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桃花點點英雄路 第37節:第四章  長戀(2)
安可洛心里已是翻騰不已,雖沒有想到衛淇能對她說這麼多心底的事兒,但衛淇對尉遲決的情意,她是聽得真真切切。 想到自己不過才和尉遲決相識幾天,心里便被攪得波瀾起伏,安可洛看看衛淇,真沒法兒想象這十二年里,她該是個什麼心境。 安可洛袖子中的手掐著自己,慢慢道:"公主如此深情,尉遲將軍知道了定會珍惜。公主何苦要說不願嫁給尉遲將軍這種話……" 衛淇笑笑,起身站了起來,走到床邊,挨了安可洛坐下,"決哥哥回來後沒幾天,宮里就傳開了他與你的事情。我聽了心里雖難受,卻也知道,他心里必定沒我,就算有,也是一直把我當妹妹罷了,否則他斷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來。他兵制改良的劄子一上,我就明白他決不會娶我了。他那麼傲的一個人,怎麼可能舍棄自己多年大志?就連我,也不願自己阻了他的路。" 她看著安可洛的眼睛,"剛才當著他的面說喜歡他,是我第一次這麼說出來。想說這話想了不知多少年,豈料真的說出口了,也被他當玩笑一樣。"她歎口氣,"安姑娘,我真的很羨慕你。我和決哥哥,錯在相識得太早,我一直想,若我是現在才與他第一次見面,他會不會,哪怕只有一點點,喜歡上我?" 安可洛看著衛淇臉上浮起的落寞笑容,手不由自主握上了她的,"公主……"卻再也說不下去。 衛淇的手下意識微微一縮,安可洛才驟然發覺自己的無禮,急著將手收回來,卻看見衛淇笑著反握住她的手,"剛才見你,是我無禮在先。" 安可洛心里仿若被人揉了一揉,先前因衛淇而生的不快,頓時煙消云散。她看著衛淇,也微微笑了起來。 安可洛想起衛淇所說,她八歲那年,尉遲決曾離開過四年,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不由心生好奇,縱然知道或有不妥,仍是忍不住問道:"公主剛才所說尉遲將軍第一次離開的那四年,是去做了什麼,公主現在可知道?" 衛淇斜挑眉毛,一臉驚奇,"決哥哥倒從未對你提起過他以前的事情?"見安可洛尷尬地搖了搖頭,衛淇略一思索,笑道,"這確也像他。這事兒,就連我也是前年聽三哥說漏了嘴,才強逼著他告訴我的。不然,依決哥哥的性子,只怕是要一直掖著不對人說呢。" 衛淇這麼一講,引得安可洛更加好奇,笑道:"我倒沒有看出來尉遲將軍是個能藏得住心事的人。" 衛淇也一笑,"只怕是人都看不出來呢。"她身子向前稍傾,低聲道,"這事兒我告訴了安姑娘,安姑娘可萬萬不能再同旁人講,哪怕是在決哥哥面前,你也不可說漏嘴。" 安可洛見她如此謹慎,好似是要說什麼驚天大秘密,心里不禁又奇又疑,連忙點點頭,"公主放心,這點道理我還是明白的。" 衛淇往安可洛身邊挪近了點,笑道:"安姑娘,你還能想起陳少勇這個人麼?" 安可洛一怔,不知衛淇為何突然提起這個人。她略一回想,點點頭,"公主說的可是那位在賀州一戰成名的陳少勇?" 衛淇點了點頭,"虧安姑娘還能記得,這都是五六年前的事兒了。" 安可洛笑笑,"似陳少勇這等勇士,天朝不知多少年才出一個呢。當年我雖年幼,卻也記得為了平息番禺叛亂,朝廷不知費了多大工夫呢。只是不知公主為何突然提起此人來?" 衛淇不答,看著安可洛,反問道:"關于此人,安姑娘還記得多少?能給我詳細講一講麼?" 安可洛腦中轉了轉,皺著眉道:"只記得陳少勇本是潭州廂軍,後來潘列將軍奉上意前去平亂,抽調了潭、郎等十州兵馬,陳少勇也在其中,他那時還默默無名,連一個陪戎副尉都不是。潘列將軍領軍連克富州、白霞,卻獨獨到了賀州城受阻。人少馬疲,攻城不力,只得在城外紮營。之後,先是叛軍夜襲,潘軍被打了個手忙腳亂,是陳少勇一人一騎沖入敵軍,斬了叛軍首領,才得以穩住全軍陣腳。潘列將軍大喜,破例將陳少勇升為翊麾校尉。攻城時,陳少勇只帶了一百名士兵做前鋒,頂著城頭箭雨將城前壕溝全部填平,讓身後大軍得以順利攻城。自那之後,潘將軍命陳少勇領一路軍做先鋒,自賀州出發,破開建寨、昭州、桂州、連州,擒叛軍將領數人,在韶關遇叛軍頑固抵抗,血戰數日終得出關,之後又連下雄州、英州,堪稱是潘列將軍手下的一員無戰不勝的虎將。在陳少勇領兵前往馬涇時,潘列將軍已經請旨特封他為甯遠將軍。只可惜陳少勇在攻破馬涇之時,身中塗毒冷箭,不治而亡。" 衛淇聽著安可洛講了這麼一大通,笑道:"我真沒想到安姑娘對這些事兒還能記得這麼清楚,我都不如你呢!" 安可洛臉一紅,"公主長在深宮,自然不知當年這事兒引得多少人扼腕歎息。陳少勇的事情,在帝京那些說書人的口里傳得簡直和神似的,誰人不知,誰人不曉?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卒,從戎不到四年,便被封為甯遠將軍,放眼天朝建國以來,倒還沒有一個人能似陳少勇這樣呢。只可惜這樣一個將才,卻飲恨早逝……"