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桃花點點英雄路 第42節:第六章  溫玉(1)
第六章溫玉

天音樓的後院里栽了滿滿的花樹,又擺了石凳與秋千。

楚沐憐喜花,曾特意親自動手栽了一小排桃木。天音樓里的其他姑娘們受她影響,也紛紛在院里栽上自己喜愛的花木,倒成了帝京眾多歌館中的一道獨特風景。

范衾衾坐在院角的石凳上,抱著雙腿,頭擱在膝前,一動不動地看著眼前映了落日余暉的嫩桃樹葉子。

風一起,裙裾微飄,和著滿院初春的泥土芳香,落在旁人眼里,似一幅絕美的畫卷。

安可洛悄悄走至范衾衾身後,輕輕叫了聲:"衾衾。"

范衾衾身子晃了晃,轉過頭,身後的風將長發吹至眼前。她看清是安可洛,斂眉道:"可算是回來了。"說完便不再言語,身子往邊上挪了挪,讓開石凳上的一塊讓安可洛也坐下。

安可洛抖開手上拿著的棗紅色絨布披風,罩在范衾衾身上,一邊坐下一邊道:"穿得這麼少,坐在這里也不怕著涼了。到時又得請郎中,你又不愛喝那藥,平白地找罪受。"

范衾衾也不吭聲,眼睛望了下安可洛,又垂下頭,自顧自地撿了凳上風吹落的一片嫩葉,纏在掌中,壓出翠色汁液。

安可洛看在眼里,心里知道她必是遇上什麼事兒了,否則斷然不會變成這副樣子,"有心事兒?"

范衾衾皺了皺鼻子,"安姐姐,我……我被人親了。"

安可洛一怔,天音樓是隸屬戶部管轄的歌樓,平日若非朝中官員、王公子弟,旁人根本不可能來這兒。而似范衾衾這樣色藝俱佳的姑娘,平日深藏高閣,若是自己不情願,也沒人能夠強求。此時瞧著她這模樣,倒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一般。

安可洛心里一緊,"是誰?"

范衾衾臉一下紅了,支吾了半天,才勉強道:"就是那個人。"

安可洛糊塗了,問:"哪個人?"

范衾衾瞅著安可洛的眼睛,小聲道:"一來天音樓就要同我吵的那人……"

"廖珉?"安可洛驚道,隨即又是一笑。她怎麼也沒想到,美玉似的廖珉,臉上一直掛著溫和笑容的廖珉,能對衾衾做出這種事……但她此時只是想笑,廖珉,其實人不錯呢……

范衾衾有些惱,撅了嘴道:"安姐姐,你怎麼還能笑得出來……"

安可洛忙收了笑容,一本正經道:"他親了你哪里?"

范衾衾一臉尷尬,看了看安可洛,手指撫上額頭、鼻尖、嘴唇,又移到脖子左側露出立領的細嫩肌膚上。

安可洛忍著笑,心里連連歎了幾聲,真沒有看出廖珉是個動作如此之快的人。她原來以為,只有尉遲決那般果毅剛決的男人才會想做什麼便做什麼,豈料似謙謙君子的廖珉,竟也……

安可洛突然想起范衾衾的性子,廖珉平白親了她,估計也不會有好果子吃……她小心翼翼地開口問范衾衾:"他親了你,然後呢?"


范衾衾垂下眼簾,"等我反應過來時,他已經親完了,還沖著我壞笑。我一怒,就狠狠地踢了他一腳。"

安可洛心里一沉,接著問:"你……踢了他哪里?"

范衾衾小臉刷地一紅,囁嚅道:"當時也沒多想,就抬腿踢了他的下身……"話說到後面已經幾乎微不可聞。

安可洛伸手扯住范衾衾身上的披風,瞪大了眼睛,"衾衾,你怎麼這麼不知輕重?要是真傷了人可如何是好?你知不知道,廖家就剩他一個了,萬一他有點兒什麼事……"

安可洛看見范衾衾驚訝地抬起頭,下意識地停住不再往下說,心里暗惱自己多嘴。

范衾衾牽了安可洛的手,很認真地問:"安姐姐,你知道許多他的事情?"

安可洛握住范衾衾的手,"廖公子從未對你講過他的事兒麼?"

范衾衾臉微微一紅,"他有幾次想開口,我卻吵吵嚷嚷給岔過去了。後來他生氣了,說我話太多,嘴就堵上來了……"

安可洛聽了這話,不知該說什麼才好,低頭笑了半天,才道:"原來是這麼回事兒。"她看看范衾衾潮紅的面頰,突然問,"廖公子可英俊?"

范衾衾的臉更加紅,小聲道:"哪里英俊了,整日嬉皮笑臉的樣子,說話也惹人生厭……"

安可洛故作驚訝狀,歎道:"原來他是這樣一個人,怪我以前沒有看出來。但,既如此,你為何一天都茶飯不思的?這可奇了怪了。"

"誰為他茶飯不思了?"范衾衾的手使勁揉著衣尾,咬了咬唇,"就是一想起他昨日痛得眉頭都發顫的樣子,我心里就慌。不管做什麼事情,他那張笑嘻嘻的臉總在我眼前晃晃悠悠。"

范衾衾神色一黯,"昨晚睡著了,夢見他抵住我的身子,低著頭問我:'若有一天,我也突然不見了,你會不會有一點點、一點點想念我?'安姐姐,這是他昨日在花廊同我說的話,不知怎的竟會做到夢里來。當時一慌,掙紮著醒了過來,心里卻揪得緊緊的。安姐姐,我真不知為什麼會這樣……"

范衾衾薄薄的嘴唇抿起來,似一條豔紅的緞子覆在白底素布上,沒來由地給臉上添了層哀傷。

"衾衾……"安可洛淡淡叫了聲,"你是喜歡他的……"

范衾衾的手在安可洛手心里微微一抖,頭轉過來,睫毛一掀,眼里水光轉動,"其實,迎來送往那麼多人,沒有遇見過似他這樣的,可我也真不知,到底什麼樣的心境算得上是喜歡人了……"

她歎一口氣,又道:"安姐姐,我好羨慕你。楚姨那麼疼你,你甫一登台,便是被尉遲將軍所點。"

安可洛握緊她的手,"衾衾,下回廖公子來,他說什麼,你要好好聽,不要再似從前那般胡鬧了。若是廖公子願為你脫籍,你千萬不要拒絕。廖公子比起平日里那些紈绔子弟,不知道要好多少……"

范衾衾蹙眉道:"安姐姐,昨日我都那樣踢了他,他怎麼可能還會來……"

安可洛微微一笑,"衾衾,你只說你還想不想再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