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桃花點點英雄路 第39節:第五章  將變(1)
第五章將變 衛靖這麼一說,倒引得尉遲決大笑起來,"你不先想想邢家大小姐進京的事兒,跑來沖我發什麼脾氣。" 衛靖眉頭一擰,"你怎麼也跟著七妹胡說八道。" "公主是胡說八道,難道廖珉的話也有假?"尉遲決似笑非笑地看著衛靖。 衛靖尖削的下巴顫了顫,"我還真沒看出來,你們二人平日里哪個不是鐵骨錚錚的漢子,在背後卻和嚼舌婦沒兩樣。" 尉遲決鼻腔里哼了一聲,斜著眼看衛靖,"心里明明惦記著。嘴硬有好處?" 衛靖瞳孔微縮,嘴唇動了動,終是什麼也沒說。他猛地一抬腳,踢飛了地上的一塊碎石,才道:"這次又是晉王的主意。" 尉遲決低聲道:"節度使的權這幾年都削得沒了,晉王還想要如何?" 衛靖眼睛瞟向遠處,一團灰色的云飛快地擦著太陽游過天空,他低頭看了看靴上沾的土,眉頭皺皺,"晉王的折子一上,你家老爺子便告病,在家休養,不視朝事。中書無主,剩下那些人誰也不敢吭氣,這事兒就這麼定了下來。" 尉遲決臉色一沉,"你也不必這樣怪老爺子,他若是想要明哲保身,這麼多年來何苦……" 衛靖眼神掃過來,斷了尉遲決的話。 尉遲決一斂眉,苦笑道:"是臣逾越了……" "得了得了,"衛靖轉過身,"尉遲將軍別和我來這套。"他踱幾步,到尉遲決身旁立住,"你還不知道,這幾天進士科禮部試,也出了件大事兒。" 尉遲決挑眉,"是題漏了,還是有人違禁?" 衛靖輕笑一聲,"都不是。四場考試全部結束後,禮部的人按例謄錄考卷,卻發現有名考生在三道時務策後還寫了近一萬字別的。那人不敢自己做主,當下便拿去給王若山過目。王若山看了大驚,扣下那份卷子,直接呈給了父皇。" 尉遲決聽了心里也是一驚,"怎會有這種事情?禮部試還有在考場上亂寫別的東西的?便是如此,按例也當將那考生直接除名,王相公為什麼還要將那考卷拿給皇上看?簡直是糊塗!" 衛靖手背到身後,嘴角勾出一絲嘲諷,"王若山糊塗?你可知父皇看了那卷子後,竟下旨召那名考生十日後于邇英殿覲見。" 尉遲決臉色驟變,急急道:"此事當真?邇英殿曆來都是殿試後皇上用來召見一甲進士的,此時禮部試都未判卷,皇上此舉何意?那考生到底寫了些什麼東西?" 衛靖盯著尉遲決,默不作聲,半晌,才稍稍動了動嘴,沒有發聲,只做出兩個口型。 尉遲決仔細地辨認了,又是一驚。衛靖說的,竟是"新法"二字。 尉遲決眉宇間深深陷下,"我現在便回帝京。"說著轉身就走。 衛靖在後面叫住他,不緊不慢道:"你現在才知道急了?當初二話不說便來這京西大營做縮頭烏龜的難道不是尉遲將軍?"他跟著上前走兩步,"我底下人已經告訴我,你家老爺子已經暗中派人去請那人過府,就是不知,那人會不會去罷了。" 尉遲決捏了捏拳頭,歎道:"什麼事情他都能算在前面。"他轉過頭看看衛靖,"可知那人姓名?" 衛靖搖頭笑道:"此人姓秦名須,字子遲。家境頗為貧寒,父親早逝,家中只有母親及一個幼弟。" 尉遲決道:"你倒知道得清楚。" 衛靖悶笑了一聲,"我這點兒消息,還是從你家老爺子那里挖過來的。" 尉遲決聽了,跟著笑笑,"也應料到是這樣。但不論如何,此時皇上怕是沒心思管我與公主的事情了,我也好放心回帝京了。" 他正要走,又被衛靖一把扯住,"別急,我還有件事沒講。" 尉遲決微微有些不耐煩,"還有?從未見過你事兒這麼多的時候。" 衛靖雙手抱胸,眯著眼睛,緩聲道:"尉遲將軍不願聽也罷。其實我不過是想說,北國派來帝京的使臣已在路上了。" 尉遲決身子一顫,"如此大事,怎麼沒人來稟我?" 衛靖道:"樞府今日才收到職方司河北房的函件,我是正巧來這兒告訴你一聲罷了,稍後必定還會有專人過來知會大將軍的。"語氣中滿是揶揄。 尉遲決眼睛盯著遠處還在操練的士兵們,腳在沙地上狠狠劃過一道深痕,泄憤似的道:"怎麼這許多事,偏偏湊到一起來了!" 尉遲決的帥帳內,安可洛窘著臉對衛淇道:"公主,你是不知我先前都對尉遲將軍說過些什麼胡話。此時想起來,真是覺得無地自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