉遲決一笑,大掌握住她的手,拉著她往天音樓的後門走去。 安可洛小手縮進他寬大的袖口里,感覺著他身上暖暖的氣息,紅唇不禁漾開來,"這是要去哪里?" 尉遲決側低了頭看看她,笑道:"自然是將軍府了。" 第二次踏入這欽賜將軍府,安可洛心間卻比頭一次廖珉帶她來時更覺緊張。 過了轎廳,她一路被尉遲決牽了手走,時不時會有家丁路過,見了尉遲決,就一副惶恐的樣子繞道而退,臨了還會偷偷瞥一眼安可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