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桃花點點英雄路 第38節:第四章  長戀(3)
衛淇看著安可洛一副悲憫的樣子,一下子樂了,捂著嘴笑得東倒西歪。

安可洛瞧著她這樣笑,心里覺得莫名其妙,"莫不是陳少勇的事情,我先前哪里講錯了,惹得公主突然間笑成這樣……"

衛淇連連擺手,好容易才止住了笑,"關于這個陳少勇,安姑娘一點兒都沒說錯,"她眼睛眯成彎彎的月牙,"只是,倘若我說,其實根本就沒有陳少勇這人,安姑娘該做何想法?"

安可洛生生愣住,半天才道:"公主不要說笑了,陳少勇這麼多的事情,難道是人憑空捏造出來的不成……"

衛淇一笑,"這些事情件件不假。只是,陳少勇,根本就不叫陳少勇……"

安可洛被她說得愈加糊塗,"公主到底是什麼意思……"先前明明是衛淇要說尉遲決的事情,怎麼扯了半天陳少勇……她腦中電光石火間閃過一個念頭,不禁撫唇驚道,"公主的意思,難道是……"

衛淇偏著腦袋,笑著點了點頭,"安姑娘果然聰明。其實陳少勇,便是決哥哥。"

聽到衛淇說出口,安可洛驚得連禮數都顧不得,一下子站了起來,顫聲道:"這怎麼可能呢?尉遲將軍怎麼會是潭州廂軍的一員……"

衛淇伸手扯了扯安可洛的裙側,笑道:"你這模樣,和我當初聽三哥講起時真是一模一樣的。你且先別急,這事兒你坐下聽我慢慢給你講。"

安可洛胸口那股震驚還在心中波蕩不休,依言坐下,眼睛盯著衛淇看。

衛淇緩緩開口道:"這還得從尉遲相公說起。按理兒,決哥哥應和尉遲沖大哥一樣,直接承蔭入仕。以父皇對尉遲一家的恩寵,決哥哥甫一入仕便得館閣之職是一定的。可決哥哥不願做文臣,倒想入禁軍做一番事業。尉遲相公知道了大怒,直稱決哥哥是在辱沒尉遲家門風,他若想入禁軍,便不許他沾尉遲家的光。決哥哥性子那麼倔,當然不肯低頭,尉遲相公一氣之下便替他造了假籍,將他丟去潭州廂軍,說決哥哥若真想在軍中成一番事業,便要抹去尉遲二字帶給他的榮耀,去從最苦最下等的小卒做起,什麼時候混出個人樣兒來了,什麼時候再回尉遲家。"

安可洛聽得發怔,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手揉著裙角,都快將緞子扯破了,自己也不知道。

衛淇輕輕笑笑,"馬涇一戰,決哥哥中箭是真。不過陳少勇的事情早就傳至帝京,尉遲相公也早已派人前去,想暗中將決哥哥接回家。他這一中箭,剛好露了個機會,尉遲相公暗中使了點兒手段,命人謊稱陳少勇身亡。就這樣,決哥哥回了帝京。他不在帝京的這四年中,尉遲相公對人只是稱他外出習武,想為將來入禁軍做准備。父皇自然也是知道這事兒的,因此才力排眾議,將決哥哥封為侍衛親軍馬軍副都指揮使,後來也才那麼放心地讓決哥哥帥上三軍討伐西夷。"

安可洛聽著,口中喃喃道:"怪不得,怪不得……真是沒想到……"

衛淇這番話,讓安可洛心中的積惑一掃而空。


她想起自己從前在天音樓時,對范衾衾說:"那是因為,他爹是尚書左仆射,當年對聖上又有擁立之功……"在尉遲決的將軍府里,她對他毫不客氣地指責道:"你當人人都似你這樣,生在將相之家,一路平步青云,哪里受過下等武將要遭的罪……"

臉已經紅透了。她一直以為尉遲決和別的那些承蔭入仕的人沒什麼兩樣,不過是運氣比別人稍好罷了。豈料她眼里的那個尉遲決,根本就不是真的尉遲決……

安可洛胸口陣陣發悶,想到那晚將軍府中尉遲決欲言又止的眼神,想到自己平日里對他的誤會,簡直不知該對衛淇說些什麼了。

他是憑自己的能耐從小卒爬至今天這個位子的,那些非人的罪,他怕是沒有一樣不曾親身遭過……

一想起自己曾經對他說過些什麼渾話,安可洛恨不能將自己舌頭給咬斷。

衛淇在一旁看著安可洛的臉紅一陣白一陣的,笑道:"安姑娘可別想太多了,不然讓決哥哥知道了,我可就慘了。"

帥帳外約五十步的地方,有一處沒人的地界,尉遲決攔住還要往前走的衛靖,"便在這兒說吧。皇上為何突然召節度使進京?"

衛靖的臉僵著,語氣不善道:"尉遲決,你先別和我扯這個。我問你,你上書請父皇將廖珉撥至拱聖軍,可有此事?"

尉遲決微微一怔,隨即馬上道:"是又如何?這事兒不是你操心的。"

衛靖臉色一變,"你明知殿前侍衛班出來的人將來是要進衛尉寺的,為何還要這麼做?你和我說實話,是廖珉自己的意思,還是你的意思?"

尉遲決默然片刻,歎道:"實是廖珉自己堅持的,我挨不住他來求我,只得趁這次兵制改良,一並對皇上提了。"

衛靖一聽,高聲怒道:"尉遲決,你這個瘋子!你明明知道廖珉的心思,居然還幫他做這事兒!你八年前自己瘋不算,如今居然還扯著廖珉跟了你一道瘋!"他喘口氣,接著道,"尉遲決,你知不知道,廖家一門忠烈,如今就剩廖珉一個了……"

尉遲決聽他提起這個,臉色也變了,打斷道:"廖珉他就是因為這個,心心念念想了多少年了,他的心思你不能理解,我能!"

衛靖臉色發白,盯著尉遲決,半晌才歎了一口氣,"罷了。你尉遲將軍拿定的主意,誰能勸得了呢,自小便是這麼一個臭脾氣……"他苦笑了一下,看著尉遲決道,"不定將來哪天,我也變得和你們兩個一樣,成了瘋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