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桃花點點英雄路 第43節:第六章  溫玉(2)
范衾衾平眉略展,看著遠處花廊垂下的嫩綠枝條,腆著臉點了點頭。

安可洛起身,笑著也牽了范衾衾起來,"若他知道你想,他必定會來。"

尉遲決在相府後門勒缰下馬,早有下人上前將馬牽去馬廄照料。

相府大總管迎出來,兩鬢斑白,脊柱微弓,畢恭畢敬叫了聲"二少爺",用的還是尉遲決在府里時的稱呼。

尉遲決爽朗地一笑,"喬叔身子不好,何苦出來,我又不是不認得路。"

喬總管待尉遲決走進了府,跟在他身後低聲道:"二少爺這許多天沒回府,相公雖嘴上不說,心里卻是個疙瘩。"

尉遲決皺眉,"大哥如何他倒從來不理會,獨獨要盯著我。"

喬總管在後面發出蒼老沙啞的笑聲,"二少爺如今是大將軍了,怎麼還似小時候那般,淨說些任性話。"

尉遲決朝內堂後寢走去,步子很大,邊走邊問:"老爺睡下了?"

喬總管道:"相公在中廳見客。"

尉遲決腳下一頓,回過身子,"這麼晚了有誰要見?"

喬總管湊了上來,壓低了聲音,"此次赴禮部試的一個舉子。"

尉遲決眸子一暗,身子一轉,腳下已快步朝中廳方向挪去。

沾染微塵的布靴輕輕踏入中廳側門,尉遲決身子一閃,避入旁邊一個隔間里。

尉遲翎坐在廳內寬大的紅木椅上,旁邊擱了一把鋪了軟墊的高凳,上面坐著一名甚是年輕的男子。

因是側對著他,尉遲決透過隔板看不清那人的臉,只能看見男子直直挺立的背,和穩穩擱在膝上的雙手。

當真不錯。

尉遲決在心里暗歎一聲,少有人能在面對尉遲翎的時候還能保有如此風姿。再看看那男子坐的椅子,尉遲決心里已有幾分了然,老爺子這回是真的動了惜才之心,否則斷不會在告病期間,頂著被禦史台眾人彈劾的風險,于皇上召見之前請這人過府一見。

正兀自想著,就聽尉遲翎沉聲道:"既然回來了,就出來見客。"

這一聲傳入尉遲決的耳中,他身子一震,無奈地歎口氣,繞了出來,走至中廳中間。

年輕男子早已起身,揖道:"在下秦須,草字子遲。久仰尉遲將軍之威名,今日有幸得以一見。"語氣不卑不亢,聲音脆亮。

尉遲決抬眼望去,好一張俊臉!

皓齒星眸,劍眉斜插入鬢,身形雖微微偏瘦,但甚是硬朗,一張薄唇微微揚起,正看著尉遲決笑。

這男人在看著他笑。尉遲決眸子眯了起來,從未有人第一次見他,會對著他展露這般笑容。

不是諂媚,不是討好,不是緊張,也不是不知所措。

就似遇到多年不見的舊友一般,很自然地給出一個笑容來。

此人當真不凡。

尉遲決心里再贊一聲,口中笑道:"不敢。尉遲決,字定之。不必稱呼將軍之類的,成天聽得耳朵都要生出繭子來了。"

他袍子一撩,坐在另一側的凳子上,秦須見狀也坐回凳上。


尉遲翎花白的胡子抖了抖,冷哼道:"家門逆子。"

尉遲決摸摸鼻子,小聲道:"既要說這種話,何必要我出來……"

秦須微微一笑,"尉遲相公何出此言?我天朝人人都道尉遲將軍是英雄,這赫赫戰功不知給尉遲一門添了多少榮耀。"

尉遲翎濃眉微顫,"連年戰事給國庫添了多少負擔,只怕尉遲將軍心中沒數兒。朝中還須多些子遲這等良才,為皇上分憂,才是國之大幸。"

秦須斂容道:"尉遲相公過獎了。晚輩現在一介布衣,哪里能和朝堂公卿相提並論。"

尉遲翎朗聲大笑,"你于禮部試違例,皇上非但不革你功名,反而召你于邇英殿覲見,聖意已是昭然若揭。以子遲之才,入仕便得監丞,抑或大理評事之職已是定數。將來或進六部,或外派出任大郡太守、通判,得以曆練幾年,若是政績上佳,十年之內入政事堂掌印也非不可能之事。"

秦須聽至此已是臉色大變,急急起身,"尉遲相公……"

尉遲決臉色也一黯,不知一向以處事沉穩為人稱道的尉遲翎,今日對秦須怎會說出這番話來。

尉遲翎喉頭滑出笑聲,抬手向下按了按,"子遲不必這般緊張,坐下說話。"

秦須面色略有緩和,慢慢坐下,眼睛卻看向對面的尉遲決。

一襲黑袍襯著他一身戾氣,剛硬的身板,刀刻般的面龐,一雙黑眸深不見底。

秦須心里暗歎,果如傳聞一般,當真是鐵骨錚錚的漢子。

兩人這樣互相打量著,又一齊笑出了聲。

尉遲翎看著二人,微微一笑,"子遲可有婚配?"

這一句突然的問話,令秦須微微一愣,片刻後才道:"不曾許有婚配。"

尉遲決看著尉遲翎,眼里一笑,心中已明白他這父親大人要打什麼主意。

尉遲翎笑容更濃,開口正要接著說話,卻聽中廳左側屏風處發出一聲巨大震響,那扇云母屏風轟然倒地。

幾個人均是一驚,不約而同地望過去。

待尉遲決看清之後,他額角開始微微發痛,黑眸眯起來,手心也覺得發癢。

尉遲翎早已怒容滿面,氣得胡子一抖一抖,卻說不出話來。

秦須先是一陣愕然,再然後,唇邊突然劃過一抹怪異的笑容,又轉頭望向尉遲決。

尉遲決向前邁了兩步,攥起的拳頭咯咯作響,嘴里咬牙切齒地迸出一句話:"尉遲紫菀,你成何體統!"

屏風倒下之處,半趴著一個著平素紋平展裙的年輕女子,紅著臉蛋,一雙大眼睛水汪汪地瞅著屋內的幾個男人。

女子身後站著一個正瑟瑟發抖的小丫鬟,嘴里囁嚅道:"小……小姐,你沒事兒吧?"

尉遲紫菀低頭擺弄著腰上系著的雙帶,嘟著嘴,委屈道:"是這帶子莫名其妙地纏了上去,我一動,這屏風就倒了……我也不想在偷聽的時候被你們發現啊……"

尉遲決覺得額角都要炸開了,又向前一步,怒聲道:"尉遲紫菀,你給我站起來!"

尉遲紫菀眨著眼睛,小聲道:"二哥以為我不想站起來?這帶子繞在上面,我起不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